76

探访英特尔VR实验室 看绝密融合现实头盔Alloy怎么来的

海中天智能穿戴2016/11/0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导读: 最近,TechCrunch记者Lucas Matney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导读:

最近,TechCrunch记者Lucas Matney参观了位于英特尔圣克拉拉(Santa Clara)总部的VR实验室,他体验了Project Alloy头盔。

英特尔CEO科再奇告诉记者,公司近期不会进入消费硬件业务,英特尔只是希望能将自己的技术变成下一代VR设备的DNA。

RealSense摄像头和Movidius芯片成为英特尔头盔的主打技术,未来会用在更多的头盔上。Movidius CEO El-Ouazzane表示:“我可以非常谦逊地说,现有大型AR平台没有不使用Movidius芯片的。”

英特尔正在开发二代Alloy,它会安装新的RealSense 400摄像头,处理器升级到Kaby Lake,另外,二代头盔将会抛弃Atom,转而使用Movidius视觉处理单元。

全文如下:

从许多方面来看,VR仍然有点像“登月”一样遥远。2014年,Facebook花了20亿美元收购Oculus,一夜之间,本来梦幻的设备离消费者近了许多。对于并肩作战的科技巨头来说,这起收购是一个信号。在移动浪潮中,一些企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开始关注下一个计算平台的到来。在移动变革中,还有一些企业受了伤,对于这些企业来说,这次收购告诉他们应该在VR领域采取行动了。

说来有些讽刺,也有一些意外,有许多企业在移动变革中搞砸了,失去了控制力,到了VR/AR,它们反而比谁都积极。

由于在智能手机领域遭遇大溃败,HTC将自己变成了VR核心企业。诺基亚曾经是手机的王者,它也在开发高端VR捕捉系统。微软的Windows Mobile从未打动人心,它开发了Windows Holographic操作系统,用于头盔。

过去十年里,英特尔未能抓住移动平台带来的需求和机会。在系统架构方面,英特尔坚持老套路,导致公司无法跟上高通、苹果、三星的节奏。年初时,英特尔宣布裁员12000人,终止了Atom移动处理器的开发工作。

76

英特尔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告诉我们,公司之所以在移动方面失败,主要还是自己造成的。1982年,科再奇加入英特尔,成为一名工程师。现在的英特尔快50岁了,科再奇认为,英特尔成立了一些早期VR项目,这些项目最终可能会成为英特尔的关键业务。

曾几何时,VR只是梦幻,只出现在《电子世界争霸战》等电影中。2016年,VR降临了,这点毫无疑问。尽管如此,一些人仍然冷嘲热讽,他们说现在的VR只不过是公关策略,许多玩世不恭的企业投入适度的研发资金,假装自己正在创新。

最近,我拜访了英特尔圣克拉拉(Santa Clara)总部,亲自参观了英特尔的VR实验室,他们在那里研究如何复制人的感官体验,去之前,我也对VR抱有一定的怀疑。如何观看、倾听、感觉虚拟世界,这是英特尔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研究成果最终融合到Project Alloy,它是英特尔的首个头戴式显示器产品。Project Alloy是一个无线独立头盔,专门为“MR(混合现实)”做过优化。

实验室

英行尔圣克拉拉办公区像机器一样运转。在英特尔高管和员工团队的指引下,我穿过走廊,安全等级越来越严格。工程师正在工作,鼠标点击声与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

我首先注意到,实验室的第一层是空的。参观实验室的时候,大部分区域没有员工,一些特殊区域被隔离。虽然有鼠标键盘的声音,但是现场仍然很安静;在这一区域,英特尔设立了尖端3D声室,它主要用来研究混合现实环境中的动态声音。

最先欢迎我的是一只机械臂,放在一个开放的笼子里,笼子上安装了传感器。通过这只机械臂,英特尔可以研究手部运动,开发算法,让RealSense传感器追踪手势。Oculus、HTC、索尼已经推出了动作追踪控制器,让用户可以与VR内容互动,英特尔希望自己的手势追踪技术可以带来更精致的体验,让互动变得无缝流畅,许多专家认为,要开发类似的体验、让它成为主要的输入机制还存在一些关键的挑战。

向不知疲倦的机械臂说“再见”之后,我来到了第六层,这一层更空,英特尔在这里开发由内向外追踪技术,该技术可以让Project Alloy头盔变成完全无线的设备。

就目前而言,大多的VR头盔都是有线的,长长的线缆从头盔后部伸出来,连到安装高端显卡的电脑上。这些系统通过外部传感器追踪位置,当你移动时,它可以知道你的具体位置。

Project Alloy不同,它依赖一对RealSense传感器追踪位置,根据你与环境中目标物的相对位置来判断。没有必要安装任何设备,没有必要在墙壁上钻孔,只需要走进房间,戴上头盔就行了。

2

项目

英特尔设计了一个机器人头部,外观相当怪异,上面安装了摄像头眼睛,英特尔用它测试RealSense的头部追踪技术。过一会,英特尔高管将向我展示Project Alloy演示样本。

首先,我得到了一些新的消息,与一代头盔有关的配置信息。一代硬件安装了两个DS4 RealSense摄像头,用来追踪位置;内部还安装了Skylake 芯片组,用来处理应用程序;计算视觉是通过Atom完成的。

虽然还处在开发阶段,下一代硬件(Alloy 2)将会安装新的RealSense 400摄像头,处理器也会升级到Kaby Lake,最有趣的地方在于:二代头盔将会抛弃Atom,转而使用Movidius视觉处理单元,英特尔最近收购了Movidius。

鼓捣一下之后,我调整了头盔,戴在头上相当舒服,相当稳固。虽然只玩了15分钟,我还是有了初步的了解。

头盔有些粗糙,总体上给人一种与其它VR设备完全不同的感觉,更像概念产品。由内向外追踪技术在原型设备上能够使用,但是DS4 RealSense摄像头的精准度有点差强人意。下一代设备应该会更好,因为新的深度摄像头分辨率将会提高两倍,可以更精准追踪位置,体验会更好。

明年,OEM就会推出硬件,它的体验需要经受更严格的考核。英特尔指出,Project Alloy并不是消费硬件,它主要用来展示底层技术。英特尔高管蒂姆·帕克(Tim Parker)说公司专门研究硬件和体验,在制造物理设备上并不是特别擅长。

Alloy 2 将会成为参考设计,英特尔与微软及其它合作伙伴一起开发它。英特尔CEO科再奇表示,公司近期不会进入消费硬件业务,英特尔只是希望能将自己的技术变成下一代VR设备的DNA。

1

科再奇称:“到了明年年中,Alloy就会开发完毕,它会成为开源项目。这是我们的目标。将项目开源,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开发,跟微软PC业务采用的策略一样。”

到底英特尔准备如何将技术放进有线MR体验?我有点好奇。有一点需要指出,因为桌面处理器很强大,英特尔与有线VR已经密切联系在一起。有趣的是,我与英特尔高管交流,他们似乎对Alloy的无线属性有点轻描淡写。事实上,对话总是会回到有线VR。

科再奇称:“我们要将用户从线缆中解放出来,因为我们可以将计算放进头盔,可以进行各种绘图,如果你真的需要低延迟、高端游戏体验,有线头盔肯定会更好。”

MR真的足够重要吗?真的值得英特尔投资生产VR专用芯片吗?对于英特尔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生产需要高端PC支持的头盔似乎更合理,毕竟英特尔为高端PC提供芯片。

英特尔有没有考虑生产VR专用芯片?帕克没有直接回答。

3

愿景

从本质上讲,Alloy就是一个内部开发工具,由于安装了RealSense和Movidius组件,它为英特尔打开了许多新方向。

在整个行程中,我几次坐下来与RealSense和Movidius高管聊天,有一点越来越清晰:在VR/AR领域,英特尔的技术比原来我们认为的更强大。

在稍显狭窄的房间里,英特尔感知计算实验室副总裁Achin Bhowmilk向我展示了一个演示样片,他演示了新RealSense在MR环境中的表现。传感器阵列可以给空间绘图,还可以确定多房间环境中的目标物。传感器持续捕捉图像,判断出空间中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它们有着不同的比例。Bhowmilk说:“之所以设计该产品,主要是为感知理解世界。”

我曾在PC上使用过RealSense技术,但是刚才看到的系统比PC系统先进很多。RealSense第一代产品有点儿糟糕。它梦想着成为人机交互的新方式,它给消费者带来了笨重的PC输入系统,只是系统还没有准备好,无法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在VR环境中,RealSense成为一个计算平台,之所以得到这一殊荣,主要是因为它的计算机视觉功能很强大。科再奇告诉我,终有一天,他希望当用户散步时,如果遇到了通讯录中的某个人,RealSense可以识别出来,然后在视野内弹出通知。

“RealSense最开始是从实验室构想出来的,我们当时在思考一个问题:鼠标和键盘已经使用20年了,在过去20年里,我们与计算机交互的方式从未改变,现在可以将用户的手解放出来。”科再奇说,“带着这一问题,在过去一年里,我们抽出一批人专门体验VR,开始认识到这些设备存在局限。”

4

有了RealSense,头盔具备了空间和环境感知能力,通过Alloy,制造商可以获得参考设计,将追踪技术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事实上,许多头盔制造商已经使用英特尔技术,它们安装了Movidius芯片。

Movidius推出了低能耗Myriad 2视觉处理单元,在HMD头盔制造商眼中,Movidius芯片已经成为计算机视觉处理的标准。Movidius还是谷歌的合作伙伴,谷歌Project Tango智能手机AR系统安装的就是它的芯片,它还与联想合作开发VR设备。Myriad 2在早期广泛流行,可以帮助英特尔将RealSense植入更多的设备。

毫无疑问,RealSense和Movidius会继续成长,科再奇说,虽然双方希望能够将产品整合得更严密一些,但是未来Movidius芯片仍然会以独立产品的形式存在。

科再奇称:“我们还会继续增强Movidius架构,这种架构能否以更好的方式与英特尔架构混合、联系在一起?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理解的问题。”

Movidius CEO Remi El-Ouazzane也认为,公司的产品在RealSense平台上有了更好的表现,他对两款产品的整合感到满意。

“Movidius平台到底是什么?就今天而言,这一问题仍然没有明确的答案。”Movidius CEO告诉我,“事情还在改变,我们需要继续发展,有了英特尔的帮助,竞争优势会更大,比两家企业独立时更大。”

5

未来

许多VR支持者认为,VR只是过渡技术,最终会被AR替代,AR可以将数字图像叠加在现实世界之上。VR最终会以怎样的形式转化为AR,这是英特尔特别感兴趣的。

AR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领域。开发者已经拿到了微软HoloLens头盔,Meta 2开发者工具包虽然姗姗来迟,毕竟还是出货了,至于其它一些宣传高调的HMD制造商,详细的信息还很缺少。

Magic Leap已经融资14亿美元,它还没有展示过头盔的原型产品。熟悉公司内情的人告诉我,苹果正在开发多款MR头盔原型产品,它们采用了不同的显示技术,但至今为止公司并没有透露与真实产品有关的任何消息。

在所有这些头盔中可能都安装了Movidius芯片。

El-Ouazzane表示:“我可以非常谦逊地说,现有大型AR平台没有不使用Movidius芯片的。”

他还介绍说,有了Movidius技术的帮助,合作伙伴可以缩小MR系统的头盔尺寸,因为它可以将计算力转移到便携设备。他相信,如果能让头盔的外观不那么显眼,就可以加快设备的普及速度。

“最终,我们应该从‘Glasshole综合症’汲取教训。AR设备的重量应该控制在25克、30克,穿戴在身上必须很有意思。” El-Ouazzane说,“我们的愿景就是让它变得尽可能不像电子产品,只有一个视觉处理器,不同的组件,比如显示屏,将所有计算力交给口袋中的设备,这种设备极可能是智能手机。这们的所有AR互动都通过类似的方式进行。”

67

Glasshole指的是那些戴着谷歌眼镜“装腔作势”、以不符合社会许可的方式使用的人。

科再奇在对话中强调,产业还没有开发出AR需要的光学器件,可能还要1年或者2年,他暗示说,英特尔已经围绕AR进行全方位研发。

MR是一次迷人的冒险,它可以缩小VR与AR的距离。Project Alloy只是一个早期冒险项目,它存在缺陷,但是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英特尔在VR领域投入了许多精力。

Movidius和RealSense已经全身心投入到VR/AR头盔产业,它们还在关注其它技术平台,比如自动驾驶、安全系统、无人机。Project Alloy和MR为英特尔带来了一款清晰的产品,一个产品类,英特尔可以以此为基础,不断巩固不断努力,向横跨VR/AR的广阔领域进军。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