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on-alexa-echo-range

Echo和Alexa推出2周年 看透亚马逊的人工智能野心

海中天人工智能 智能家庭2016/11/25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2014年11月6日,亚马逊推出智能音箱Echo,它安装了音频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2014年11月6日,亚马逊推出智能音箱Echo,它安装了音频控制助手服务Alexa。对于新推出的产品,亚马逊没有大费周章积极宣传,让人们保持兴奋和期待。与当年推出Fire手机相比,亚马逊低调很多,它只是说Echo将会推出,还会销售,但是最开始时只有受邀的Prime会员才能购买。

很快,Echo就为自己赢得了赞誉。人们发现,圆柱形Echo真的是一款全新的消费电子设备。产品的概念让用户兴奋,随后,亚马逊带给用户的新体验也让用户满意。

2015年7月,Echo正式向所有用户销售。到了今天,Echo已经成为轰动一时的产品。关于产品的销量,亚马逊喜欢保密,但是第三方报告认为,Echo的市场份额超过了一流扬声器制造商的份额,比如Bose、罗技、Sonos。亚马逊Tap、Dot、Fire TV盒子、Fire平板全都嵌入了Alexa,慢慢的,非亚马逊设备也开始引进Alexa。

2

不只如此,有了Alexa,亚马逊与苹果、谷歌、微软并驾齐驱,它们都在开发语音助手界面,将AI技术融入其中。Alexa拥有众多的技术,所谓的技能,就是说它可以执行任务,比如设置恒温器、召唤Uber的士,1月份,Alexa拥有的技能只有135项,到了6月增加到1000项,到了今天达到4000项。之所以快速增长,主要是因为亚马逊向开发者提供工具,让它们将服务和设备整合到Alexa中。一些语音服务为某些企业专有,等到它们追上这一数据时,亚马逊已经跑得更远了。

在Echo和Alexa诞生的前2年,亚马逊到底从中学到了什么?最近,Echo设备和Alexa产品主管托尼•里德(Toni Reid)、Alexa机器学习首席科学家兼副总裁罗希特•普拉萨德(Rohit Prasad)接受了媒体的采访。Echo的整体消费体验、Dot与Tap等相关产品的开发都由里德负责,普拉萨德掌控Alexa的底层AI技术,让AI可以理解、执行用户的请求。

向前展望,向后开发

2011年,亚马逊启动了Alexa、Echo项目,直到很久之后才向外界透露风声。最开始时,它的目标并不大。普拉萨德说:“Alexa的开发灵感源自于《星际迷航》中的计算机。”换言之,最开始时亚马逊想开发一个计算界面,当你与它沟通时,如同跟能干聪明的人类交流一样。这个目标本身没有什么独特的,谷歌也有同样的追求。

连续开发多年,经历多个产品循环,亚马逊面临诸多的挑战,这一点不言而喻。与此同时,亚马逊还关注另一个重点:开发一些离散、可完成的产品。里德解释说:“你可能会听到我们谈论‘向后开发流程’的问题,也就是说在流程最开始时我们先写新闻稿,这些新闻稿是给客户看的;然后由此开始向后开发。”

在分析向后开发流程时,亚马逊做出决定:Echo是一个音频控制扬声器,没有任何显示屏,它不只强调语音(像Siri、Cortana一样),而且100%依赖语音。普拉萨德说:“没有显示屏,意味着用户别无选择,我们必须解决这一问题。”

Alexa、Echo项目要求亚马逊增强机器学习、其它AI技术,超越当时它所拥有的技术,当时亚马逊用AI、机器学习技术向用户推荐产品、预测价格。普拉萨德表示:“要让AI技术完善,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开发只用语音就能控制的计算机,这绝对是最自然的发展方向。”

从一开始,亚马学就将目光转向了机器学习。亚马逊需要告诉扬声器,教它识别“唤醒词”,在房间之内可能有许多其它的对话,扬声器如何识别“Alexa”(通过这一词汇唤醒设备)?亚马逊用AI解决。和之前的智能语音助手(比如Siri)相比,Alexa面临的挑战更大,情况更加不同。

041216ptech4_1280x720

没有任何降噪技术,Echo听到的声音会有各种杂音。亚马逊开发了软件,可以将“Alexa”唤醒词之外的声音几乎全部擦除,从而让命令更容易执行。

亚马逊到底决定开发什么?从功能角度看其实很容易明白。里德说:“我们开始关注使用案例,看看客户会在家中做什么事,最开始浮现的就是音乐。”
开始之时,你所获得的音乐大部分来自亚马逊自己的产品,问题在于许多人从其它地方听音乐,亚马逊的功能存在局限。里德称:“我们并没有忽视这一问题,只是需要时间解决。我们的客户很快就告诉我们:‘我想使用Pandora服务,还有Spotify服务,及其它提供商的服务。’接下来我们慢慢补充。”

Alexa还缺少一项重要服务:无法支持亚马逊有声读物Audible。里德回忆说:“你原本以为Alexa支持这一服务,但是没有,许多客户需要这一服务。他们将Echo放在家里,他们会说:‘我想听听我的有声读物。’”

用户希望通过Alexa消费什么?在类型的控制上,亚马逊做得很好。一些用户购买了Echo,亚马逊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正因如此,在最开始时亚马逊只向受邀请的用户提供有限数量的产品。里德解释称:“我们认为应该向少数客户提供产品,这些人会给予反馈意见,他们愿意一起塑造产品。事实证明这一选择很管用。我们拥有一批优质客户,他们可以提供建议,经常使用产品。”

结果证明,消费者对Alexa很感兴趣,愿意使用,他们用Alexa控制家中的设备。

2年之后,Alexa成长壮大,它成为许多其它家用设备的主界面,一些巨头还在寻找办法进入家庭,比如苹果、谷歌,亚马逊抢先成功了。

随后,亚马逊开发了API,让其它消费电子设备可以与Alexa对接,它还销售许多兼容Alexa的智能家庭设备,包括灯泡开关、灯泡、恒温器、风扇、安全摄像头、其它设备。里德称:“从使用角度来看,智能家庭让我们大吃一惊。只有早期接受者才会使用,只有高科技黑客才会组装,我们改变了这一看法。智能家庭设备越来越流行,我认为Alexa推动了这一趋势的形成,为客户简化了使用过程。”

第三方企业开始用亚马逊工具开发设备和服务,它们兼容Alexa,亚马逊在机器学习、其它技术上投资,企业可以在亚马逊的技术基础上开发。尽管如此,企业仍然有一些问题需要面对,例如,只用语音控制产品相当困难,或迟或者,它们必须调整界面设计,支持其它语音助手。

普拉萨德称:“当你与开发者聊天,你会听到他们说:‘如何让我们的APP从GUI(图形用户界面)过渡到语音体验,这是一个挑战,我必须思考这一问题。’我们并不想挑战开发者,只是挑战受到欢迎,因为这是一个大变革。”

amazon-echo

购物

站在“金钱”角度来说,销售大量的Echo、Dot、Tap并不是亚马逊的长远目标。里德说:“从商务角度看,我们以类似飞轮效应的方式开发这些设备。”如果用户通过Echo使用音乐和有声读物服务,就会更加愿意付费。

通过Alexa亚马逊还有另外一种赚钱方法:将它变成商店。如果用户只用语音就能从亚马逊购物,肯定比之前容易得多,Alexa团队的开发工作正是由此开始的。普拉萨德认为这是一种无缝的体验。

普拉萨德说:“我可以用语音订购一台Roomba扫地机器人,但是无法订一件蓝色T恤,因为查找的东西太多,你要找的是蓝色T恤,而不是一件Calvin Klein蓝色T恤。你要么在意品牌,要么在乎价格,你需要平衡自己的需求。”

里德认为,即使通过屏幕设备从亚马逊购物,最开始的几个搜索结果也已经做过优化;用笔记本购物时会有“第一屏”概念,如果用的是语音,机会只有一次或者两次,你不希望Alexa读出3件或者4件商品。

为了减少商品(比如AA电池)的类型,亚马逊利用算法将众多的相似产品压缩为一个选项,取名叫作“亚马逊的选择(Amazon’s Choice)”。尽管如此,有许多产品类亚马逊无法替用户做决定,尤其是一些与审美有关的产品,比如衣服。

普拉萨德称:“我不是特别挑剔,我可能会说‘中蓝色T恤‘,结果让我满意。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对这种体验满意?我不这样认为。我们要做很多的实验。我不是说我们不会做,只是要正确行事。”

要让语音购物变得有意义需要解决许多的问题,亚马逊正在持续努力。从长远来看,语音购物与传统线上购物不同,它更加个性化。普拉萨德说:“在印度,你可能每一次都会去相同的店铺,让相同的销售员指引你购买产品。这是一种关系,你需要与语音购物助手建立这种关系。你需要建立信任感,这可不只是一个技术上的问题。”

个性化的Alexa

在《星际迷航》中,计算机拥有人的部分特质,它的声音来自演员玛婕尔•巴瑞特(Majel Barrett)。在推出Alexa和Echo之前,亚马逊希望产品比机器人更个性。在产品正式亮相的前一年,Alexa的声音更容易理解,但是少一些生气,最终推出的产品声音更活泼。

如果问二者有什么区别,那就是用户更愿意将后者当成人看待,用户不断提问,Alexa不断追踪,它可以“监控”用户。例如,在美国大选中到底投票给谁,有13000人问Alexa:“你投票给谁。”他们没有问:“我应该投票给谁。”亚马逊认为这是Alexa个性化的体现。

里德称:“大数据可以提供丰富的信息,客户还可以告诉我们哪些问题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他说,在英国Alexa不能唱《生日快乐》歌,英国客户很困惑,在美国却可以唱。

一些人可能对好玩的答案和歌曲感兴趣,但对于Alexa等服务来说,带给用户不同的感觉才是下一站,不要像自动回应,而要像人类一样真诚回应。这是一个基础研究的问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凭一己之力达成目标。9月份,亚马逊推出了Alexa Prize,这是一个年度竞赛项目,奖金250万美元,它鼓励大学生开发机器人,这些机器可以围绕局部问题对话20分钟。

普拉萨德称,通过竞赛,亚马逊希望能够拓展边界,不单单只是个性化问题,还包括互动方式,例如,亚马逊希望参赛者可以让智能助手参与长时间讨论,不只是处理一些交易,播放音乐,还可以真正参与完整的对话,这就是亚马逊的下一站。
如果Alexa及其设备渴望继续成为潮流引领者,这种功能相当有必要。谷歌已经推出Home,它用谷歌助手驱动,很显然,谷歌希望将亚马逊Echo挤出市场,Home得到许多人的好评。有传闻称,苹果也在开发与Echo竞争的产品,一旦成真,Siri与Alexa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微软、三星及其它资金雄厚的企业也在开发语音助手,如无意外,它们也会与Alexa、Echo一较高下。

里德表示,Alexa与Echo开发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其它企业的产品也进入了相同的领域。他还说:“我们试图理解自己在普通体验上有何差距,他们在做什么,哪些地方做得比我们好?”

里德和普拉萨德强调说,他们不会过度关注其它人在做什么,如果你问其它企业的高管,让他们谈谈竞争问题,他们可能也会这样回答。普拉萨德称:“我们有自己的蓝图,客户需要大量的功能,我们想提供给用户。我们担心最多的就是这个,每天都在担心。”

普拉萨德还说,当Alexa和Echo没处在“创意”阶段、没有考虑开发实际出货的产品时,团队就觉得有90%的机会让创意成功,他们认为如果可以解决技术问题,就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产品类。普拉萨德说得对,亚马逊创造了新的产品类,它成为当今科技界最热门的产品之一,正因如此,未来2年,Echo与Alexa会发展得更好,比前2年更好。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