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9%88%e6%96%87%e6%99%96

硬创先锋陈文晖:拿下6300万天使 前联想高管2年逆袭小型无人机

四月人工智能 硬创先锋2016/12/05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小型无人机之所以能在今年得以快速落地,背后是上游芯片平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小型无人机之所以能在今年得以快速落地,背后是上游芯片平台的大力助推。飞马J.ME采用MTK方案,是首家采用联发科的无人机产品。正如五年前,陈文晖带领的联想A60团队选择了联发科首款智能芯片。

“联想高管出来创业的人很多吗?我看不多啊”,对面的陈文晖笑着说道。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就是今天故事的主角,飞马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兼CEO。

2015年2月,陈文晖与同事杨万丽(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好友朱骅(原安翔动力创始人)一同创立飞马机器人,基于三位创始人的行业背景及口碑,飞马很快获得了上海华勤通讯等投资方的6300万元支持。

时隔一年多,飞马的行业级无人机F1000、F200,消费级无人机J.ME捷魅陆续落地。据了解飞马近期刚完成A轮融资,而融资额也远超过天使轮。这一点陈文晖在上个月的新品发布会上只字未提。在创业这件事上,陈文晖是低调的。

一、离开联想:“很难再有打工的心态”

1658y5hq1v

智东西对陈文晖的采访是在J.ME发布之后。今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主调是小型化,此前已经有一批搭载高通Flight平台的小型机落地,大疆Mavic Pro的进入成为重要节点,之后再推同类新品似乎非明智之举。

带着些许疑惑,智东西来到飞马机器人的北京总部,与陈文晖就飞马机器人的小型无人机竞争策略、与MTK合作的背后契机、联想辞职转战无人机的创业逻辑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与乐观的年轻创业小伙不同,陈文晖对于飞马机器人的规划更加长远,他不仅关注当下业务,更为公司以后的发展而积极筹谋。

如果早期就涉足移动互联行业,对于陈文晖的名字并不会陌生。2008年至2014年期间,陈文晖曾任职联想移动终端事业部总经理,负责联想手机及pad产品线,在销量与利润上创造了很多佳绩。

飞马机器人创立两年,接受的采访不多。如果不是最近消费级新品的推出,那段前联想的经历也不会浮出水面。

回顾曾经智能手机机时代的拼杀,陈文晖仍历历在目。

在中国刚兴起智能手机的时代,陈文晖和杨万丽带领团队设计了产品A60,凭借极高性价比以及产品差异化定位,A60在千元智能机市场脱颖而出,也在当年创下了单款400万台的销量冠军。

据陈文晖介绍,MT6537作为联发科的第一款智能机芯片,联想是首款采用这颗芯片的手机品牌厂商,而其他人还在持观望态度。“当时在这个价位的芯片里,他们唯一可以支持双卡双待,这就是我们所看重的杀手锏”。

借由A60的出色战绩,陈文晖开始负责乐Phone、Pad等产品线,拥有更多的话语权。2011年至2014年,联想手机业务市场份额从不到1%快速上升到接近13%,而陈文晖却在业务最辉煌时选择离开,他表示主要是个人发展瓶颈以及个人与公司价值观存在差异等原因。 “按照我的心态和办事风格,是不大可能再选择去大公司打工”,由此,陈文晖开始了飞马机器人的创业之路。

初次见面,陈文晖给人一副慈眉善目的印象,随着创业话题的深入,隐藏在亲和外表下的桀骜,好于冒险的另一面逐渐显现。

二、产品之初 不妥协的“三个要做到”

%e9%85%8d%e5%9b%be

2015年初,陈文晖和前同事杨万丽、好友朱骅一同开始创业。之所以选择无人机方向,陈文晖的考虑是,选择一个未来的蓝海市场而非大宗商品红海市场,智能机器人既是未来,也能充分借力此前在手机圈的供应链资源和人脉,与MTK的合作正是基于此。同时好友朱骅与安翔动力的加入,为飞马的技术和行业应用护航。

当然,陈文晖选择在这个时期做无人机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原因,2014年至2015年初正值无人机风投的鼎盛之势。加之联想高层的背景加持,飞马很快就获得了6300万元的启动资金。

尽管踏入全新的无人机领域面临诸多不可能,但当时的陈文晖仍满怀自信,“这是一种技术人的天生信心,相信一定能做出来”。

做无人机,不可避免要与大疆竞争。“做小”及不同的目标客户群尸飞马的差异化策略。2015年中旬,小型无人机立项之初,作为主设计师的杨万丽就确定三个主要产品目标,“第一是体积一定要小,第二是续航时间不能太短,第三要加机械云台”。

20161118043532761

现在,这三个目标均已落地且基本没有妥协。电池采用四节18650锂电池串联结构,共3000mAh让续航时间达到23min,在轴距200mm以内的无人机达到这个数值十分难得。与此同时,飞马在体积与重量方面也作出了一定妥协,最终J.ME的整机重量约550g。

另外,J.ME提供的两轴机械云台也值得一提。机械增稳云台可为影像拍摄的稳定性和画质提供保障,但在小体积的限制下,加入机械云台面临技术和成本两方面的挑战。这也是除Mavic Pro外很难再看到小型机加入机械云台的原因。

“定位上一定要有所区隔,否则无法与领先对手竞争。体积和云台都是很明显的区隔点”,陈文晖阐述产品背后的逻辑。

此外,J.M还引入了语音控制的操控方式,通过手机App可语音实现旋转、返航、起飞等指令。陈文晖表示后续也可能提供摇杆配件,以满足精准操控的体验。

作为后来者,飞马J.ME在推出时间上或许错过了先机,但产品性能和配置方面不乏亮点,仍具备差异化竞争的可能性。

三、绕开热闹的高通平台 忠情于MTK

五年前,陈文晖带领的联想A60团队是第一家采用MTK芯片的手机品牌,基于此前的合作经验,双方建立了极高的信任感。五年后,陈文晖和杨万丽再次选择了MTK。

据陈文晖回忆,大概是2015年年中,万丽团队就和和MTK商议无人机合作,当年10月即到台湾确认了合作项目和目标。虽然同样是基于移动芯片方案,但在安卓的非实时平台并不适用于无人机的数据传输,还需要在芯片底层的软硬件上进行二次开发。

合作敲定后,“联发科派出了二十余人的团队跟进开发。视频采样频率、电源管理、传感器等技术规格由我们来定义,HAL层等底层的代码由联发科重新做”,陈文晖介绍。

几乎是在同一时期,高通也推出了基于骁龙801的Flight平台,集成度较高的小芯片方案为无人机小型化提供可能。但对于陈文晖而言,并非好消息。“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紧“,如果没有高通的方案,飞马可能成为市面上的首款整合方案的小型无人机。

但实际上自2015年高通推出Flight平台,不到一年时间就有Dobby、Hover Camera等数款小型无人机落地。从侧面也可看出,处于上游的芯片厂商对产业的推动作用极其明显。

据陈文晖透露,他前期也与高通平台商量过合作的事,但考虑到高通平台的标准化较高,各家无人机厂商实际是与旗下的中科创达方案商对接,在底层与算法上差异化程度较小。对于这一点,陈文晖是有所顾忌的,“过于依赖平台方案,差异化程度小,系统厂商方案过于相似,需求难以满足”。

在陈文晖看来,要做好的无人机品牌前期是需要“烧钱”的,其中包括一支100人的队伍,2000万的研发费用,另外一点,就是“至少需要三代的产品积累”。后期的迭代陈文晖十分看重。

四、手握消费、行业两块市场

%e9%99%88%e6%96%87%e6%99%96

(上图中的地图为飞马无人机航测应用覆盖地区)

飞马机器人团队现约200人,分设在深圳、北京两地,横跨了行业应用、消费级产品两块市场。

基于收购公司安翔动力此前在航测领域的积累,新推出的F1000、F200两款用于航空测量的无人机产品已经实现了不错的营收,飞马机器人的品牌也在该领域不到一年的时间名声鹊起。面向的客户主要为政府机构、测绘单位等。

飞马行业无人机无需专业飞手无遥控器操控,全程计算机智能控制,可实现航线自动规划,手抛起飞、自动降落,操作简单便捷。同时配有自主研发的一站式智能软件方案“无人机管家”,自动获取及处理无人机航拍影像数据,为航测及遥感领域提供行业整合解决方案。

飞马之所以能快速进入行业市场实现营收,陈文晖认为主要有两点:

1)原安翔动力团队在技术和客户资源上的积累;

2)无人机在行业应用市场的确存在广泛需求市场探索空间,尤其集成化、自动化程度高的整体方案太少,使用门槛高。类似F200,可提供整体应用方案的行业无人机具备很大的市场需求。

现在团队在B端、C端两块市场的人力分布和投入基本均等,两端的技术资源可实现共享。在营收比例上,目前显然是航测市场占主力。但陈文晖表示,后续消费级C端市场将加大投入,如新增销售与市场人员等。

对于为何要坚持C端市场,陈文晖表示其一是相比行业应用具备更大延伸和想象空间,二是资本市场的看重。

五、后记

回顾近两年的创业点滴,陈文晖表示有三个重要的时间节点难以入眠,包括最近一轮的融资和行业及消费两次新品的推出。与大多数放手一搏的创业者不同,飞马的风格更为沉稳。在陈文晖的规划中,保证公司在未来一年内解决生存问题是前提。

在整体战略和产品定型方面飞马也不失魄力,如在消费级无人机早期,行业应用仍是更为可靠的立根之本;为了掌握迭代与创新的主动权,选择对自身更有力的合作对象。这种“收放自如”的管理策略值得创业公司借鉴。

近期看来,飞马在行业级市场的反哺与稳定扩展可保证公司的健康成长。但单看200人的运营成本也并非小数,消费级产品如何依靠自身优势抢占市场还需观望,毕竟先到者的实力都不容忽视。上游芯片厂商的大力推动和集成化技术发展,让年初才冒出苗头的小型机市场快速向红海演变,快速迭代和创新储备是对当下无人机“玩家”的更高等级考验。


 

硬创先锋

挖掘全球最具潜力的硬件创业项目

项目投递:微信添加hawkren001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