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gnwang

华米黄汪谈Pebble被卖:抄袭欧美的时代过去了

智东西编辑部智能穿戴2016/12/10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黄汪 最近Pebble终于公布了它拆分变卖、关闭公司的消息。作为P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黄汪

最近Pebble终于公布了它拆分变卖、关闭公司的消息。作为Pebble公司的潜在买家之一,我从Pebble提供的公司财务数据和运营数据中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智能硬件创业样本。其实Pebble不是第一个倒下的,接下来还会有更重磅的智能硬件公司倒下。

问题出在哪?

1、很多欧美智能硬件公司远离中国这个供应链中心、制造中心,造成研发效率低下,成本控制能力差。我常常举例说小米手环的电池5元人民币,但是Fitbit电池1.5美元的例子,其实远远不止于此,无论开模具,还是试产,远在硅谷的创业公司老大们,根本不知道深圳的工厂和供应商那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问题我分享过很多次,在此就不多说了;这是亚洲智能硬件创业公司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远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容易抓住。为什么?请看第2点。

2、很多中国智能硬件公司缺乏创意和产品定义能力,靠研(shan)究(zhai)欧美同行的东西,一不慎就学(chao)习(xi)错了对象,掉进了同样的坑里。

曾经有一家跑步App公司学(chao)习(xi)Jawbone UP智能手环,结果Jawbone产品本身就有非常多的问题,返修很严重,这家App公司的手环抄得苦不堪言,就此草草收尾.

我最近又听到一些创业团队老大说,“咱当年也做过硬件”,“现在还具备做硬件的能力”云云,我都当作没听到。连抄都不知道找对的抄,可见你差到什么程度。无知者无畏。

Pebble是被其它创业公司抄死的吗?不是。

深圳有大量非常有经验的硬件团队,他们识货、勤奋、技术扎实,以所谓的2-8定律,做到国外产品80%的功能、却只有国外产品20%的定价,山寨机时代,屡试不爽,无往不利。

我曾经度过了十年的这个残酷的战场,在暗无天日的产业界里,无论你出什么功能,都会被别人抄袭,抄袭者不仅有产品制造工厂,还有芯片设计公司,因为IC公司可以做turnkey,做更大规模的复(chao)制(xi)。

然而,世界变了。

3、消费升级的世界,需要品牌+性价比+洞悉消费者需求。

你可以感受到,乔布斯去世后的这些年,手机产业仿佛又回到了苹果手机没有发布前的诺基亚时代,每家手机公司只有缓慢的进步(“微创新”)。

大家没有了学习的对象,对于变化太大的新功能没把握,都不敢赌,赌输的代价可能是几百亿的公司崩溃。高通、Google虽然有钱,但是它们缺乏乔帮主整合各类技术创新、洞悉用户需求的超强能力。

Pebble死于什么?Pebble并不死于欧美公司常见的成本控制问题,相反,我惊讶地看到它非常强悍的BOM表,物料成本控制得非常好。其实,Pebble最大危机来自于太迟意识到产品定义出了问题。

我曾经问Pebble创始人Eric:你知道要转向运动品类吗?他说:我知道,但是要下一代产品。我说:你迟了。他已经没有机会翻盘。他的前路已经站着不但精准定义产品、而且卖得很便宜的对手。

今天,Pebble之死,提醒我们:硬件创业尽量离供应链和制造中心近一点儿;招募扎实靠谱的硬件团队很重要,但抄袭欧美的时代过去了,抄无可抄,不要再抄;建立自己挖掘消费者需求的能力,这比什么都重要。

一起努力吧。在没有乔布斯的时代,我们只好微光前行。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