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13

渡鸦科技吕骋:据说智能家居不统一的问题被这位留英学霸搞定了

旖媛智能家庭 硬创先锋2016/12/1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旖媛 11月30日,渡鸦科技在798发布了一套智能家居控制设备Ra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旖媛

11月30日,渡鸦科技在798发布了一套智能家居控制设备Raven H-1,通过这个套装可以控制家中不同品牌的电子设备,打破了国内家电厂商“各自为家”的局面,可以解决目前智能家居配套成本过高的难题。

发布会上CEO吕骋说的很轻松,但这个产品却是他们研究近一年的成果。即使拥有“乐流”音乐软件、高碑店的音乐孵化器和智能家居控制件,吕骋依然认为他的产品版图还只是一个开始。

周一下午,智东西(微信号:zhidxcom)在渡鸦科技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见到了吕骋。在五楼充满艺术气息的办公室里,吕骋穿了一件印有柴犬头的短袖,配字是“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这句话看似“无用论”却也流露着他对世界的谦卑。对于产品他也没有太大的野心,他只是想从小处着手,用最简单的方式简化人们的生活。

wechatimg13

相比乔布斯,我没有输在起跑线上

吕骋今年只有26岁,从他英国本科毕业回国创业也不过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采访他的媒体不少,大多把他描述成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且多才多艺:《福布斯》“2015年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Y Combinator 学员、项目获真格经纬投资、拒绝牛津offer回国创业、6岁开始学钢琴写代码、艺术家、黑客、玩魔兽进入全球决赛……其中任何一个标签拿出来都足够耀眼,他却能集于一身。

29381f30e924b89908f4386669061d950b7bf6a0

在办公室,他的艺术细胞可见一斑。办公室所在的侨福芳草地靠近国贸商圈,也是全球达利真迹最多的收藏馆之一,“购物中心+酒店+写字楼”的组合让整个建筑变得生机勃勃。渡鸦科技对面就是纪梵希的办公室,楼上则是Airbnb。与纪梵希一样,渡鸦科技也将走廊的墙上涂上了公司logo,非常具有艺术感。办公室有宽敞的落地窗,木地板木桌子,楼下就是花园和草地。为了增加艺术气息,吕骋不惜花几百万改造天花板,即使搬走之后还要再花几百万改回来。办公室内部还有也有一个可以讲话的舞台,摆放着随处可见的艺术品,甚至他自己的油画像。

caef76094b36acafd4e9d6a27bd98d1001e99c67

渡鸦科技并不是吕骋的第一次创业,在大学时,他就创建了一个基于空闲时间的社交软件。从利物浦大学毕业之后,本来有更好的机会去读研究生,但他却拒绝这些offer回国创业,包括牛津大学的offer。在之前接受其他媒体的采访中他也讲过这件事情,对于家长的不理解,他用乔布斯、比尔·盖茨的例子来说服爸妈,但也强调:“我不能保证成为他们,也无意成为他们,但是回顾历史,至少我没有输在起跑线上。而且在各种条件上,应该比那个年代要更好。”

但现在吕骋已经不太想谈论自己了,他更关注产品,也希望别人更关注他的产品,他的想法。

智能家居不是伪需求,但也不是刚需

在专访的那天下午,吕骋发着低烧,但丝毫不见他有任何倦怠,介绍产品时声音铿锵有力,脸上也有非常自信的笑容。

作为CEO,吕骋看得很远;但作为一个既懂代码又懂设计的“产品经理”,他更注重解决眼前事儿。不管是在发布会上还是专访中,吕骋一直都在强调他们不是突然从软件杀到了硬件,更不是赶智能家居的风口,而是长久计划的实现。

这个“长久”,是从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就确定了的,他们“先做系统再运用”路数早已经跟投资人聊过。目前渡鸦科技累积融资2000多万美元,并不是每推出一个新的产品就要融资,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的融资情况。

l1005775

从用户需求中找突破口是每个产品创新的必经之路,吕骋也不例外。北漂的他租住在一处公寓中,公寓在建造之初就已经装好了简单的智能家居系统,包括电灯空调中控板等。在国外,他也使用过Echo及类似的智能音箱产品。但回国后,他发现并不是每一个中国的家庭都适合这样的“智能”。

“在美国,都是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房间又大,可以语音交互会很方便。另外,美国家庭主妇在亚马逊上买东西很多,Echo也是最先吸引了家庭主妇的购买,才逐渐得到家人的认可。但是在中国,会买Echo这样的产品的人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但他们普遍都没有房子,这就是一个问题,他们不会把出租屋内的电视洗衣机都换成新的智能的,所以我们在最初考虑的时候想的就是怎么把已有的家居串联起来。”

支持什么样的设备也是吕骋他们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现在Raven H-1已经能支持大部分家用电器,甚至是单反相机,但还不支持洗衣机和冰箱。吕骋说,他们不会“为了智能而智能”。就拿洗衣机来举例,每个品牌都有不同的功能,高端品牌甚至有二十几种功能,判断这些功能是否真正有用是有困难的。和其他遥控的家电不同,洗衣机需要人走到跟前去放衣服,这一步是不能省掉的,所以智能洗衣机的优先级不高。

不光是洗衣机,吕骋甚至觉得“智能家居”的定义都是有问题的。在他看来,智能家居虽然算不上完全的伪需求,但起码不是刚需。就连“智能”这个词,他都认为是一个错误的标准:“我有很多朋友,尤其是在美国的朋友,连智能手机都不用,在山中的书屋过着很酷的生活。没有必要说让每个人家中都是高科技,这本身就是错误的。我们想让大家的生活变的更简单,并不是要达到什么样的智能,这个标准不具备任何意义”。

智能家居只是一个节点 希望有更广阔的应用场景

吕骋也承认,做这样一套技术是有难度的。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家电企业,都希望打造一个闭环生态,培养用户的忠实度。但现实是,一个企业不可能做好所有品类的产品,用户也不可能为了“智能控制”而把家中已有的设备都换成一个牌子的。目前已有的解决方案如网关、路由器等基本都无法实现大量电子设备的连接,用户需要在几个app中不停的转换。

wechatimg23

不同品牌品类之间就像是隔着一座一座的大山,而吕骋做的,就是想在山中挖一条隧道,打通每个品牌不同品类的控制。

Raven H-1的主机H-Base就是一个集成控制的设备。据吕骋介绍,在H-Base中有多个芯片,其中提前输入了不同产品型号,主机会自动判断设备是用什么协议来控制的。就电视来说,H-Base中有比较全的红外信号频率的码库,会与选择的电视型号进行自动匹配。一句话来说,只要是能远程控制的设备,都可以通过H-Base中的芯片来进行统一的控制。目前H-Base已经可以支持家庭中使用的大部分设备,甚至是单反。

连接单个的设备只是吕骋目标的一小步,将整个家庭中所有电器自动化的控制起来才是他对智能家居的最终幻想。在发布会的现场,吕骋也做了实验:通过说“我要看电影”来触发场景中所有电器的开启。这个关键词,可以根据不同的场景自定义,可以是一句话,也可以是一个按钮,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简化操控,而不是为了智能而智能。

在家庭中的场景化应用可以向外扩展到任何领域,比如在一个求婚的场合,提前设置好灯光音乐,在男士单膝下跪说“嫁给我”的时候,整个场景中灯光音乐应景而起。

吕骋似乎对影音有着“迷之执着”。吕骋想了想笑着解释说,“倒也不是执着,只是影音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有钱人家在大别墅中有专门的影音室,穷人家起码也有个电视,这是人娱乐最基本的需求。”

结语:智能家居的解局

在智能家居不温不火的这几年,不管是传统家电企业还是互联网公司都在探索的阶段。但或许就像吕骋说的那样,智能家居确实会让人的生活更方便,但也不是刚需,毕竟在没有任何智能的条件下我们也能有很好的生活,走到门口去关灯也不是多大的麻烦事,最主要的还是,智能家居能在哪些方面能给人们带来更大的方便。

渡鸦科技在智能家居领域所做的努力有两点:一是打破了智能家居不同品牌不同品类之间的隔阂;二是从场景化的角度考虑智能家居的串联。这样避免了更换家电的麻烦和成本,是互联网企业做智能家居的一个优势所在。


 

硬创先锋

挖掘全球最具潜力的硬件创业项目

项目投递:微信添加hawkren001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