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e5%a4%b4%e5%9b%be

无人机裁员潮发酵 零度智控节前快斩134人 CEO说犯上大公司病

四月头条 机器人/无人机2017/01/02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邀请柳岩代言的无人机零度智控,其CEO杨建军昨晚回应裁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邀请柳岩代言的无人机零度智控,其CEO杨建军昨晚回应裁员134人,规模不大却犯上大企业病。

正值元旦假期,大多数人辞旧迎新时,一家无人机公司内部却正遭遇着巨大的人事变动。零度智控在2016年12月30日突然裁退原占公司近四分之一的员工。

消息最早在知乎上被爆出(是的,相比脉脉,被裁员后大家似乎更倾向在知乎上诉苦)。从被裁员工的描述还原裁员过程来看,零度智控的裁员手法独断而残酷。

“2016年12月30日,上班伊始,人力就将公司内部沟通的QQ群,微信群,邮箱等全部禁言。没多久就通知被裁掉,大家都懵逼状态,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零度这么雷厉风行的行动。”

“不做任何提前通知的当场裁员,强迫员工签订因个人原因的离职协议!如此行径,已然违法,不仅深深地伤害了被裁员工,也不能稳定仍在职的员工,而且最为严重的是伤害了广大用户的信任!”

“我只是去了趟厕所,回来办公室就没人了。”

“被叫走的前一刻还在改云台的图。”

“一份是离职申请,其离职原因,在零度威逼利诱的状态下要求填写个人原因,部分有录音为证。另一份为薪资告知单子,没有列明具体数额,只是说2017年1月工资会足额如期发放,还有补偿金支付日期是2017年7月5日。这个单子签了目前都在人力,没有给员工,原单子有拍照留恋。”

在30号杨建军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对于公司存在的内部管理问题进行了严肃反思和问责:

“公司从年初的一百多人增长了两倍以上,规模不大却犯上了’大企业病‘,某些部门之间相互推诿、效率低下,某些岗位人员的不配合,某些人员能力低下,消耗资源、产生负能量。我们做失败了不少产品和项目,不少方案原型竞争力不强直接被推翻重来。”

wechatimg2635

现梳理出此事的几个关键信息点:

1)处理速度之快,裁员通知在2016年12月30号发布,也就是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事先毫无征兆,离职手续和薪资补偿方式过于草率和莽撞,极大地伤害了前员工利益;

2)裁员范围之广,零度智控在2016年中完成1.5亿B轮融资,裁员前员工达到500人左右(杨建军在2016年10月接受智东西表示),此次裁员人数134人约占总人数1/4;

3)外界质疑和揣测声不断,包括与之有过渠道纠纷的龙脉无人机,关于公司现金流断裂、对赌失败、产品销售惨淡、品控无力、拖欠供应链数亿等质疑声浮出水面。

裁员,尤其是大规模裁员,最直接的效果和诱导因素就是缩减开支。但就在十几天前,零度智控还找来女明星柳岩做代言,有传言称代言费高达九百万,这在无人机圈里当属首例。可见在花钱这个问题上零度智控并不吝啬,当然也不排除是背后股东的意见加持。只是“一百多号人为明星买了单”,不免激起民愤。

昨晚,零度智控CEO杨建军正式发表回应: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7-01-02-%e4%b8%8b%e5%8d%881-29-35

在跨年之夜,杨建军在个人朋友圈写道:

2016,尽了洪荒之力,拼着体重降低了8kg,打造了第二个女儿DOBBY;
2016,愧队过的人:团队的兄弟,供应商,合作伙伴,投资人,家人,以及自己。今日有负,他日必偿。
2016年的最后一天,DOBBY的单月飞行起落数达到104108起落,平均每日活跃用户超过2000人。
2017,无论前路如何艰辛,星辰大海,不忘初心。

煽情的部分暂先保留,毕竟无论当事人如何惋惜,134号人在2016年最后一天失业的残酷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

回归到公司本身的现金流上。1.5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看似不少,但对于规模已近500人的团队而言,维持基本营运和开销都是杯水车薪,这还不包括无人机高额的研发费用和账期。谈及零度智控的产品线更是一波三折,在2015年底尝试转型后,零度智控实际上作出了不少妥协。

零度智控创立于2007年,以飞控起家。从渠道商龙脉无人机透露的情况来看,零度在2015年底已经逼近“发不出工资”的险境。整机市场竞争激烈,零度智控早年的飞控优势已流失。迫于求存,零度智控陆续停止飞控产品的生产,2016年零度智控只有两款飞控在售。而这仅剩的两款飞控,也在2016年5月戛然而止。近十年积累下来的商业价值进一步缩水。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7-01-02-%e4%b8%8b%e5%8d%8812-13-13

旧产品停售的同时,零度智控积极研发消费级产品。今年陆续发布口袋无人机Dobby、Rollcap口袋云台相机。前者Robby在牺牲部分性能的凭借尺寸优势赢得市场青睐,在IDC《中国航拍无人机市场季度跟踪报告,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显示,在第三季度中,小型航拍无人机大规模出货,迅速获得26%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抢占了大疆的市场份额。其中零度智控以24.30%的市场份额紧随其二。

但Rollcap口袋云台相机却迟迟不见踪影。同时据业内人士透露,零度智控未发布的小P航拍无人机、V5手持云台、守护者农业植保机、ZEROTIME-ZT3024高清图传等新产品全部流产。

综上分析,零度智控的发展历程中,在商业运营和市场判断上的确存在问题和漏洞,倒不至于濒临生存困境。比较合理的判断是,在2015至2016年公司面临转型时期,新产品线的人才引进与旧产线的淘汰更迭机制没有并行,导致过多冗余员工和部分,年底进行人事调整。

对于一家市场人群远未达到消费级的产品公司而言,500人的团队规模负担过重,但这样的问题为何没有在暴露之时就迅速解决?裁员流程和手续为何如此草率?怎样做到尊重前员工的利益?因为裁员,品牌名誉和员工关系就放置不顾?或许公司的内部管理和口碑维护才是零度智控当下最棘手的问题,不至于让公司顷刻间坍塌,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眼下,无人机市场远未达到媒体渲染和资本追逐的火热,但两极分化已是不争的事实,老玩家不会轻易倒下,新进门槛正在逐年提升。入局需谨慎,当局者更应多一份敬畏之心!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