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

罗永浩的VR造梦者:罗子雄 自立门户半年 放出两个大招

Lina头条 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7/02/20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锤子科技一直都是科技圈中备受争议的话题公司,从2016年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锤子科技一直都是科技圈中备受争议的话题公司,从2016年开始,“锤子要做VR”的传闻不绝于耳。8月,锤子科技设计总监、工号15的创始员工罗子雄离职创立VR公司“所思科技(Source)”的消息更是不胫而走,11月,罗子雄又以企业法人的身份注册了一家新的台港澳法人独资公司“子雄信息科技”。从锤子到所思,再到子雄科技,公司上下对他们正在做什么、怎么做一直讳莫如深。

此后陆续报道出,罗子雄带领着所思科技正在做的是一款通用型VR软件,但是除此之外依旧信息寥寥。智东西带着许多问题来到了所思科技,与罗子雄进行了一对一的深入专访。不仅首次得知了所思科技新一轮的融资已经结束,投资方之一是某参与过Oculus起前期投资的资金,还得知了他们的1000套VR产品于一周前刚刚上线——这也是所思科技首次向媒体透露的独家信息。

MRLUO

罗子雄

锤子?所思?子雄科技?扑朔迷离的三家公司

初见罗子雄时,他刚刚从有意收购的另一家小型VR游戏公司的考察中回来。但是当智东西问到所思科技是否有做VR游戏的打算,罗子雄表示所思既不做VR游戏,也不会做to B市场,未来将会专注于VR通用型软件(如:浏览器、通话、视频等)。

所思科技的前身锤子的内部孵化的VR项目,据他所说,第一次接触VR是在2014年,作为重度游戏玩家+前游戏从业者,他第一次体验完Oculus DK1后便对VR有着浓厚的兴趣。

到了2015年上半年,罗子雄已然有了从锤子离职进军VR的打算,但考虑到VR还非常不成熟,因此决定先组建团队做游戏,做到了一定程度,挣到了钱,再转成一家VR公司。

结果这一想法被罗永浩摁了下来——“不就一个项目团队嘛,锤子养着你咯”。于是,罗子雄带着一个小团队,开始在锤子内部开展VR项目研发。

经过了一年多的发展后,一直到2016年6月,由于:1、成立新VR公司融资起来比内部VR部门融资方便,“比如要融5000万元,对于VR软件公司来说很大了,可对锤子来说却很小”,同时新成立公司也更适合用股份来招揽人才;2、“(VR项目)短期内不会挣钱,很难跟投资方交代。何况锤子自己也不挣钱。”这两个原因,而拆分开来,成立了所思科技。不过锤子科技作为天使投资+孵化,所占股份仍旧是大头,老罗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

timg

“老罗” 罗永浩

从2016年年底开始,陆续有所思科技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的消息见报。如今罗子雄表示,这次算是公开的第一轮融资已经结束,两个投资方的其中一个曾参与过Oculus的早期投资。目前所思科技的团队规模还很小,大概20人左右,主要都属于研发部门。

至于罗子雄在11月18日注册的合资企业“子雄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则是为了那个“投资过Oculus的基金”,方便所思科技接受美元投资。

产品在上周一刚刚面世——“短期内不考虑中国市场”

除了VR软件之外,所思似乎对AR软件也有兴趣。罗子雄本人也是“未来AR/VR+移动/PC会统一一个设备”这一论点的支持者,他更愿意把所思科技定位为HMD(头戴式显示器)通用软件开发者。

就在上周一,所思科技的第一批1000套软件刚刚在海外上线测试,主要投放平台为Goole与HTC Vive,据闻用户反馈与用户留存率都不错。罗子雄表示,按互联网平均次留存率40%,周留存率20%,月留存率10%来对说,我们“比互联网低了点”,但是与业内VR软件相比已经很高了。

然而,这款上线测试的软件并不处于Beta版,而是——Alpha版。由于是海外发行,他们在上线第一天就遇到了问题:用户在用法语或者德语命名文件时,系统无法识别。“这是我们在开发的过程中根本没有想到的。”

大约在1-2周后,所思科技的这款VR软件将进入Beta测试阶段。据罗子雄所说,虽然这款软件的用户反馈非常好,但是这款软件只完成了设想功能的20%,它将长期保持在Beta版本。目前质量最好的VR软件主要还是由Oculus、Google这种第一方自己开发的,所思瞄准的就是优质第三方VR软件这一市场。

除了这款产品外,所思还制作了3、4款其他原型Demo,具备比现有这款基础软件更多的功能。但是现在整个VR平台都是Beta阶段,硬件保有量还很低,基础软件更适合现在的早期市场。这一年内要做的就是占据先发优势,把握好核心产品、培养核心用户。

目前他们的投放集中在海外市场,由于国内的硬件设备还是以盒子为主,不算成熟,因此短期内不会考虑国内市场。与此同时,国内公司做通用VR软件的并不多,面向用户的企业大多集中在VR游戏跟全景视频这两块。

211487577585_.pic_hd

所思科技一景

“业内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VR软件”

与存在既定交互的VR游戏相比,通用型产品对稳定性和性能的要求更高。在开发过程中,最大问题就是没有现成框架可以拿来用。PC软件与手机软件的交互逻辑不同,VR软件与它们的差异更大。如果照搬平面交互逻辑,VR便失去意义。可三维交互逻辑究竟是什么?没有人知道。需要软件开发者们自己研究产品框架,“自己造轮子”。

此外,VR硬件设备平台不统一也是一大问题。所思科技自己搭建了一套适配系统,使得除了这款软件外,后续开发的软件也可以在所有平台设配。

在软件开发过程中,前期探索与框架搭建的时间比较长,“造了一年多轮子”。真正这款软件的开发时间大概半年——至于开发成本,罗子雄笑着说,“那就是半年的工资呗”。如今20人规模的团队里,基本都是开发人员,商务只有2个,他们也正在继续寻找负责海外商务跟海外运营的人员。

对于所思来说,锤子的光环并没有对他们海外市场的推广带来多少帮助,反而由于一举一动都被国内玩家密切关注而带来圉限——这也是为什么所思一直对自己的产品讳莫如深。

不过,虽然开发能力跟市场推广费用跟像Google、Oculus等的第一方大公司相比稍逊下风,但罗子雄对所思的产品设计经验、用户了解度、以及更为灵活的调度很有信心。总的来说比小公司更具开发能力,比大公司更了解用户需求。

office-1

所思科技一景

结语:等待巨头定义市场,保持紧凑,低调行事

虽然经历了2016年上半年的投资热潮之后,如今国内市场对VR/AR产业兴趣缺缺,但在罗子雄看来,无论是Google Trends里的虚拟现实指数的4倍增长,还是Gear VR公布的500万台激活量,无不证明着海外VR市场的平稳发展。现在欠缺的是某个科技巨头公司对VR软件与硬件下一个标准化的定义,这也是Google Daydream、英特尔Alloy都在尝试的事情——大家如今都把目光放在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苹果上来。

目前国内C端通用VR软件少,要么基本集中在VR游戏跟全景视频类,要么逐渐将重心转移到B端,多少是资本寒冬下的无奈之举。VR想要成为下一块屏幕的话,加大力度开发通用软件的逻辑是对的,但是通用软件C端起量主要依靠于硬件保有量的爆发——短期看来是不太可能的了。而在此之前,也许要像所思科技一样,即便成功融资也保持团队紧凑、低调行事。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