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tu850

Uber CEO卸任 但故事远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晓寒头条 车东西2017/06/14

车东西(公众号:newhard) 文 | 晓寒 北京时间6月14日早上,优步全球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 […]

车东西(公众号:newhard)
文 | 晓寒

北京时间6月14日早上,优步全球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宣布将休假一段时间,且归期未定。

看到这一消息的时候,很多人可能才刚刚睡醒,亦或是刚刚打开滴滴叫了一辆快车准备奔赴公司。而就在前一天的晚上,全球的媒体和共享出行的关注着们还都在猜测卡兰尼克将要离职的传闻会在何时实现。

事实证明,Uber的整顿问题就像Uber在全球的扩张一样,比世界想象的要更快。而卡兰尼克的休假也标志着Uber近期的一系列问题有了一个总爆发和2.0版Uber的开始。

很明显,Uber的这次总爆发与年初的性骚扰和多起公司丑闻有关,但在梳理了Uber的发展历程后车东西发现其更深层次的原因来自Uber发展历程,因为这是一家靠着不断和政府监管、出租车公司以及竞争对手对抗而存活下来的公司。

对于一家市场规模与估值都快速增长的战士型公司来说,活下来才能谈其他的。

一、与性有关的半年

今年2月19日,之前在Uber工作的女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在社交媒体上写了一篇文章,爆料了其在Uber工作期间遭到了男上司性骚扰一事。

苏珊·福勒在文章中称其向HR反应了这一事件,但是HR部门不仅因为当事人业绩突出并未对其严肃处理,反而还逼迫她调到其他团队。随后,苏珊·福勒发现自己并不是个例,且公司中还存在性别歧视与员工使绊的情况。在工作一年后,她离开了Uber并写下这篇文章。

苏珊博文副本640

(苏珊·福勒的文章)

Uber内部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方式令人气愤,该文章迅速引起了吃瓜群众的围观。在发布之初,Twitter上就有1600多次转发、2万评论以及3万个赞,甚至又引起了一波删除Uber的活动。

上一次是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当时颁布了禁止穆斯林和难民入境的命令,引起美国民众抗议。美国出租车联盟组织了一些出租车司机罢工——拒绝在纽约肯尼迪机场接活,以表示对特朗普这一禁令的抗议。

但有意思的是,Uber却通知用户称已经取消了该地区的动态涨价措施,借机拉拢了一批用户但是也间接破坏了出租车司机们的罢工活动。再加上卡兰尼克又出任了特朗普的经济顾问,Twitter上掀起了一次删除Uber的浪潮。

卡兰尼克当然不希望看到删除Uber活动死灰复燃。

2月20日,卡兰尼克表示已经指派新任的首席人力资源官连恩·候瑟(LianeHornsey)以及公司副法律总顾问对Eric H.Holder这一事件进行调查。不过可能是卡兰尼克觉得一项调查还不够彻底,又聘请了美国前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和他所创办的Covington & Burling律师事务所介入调查。

2月23日,两位Uber的早期投资人米奇·卡普尔(Mitch Kapor)和弗里达·卡普尔·克莱恩(Freada Kapor Klein)也发布公开信称Uber的高管对公司有毒的文化视而不见,并声称Uber取得的成就不能作为文化漏洞的借口。

屋漏偏逢连夜雨。同样是在这一天,谷歌无人车公司Waymo将Uber告上了法庭,指控从谷歌跳槽到Uber的工程师安东尼·莱万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窃取了谷歌的自动驾驶相关技术。

莱万斯基640

(左为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右为安东尼·莱万多斯基)

两头起火后卡兰尼克坐不住了,他需要来一些强硬措施来迅速解决问题。

2月28日,Uber负责工程的高级副总裁Amit Singhal离职,原因是未披露其在谷歌工作期间涉及的一起性骚扰事件。外媒报道说是卡兰尼克要求该名高管离职,而此人也被曝与卡兰尼克关系亲近。

最终的调查结果是在6月初完成的,但在这之前,卡兰尼克的动作并没有阻止更多关于Uber的丑闻被翻出来。

北京时间3月1日,彭博社放出了一段卡兰尼克与Uber司机就Uber收入模式吵架的视频。由于视频中的卡兰尼克爆出了粗口,因而再次伤害了Uber的形象。需要指出的是,这段视频实际是拍摄在2月5日,也就是Uber性骚扰事件之前。

很明显,在性骚扰丑闻被媒体关注后,全世界都翻起了Uber的性丑闻。

Recode在6月初的一篇报道中声称卡兰尼克曾在员工内部邮件中公开谈论性行为。

这封邮件被Uber员工称为迈阿密邮件,发生在Uber2013年的某次员工聚会上。据称当时为了庆祝工作业绩,卡兰尼克带队去一个夜店庆祝,他在内部邮件中写到:不允许员工之间发生性行为,但是有两种情况除外,一是你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二是两人不是一个部门的。

作为一家明星初创的CEO,在内部邮件中公开讨论性行为确实有点大胆。

另外一个事件则是卡兰尼克带队去韩国“开心”的事情。据《赫芬顿邮报》报道,卡兰尼克在2014年组织了一批高管去韩国旅游,结果晚上却跑到了KTV,叫了陪酒女郎甚至还带人开房。而令人惊愕的是,向《赫芬顿邮报》爆料这一事件的却是卡兰尼克的前女友加比·霍尔茨瓦(Gabi Holzwarth)。带着女友去KTV玩是真不怕分手,当然,卡兰尼克的妹子也够多。

CEO 前女友640

(卡兰尼克前女友)

加比·霍尔茨瓦还爆料称Uber组织活动的时候总会请大群模特。“他们喜欢和模特玩。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加比·霍尔茨瓦如是向《赫芬顿邮报》说道。

此外,卡兰尼克于2014年在接受GQ杂志采访时开玩笑地将Uber谐音比作Boober(胸部),并声称Uber能够吸引女性。

二、“混蛋”的企业文化

在看完了Uber的性丑闻历史,大家能够很明确的看出,正是卡兰尼克在性观念上的开放、激进以及公开乱搞才会带坏下属,进而才会发生上述公司高管在女员工入职第一天就进行性骚扰的事件。根据受害者的描述,该名男性主管竟然是在公司内部通信工具里公然发送色情图片并进行约炮,可见卡兰尼克的影响之大。

在近日的媒体报道中,很多分析都将Uber的性问题与其富有侵略性的狼性文化联系在一起,当然,说的难听一些,这种文化也叫做“混蛋”文化。

最直白的来说,该文化就是干活的时候认真干,玩乐的时候放开玩。这种工作/生活方式在中西方文化中都不少见,甚至我国很多家长也都曾以这条准则教育自己的孩子好好写作业。

不过Uber走的更极端一些,就是干活的时候不讲感情,要玩命干,不讲个人感情与同情心,压榨个体。而玩乐的时候也要纵情,甚至不讲道德与法律规范,(例如嫖娼,随意发生性关系等)。

在上述一系列性丑闻中,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Uber在放纵一端的特点,那么在干活这端呢?放心吧,Uber绝对是这种文化的典型案例。

纽约时报曾在一篇报道中介绍了Uber的14条核心价值观,包括:放手一搏、顾客至上、永远奔忙等原则,而最重要的是,Uber在用人上也奉行的才华与业绩至上——即只要你有才华并且能出业绩,就可以平步青云。

如果处理的到位,这种文化会鼓励内部竞争,提升公司实力。而如果发展的不受控,这种注重业绩与才华的文化就会破坏内部协作,因为人人都想要打击竞争对手。与此同时,业绩最佳的员工如果有不良行为,也往往会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开头性骚扰事件中的那名男性高管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在对30多名Uber前员工和现员工进行采访,以及对其内部邮件、聊天记录和会议记录进行研究后,纽约时报发现了更多的细节,例如Uber某高管在一次奔赴拉斯维加斯的旅行中胸袭了多名女员工;一名主管在会议中发表了歧视同性恋的言论;还有一名经理曾威胁要用棒球棍敲掉一名业绩表现不佳员工的脑袋。

Uber性骚扰事件中的女主角苏珊·福勒也在其博文中写到,“每个经理都在和同级竞争,同事还试图颠覆直接领导,好让自己取而代之。”

此外,在上述卡兰尼克与Uber专车司机发生争吵的视频里,我们也能看到卡兰尼克指责那名司机称“有的人不愿意为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他们总把生活中的一切归咎于别人。”

上述言论可见卡兰尼克内心是极端强调个人努力与业绩的,而这些也随着卡兰尼克的创业过程被写入了Uber的企业文化中去,并逐渐畸形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放纵、侵略性或是狼性文化在中西方历史进程中,特别是在战争时期非常多见,我们可以从许多国内外电影与电视剧中看到这种文化现象。

在好莱坞二战电影《狂怒》的后半段,主角一行人驾驶坦克经过浴血奋战终于攻入了德国内地,在一个小镇里,布拉德皮特饰演的车长就鼓励自己的下属(希亚拉博夫饰)在一个德国平民的家里与一名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

狂怒640

(狂怒里上述情结的剧照)

在国产电影《投名状》里,主演李连杰一方的“土匪”武装一直在攻打清政府旗下的城镇,在每次攻城之前,他们都会大喊一声“抢钱、抢粮、抢娘们儿”以作为鼓励。而知名国产抗战电影《亮剑》里的李云龙,也表现表现出了拼命打仗、不守纪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放纵性格。

这种文化同样也出现在了国产电影《我的战争》中,经过血战后,刘烨饰演的9连连长带领队伍在火车站休息,结果他竟然着队伍当着文工团诸多女同志的面对着火车小便,并且还当众“调戏”了我们的女主角(王珞丹饰演)。

最后,如果你对《投名状》还记忆深刻,肯定不会忘记主角李连杰挥泪斩兄弟的镜头。当时,李连杰一方的起义军被朝廷收编。在攻下一座天平天国起义军的城镇后,有部队高层仍然延续了当年的土匪作风,强奸了平民女子,结果被李连杰狠心斩首。

《投名状》讲的是土匪变政府军要改作风的问题,而放在Uber身上,映射的就是创业公司变行业巨头后要改文化的问题。

毕竟,做大之后的Uber估值已经达到700亿美金,拥有13000名员工,在全球70多个国家的400多百座城市运营,不能再用创业公司(或电影中土匪)那样的打法了。

三、浴血奋战的Uber

在上一部分,车东西已经指出了Uber爆发性丑闻的原因在于其放纵、富有进攻性或是狼性的企业文化。那么这种企业文化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答案与第二部分关于战争片的电影里描述的一样——经历过浴血奋战的人或是团队最容易形成这种文化,而Uber则正是一家在战争中长大的公司。纵观其发展历程,则就是一部不断与政府、出租车司机以及竞争对手对抗的历史。

由于在巴黎一次打不着出租车的经历,卡兰尼克和好友加雷特·坎普于2009年创办了Uber,最开始叫做UberCap。他们与汽车租赁公司合作,做的是把闲置车辆往外出租的生意,随后又发现社会上还有大量闲置司机,于是用中国的话说就是又做的起来网约车的买卖。

Uber的网约车服务在2010年6月于洛杉矶上线,由于车型较好且价格公道,Uber很快就将规模做了起来。但与中国的情况一样,洛杉矶运管处(交通管理)在2011年5月找上门来了。因为没有相关的出租车资质,Uber被处以罚款。

但是卡兰尼克转身一想,要封杀Uber就是说明动了别人的蛋糕,这事儿能做。在得到了资本的支持后,卡兰尼克随后索性把UberCap改名为Uber,大刀阔斧地在美国扩张。2012年,Uber杀入了加拿大和欧洲等国家城市。2013年,又陆续进入了新加坡、台湾、中国大陆以及东欧市场。

Uber的快速发展进一步引起了资本的注意。2013年8月,Uber完成了自己的C轮2.58亿美元融资,谷歌入局。随后的数年内,Uber又陆续获得了几十亿美元的融资,并引入了百度、高盛、红杉、丰田、凯鹏华盈、亚特主权基金等几十家投资方。

与此同时,快速扩张也导致监管问题接踵而至。2014年来,亚洲的韩国、泰国,欧洲的法国、德国、西班牙,以及中国广州、成都、台湾等地政府都发起了对Uber调查或是禁令,Uber被迫在全球几十座城市停止/暂停运营。

但是Uber可并没有乖乖的停止业务。网约车在很多国家与中国一样,都是新生事物,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范,有些部门在抓,但是政府也没有一棒子打死。Uber一边与全球的政府部门公关,另一边仍然在偷偷运营,例如我国广州和成都的相关部门就曾在2015年发起了对Uber当地办公室的调查,但是Uber在随后仍然在当地运营,并且在全球的扩张也更进了一步。

广州Uber640

(Uber广州被查)

事实上,政府怕的并不是新生事物出现,而是社会矛盾。因为Uber等打车软件的出现抢占了传统出租车司机的蛋糕,而失去了生意的出租车司机当然就闹了起来。自2014年起,包括柏林、罗马、巴黎、伦敦、墨尔本、纽约、北京、上海、西安、成都等几十个城市都发生过出租车司机罢工抗议的事件。

而Uber的策略则是强硬对抗!一方面,由于出租车罢工,Uber就顺势降低了打车的价格,甚至采取免费策略,直接拉拢了一批客户。另一方面,Uber也向各国政府表示,如果停运Uber,固步自封的出租车行业将会加重乘客负担,让社会倒退至没有APP和智能手机的时代。他甚至还直言堪萨斯政府反科技!

那么Uber的专车被抓了怎么办?卡兰尼克也直接硬气地为司机买单,并鼓励继他们续继续开Uber。

现在来看,全球出租车司机的抗议活动不断没有阻断Uber的发展,反而还帮其做了免费宣传,并拉拢了一批客户——Uber几乎完胜。

事实上,政府与出租车司机并不是Uber最可怕的敌人——Uber害怕的是同行。

在移动互联网发展迅速的天朝,发展出了滴滴与快的。在用了一场震惊全国人民的补贴大战教育了用户后,两者于2015年2月合并为滴滴出行,并与Uber中国展开了贴身肉搏,争取中国市场老大的地位。

互联网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外国科技公司在中国终究会水土不服,同样是在烧了大把现金后,两者背后共同的投资人促使滴滴最终吞并了Uber中国,Uber兵败中国。

按照卡兰尼克的意思,放弃中国市场是为了更好聚焦全球市场,这样看来,Uber还能作为全球老大。但是其称王的道路并不简单。

在印度,Ola复刻了滴滴的战术,在去年9月吞并了行业第二名,并放弃其他业务专心与Uber印度竞争。目前,Ola已经获得了老虎基金、软银、DST、新加坡主权基金的支持,两者还未分出胜负。

在滴滴收购了Uber中国后,东南亚打车巨头Grab的CEO直接发文评论称不能用单国思维解决多国问题。目前,Grab已经获得了近30亿美元融资,在拥有6亿人口的东南亚抢占了30多座城市,而为了突出本土优势,Grab还在一些经济落后地区推出有打三蹦子和摩的的服务,真的非常接地气。

05041-3

(Grab的摩的服务)

在欧洲,Uber面前站着另外一个对手Gett。这家公司在去年刚刚获得大众集团3亿美元融资,并且声称在以色列、伦敦、莫斯科等地拥有优势。其CEO Shahar Wais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表示自己在欧洲共享出行市场处于第一的位置。

那么Uber的老家北美情况如何呢?

至少Uber还不能做到滴滴这样高枕无忧。其本土对手Lyft一直存在,并且获得了通用、捷豹路虎等车厂的资本支持。虽然Lyft一直都屈居美国市场老二的位置,但Uber一直就是干不掉它,总得花费精力与金钱与之竞争。

而有意思的是,滴滴、Lyft、Ola、Grab还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反Uber联盟···,而滴滴更是与Lyft打通了自己的服务体系,即滴滴用户去美国能打Lyft,而Lyft用户来我天朝也能使用滴滴。当然,由于滴滴收购Uber中国后,实际上已经变成了Uber全球的股东,这个联盟目前还没有搞出太大的动作。

所以,Uber虽然估值最高且摊子最大,但是由于运营范围广,其在单一市场能够聚集其的力量也就更加分散,容易被滴滴、Ola这种本地企业集中力量干掉。

现在,Uber的发展态势就已经一目了然了:其不仅在与全球各地政府斡旋,还受到来自滴滴、Lyft、Ola、Grab、Gett等一系列地方出行巨头的单点集中打击,可谓是焦头烂额腹背受敌。

在这种发展态势下,Uber当然需要富有进攻性、富有狼性的文化去支撑自己的发展,甚至都可以说Uber是在移动出行的战场里经历了浴血奋战打出来的企业都不为过。

卡兰尼克:写在骨子里的反叛

话说回来,创业公司的文化一定都是创始人所奠定的。卡兰尼克的成长与创业经历也塑造出了他身上富有侵略性的狼性文化。

据报道,卡兰尼克天生聪明,在6岁的时候就能写代码编程序。1998年,他与乔布斯等天才一样,从全美最好的公立大学之一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辍学创业了。第一次,他与小伙伴做了全球第一个P2P下载网站Scour.net,现在来看干的就是盗版下载的“勾当”,并且还拿到了数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Sc2副本 640

(SCOUR时期的卡兰尼克)

这在美国可是大事儿。2000年,Scour被29家好莱坞公司起诉,并被索赔2500亿美金(相当于一个小国的GDP了)…,于是,卡兰尼克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

年轻气盛的卡兰尼克当然不愿意放弃,1年后,他就召集原班人马创办了Red Swoosh,这次做的是合法业务——帮助企业改进文件传播方式,节省服务器开支。但郁闷的是,Red Swoosh的一名投资人碰巧因为911事件去世,Red Swoosh资金链断裂。为了让公司活下去,卡兰尼克想尽一切办法节约资金,甚至,甚至是不给员工缴纳个人所得税。

随后,卡兰尼克的员工一个接一个离职。但是他仍然坚持每天给数百家公司打电话推销业务,并且一干就是六年。后来为了纪念这段日子,卡兰尼克还在一双袜子上印上了“流汗、流血、吃泡面”的句子。此外据说卡兰尼克还因此留下了后遗症,一到晚上耳朵就会耳鸣。

6年的坚持终于换来了成效。Red Swoosh随后被Akamai Technologies以2300万美金收购。卡兰尼克挣到了一大笔钱,并且马上就去环游世界了··· ···

你看,是不是典型的拼死干活,拼死享乐主义。

而有意思的是,卡兰尼克有一段还一直用小说《源头》的封面作为Twitter的头像。而《源泉》讲的故事也是一个拥有创造性,但是却不被认可的建筑师与主流社会抗争的故事。

很明显,卡兰尼克也在通过《源泉》表达自己不羁的心态。随后,他去了西班牙、葡萄牙、日本、希腊、冰岛、夏威夷、澳大利亚以及巴黎。

对,作用千万美元资产的卡兰尼克就是在巴黎遇到了一次打不到车的情况,于是一怒之下创办了Uber,并且回到了开头的故事。

结语:Uber 2.0

从本文的梳理来看,Uber目前存在的一系列丑闻与事件都是Uber发展过程中的必然。

一方面,如果没有卡兰尼克天生的反叛性格,Uber在第一次被洛杉矶交通局叫停时就关门了。进而也不可能顶着全球几十个国家与地方政府的压力持续运营,并且在全球持续爆发的出租车司机抗议活动中获胜。

他的反叛性格让Uber得以快速发展起来,并且暂时拿到了一个第一名的头衔。

与此同时,卡兰尼克这种拼命干活的性格自然会衍生出了纵情享乐的思想,所以他在Uber发展的过程中也不断地将自己的性格与思想写进了Uber的企业文化里面,进行在企业做大之后被媒体放大。

很明确的是,Uber已经不是一家创业公司了,卡兰尼克或者1.0版本的Uber已经过去了。Uber需要按照巨头的模式,通过精细化的运营才能保证自己在出行领域的地位。

而这也是许多英雄人物或是争议人物的宿命。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