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81.jpeg 拷贝

宁德时代的新能源时代:半年估值暴增500亿

origin车东西2017/11/10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在实业整体不被看好,人才纷纷往互联网与金融行业钻的 […]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在实业整体不被看好,人才纷纷往互联网与金融行业钻的当下,你很难再找到宁德时代这样一家逆势而上的制造公司。这是一家“隐匿”在福建小城宁德,为电动车造动力电池的公司。

但“逆势而上”这个词甚至完全无法形容宁德时代——成立六年估值破千亿,这是许多火热的互联网行当也赶不上的顶级速度。

在中国以空前力度发展新能源汽车——准确地说是电动车的时代大势下,这家年轻的公司乘风起舞,在满屏的“人工智能”与“新零售”字眼中,上演一场“时代逆袭”。

一、成立:脱胎手机电池商

2011年,CATL(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在福建宁德成立,中文名字是宁德时代,主营业务是新能源车动力电池。

这一年移动互联网正在步入其发展的黄金时期,O2O成为热点,美团饿了么先后步入大众视野,引得资本蠢蠢欲动。而日复一日传出“重大突破”的电池行业,早就用“智能手机必须一天一充”这样的事实,钳住了人才和资本对它的信心。这是一个苦逼行当。

但在一年之前,中国政府印发了《关于开展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的通知》,开始实实在在地鼓励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这是一个若隐若现的苗头,CATL跟了上去。

尽管电池技术的进步看上去总是很不争气,但这却是一个研发门槛不低的行业,尤其是用于汽车的动力电池,对安全性、电池容量都有高要求,资本与人才投不够,都是玩不转的。

好在CATL并不是白手起家,它的背后是新能源科技,更为人们熟悉的名字是ATL(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这家由日资TDK公司控股的手机电池生产商,由于为苹果iPhone提供电池而声名鹊起,稳坐国内手机锂电池头牌。

u=323897495,2699108052&fm=27&gp=0 拷贝

(ATL手机电池)

而CATL是ATL总裁曾毓群牵头成立的分公司,在看到新能源汽车市场潜在的巨大商机之后,他主导分出了动力电池这一业务支线。

timg-83.jpeg 拷贝

(曾毓群)

手机锂电池的开发经验提供了技术基础,ATL的开发团队也为CATL提供了人才支持,而与TDK的关系则带来了精细化管理风格。

与ATL的联系带来的资源,为宁德时代的崛起铺筑了基础。

二、崛起:追逐比亚迪

在宁德时代刚刚成立的时候,同样做电池起家、切入汽车生产的比亚迪,因为巴菲特的投资正炽手可热。2011年,比亚迪推出使用磷酸铁锂电池的纯电动车e6,一时成为国产新能源车的代表。当时来看,比亚迪全力押注磷酸铁锂的电池技术方向完全赌对了。由于技术难度较低、高温运行安全性好、成本较低等因素,中国政府将磷酸铁锂作为了动力电池的主要发展方向。能量密度潜力更高的三元锂(镍钴锰酸锂)材料,因为耐高温性能差、成本较高,暂时被搁置下来。直到去年,比亚迪仍然凭借巨大的磷酸铁锂电池装车量,居于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第一。

timg-85.jpeg 拷贝

(几种常见动力电池对比)

当时的宁德时代也不例外,虽然母公司ATL做的是钴酸锂(手机电池通常为钴酸锂),也选择加入了研发磷酸铁锂的阵营。但不同于比亚迪,宁德时代并未吊死在一棵树上,三元锂动力电池的研发,也没有放下。

然而,特斯拉Model S的横空出世与大获成功,不仅引发了全球的电动车热潮,也震颤了国内动力电池的发展方向。Model S使用的是松下提供的18650电芯,其正极材料正是在高温下会造成爆炸风险的三元锂。然而松下通过出色的生产测试,保证了三元锂电芯的一致性;而特斯拉则研发出了独门的电池管理系统,加以高效的电池液冷系统,稳稳地守住了电池的安全线。

timg-86.jpeg 拷贝

(特斯拉配有液冷的电源管理系统)

在特斯拉发生的所有安全事故中,没有一起是因为电池起火或爆炸造成的;乃至于在某些事故发生后,特斯拉的电池系统也坚持了足够的时间,没有把司机乘客烧死在火海中。

而磷酸铁锂电池在投入市场检验后,能量密度低的缺点彻底暴露了出来。“背着大半吨重的电池续航不如50L汽油”虽然是电池的固有弱势,但磷酸铁锂在国产电动车的“短腿”原罪中,贡献着主要力量。国内电动车的动力电池技术方向,开始默默转向三元锂。国际上,更是三元锂电芯的天下。特斯拉、日产聆风、通用Bolt,无一不是三元锂动力电池的拥趸。

2016年,松下以5Gwh的电池产能拿下了全球最多的动力电池份额,而比亚迪以3GWh位居第二,只成立5年的宁德时代市场份额则来到了第三。这个第三名的位置离不开宝马的帮助。2012年,华晨宝马与宁德时代签订合作协议,由其供应车用高电压电池。获得顶级豪华品牌的认可,使宁德时代知名度骤然提升,订单如雪片般飞来。而在这次合作背后,宝马不仅为宁德时代提供了订单、吸引了更多客户,还因为严格的技术要求进一步提升了宁德时代的电芯制造水平。

而比亚迪已经和磷酸铁锂高度绑定,又有大量的电动车款消化其电池产能,眼下的利益、大集团的惯性让比亚迪迈不开步子,紧紧守护着在磷酸铁锂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家业。当比亚迪最终鼓足勇气决定拥抱三元锂,时间已经来到了2017年:今年春天,比亚迪推出了搭载三元锂电池的比亚迪“唐100”,续航100公里。timg-84.jpeg 拷贝

宁德时代则没有这样的掣肘,虽然因为国内大环境其出货量占优的仍然是磷酸铁锂动力电池,但是对三元锂电池的持续研发投入,让其动力电池的单体电芯能量密度已经可以达到270Wh/kg,与国外动力电池的几大巨头——松下、LG、SDI(三星)产品差距只在毫厘之间。

最终,意识到续航短板将直接阻止新能源车的推广,政策最终也变相宣布“放弃”磷酸铁锂——在十三五规划中,动力电池的单体电芯能量密度需要达到350Wh/kg,电池包能量密度需到270Wh/kg,而磷酸铁锂目前的理论极限是170Wh/kg。

三、开始表演:半年估值暴增500亿

时间来到2017年,“岁月静好”了快六年之后,宁德时代终于彻底展现了一块动力电池,将含有怎样的能量。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为1312.4MWh,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达到20.98%,将比亚迪挤下了头名位置,成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大动力电池供应商。同期,比亚迪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为1084.9 MWh,市场占有率为17.35%。

超越性的市场表现来自于整车厂的追捧——到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共签下44家整车厂动力电池订单,其中不乏宝马、奔驰、大众等国外车厂在华的合资品牌。

但在新能源积分制落地的当口,只签一份生产订单,并不能抚平某些车厂的危机感。

今年五月,宁德时代与上汽共同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上汽时代与时代上汽。时代上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其中上汽管理拟持股49%,宁德时代拟持股51%。该公司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锂聚合物电池等的开发、生产和销售及售后服务。

上汽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亿元。其中上汽管理拟持股51%,宁德时代拟持股49%。该公司将主要从事动力电池模块和系统的开发、生产及销售。

timg-82.jpeg 拷贝

(使用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上汽荣威ERX5)

合资公司日后可能会帮上汽挣不少钱,但它首先带来的或许是订单优先、技术共研,或者更多。无论如何,对其他整车厂来说,这是一轮“截胡”——大家排队从宁德时代拿货的平衡被打破了。

10月14日,东风汽车集团宣布入股宁德时代,同时在谈另一家电池公司。

10月31日晚,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直接挑明“为保障自身发展,加强与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拟以收购镇江德茂海润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下称“镇江德茂海润基金”)份额的方式投资宁德时代。”这一次,长安付出5.19亿元,间接持有了宁德时代0.3855%的股权。

若按这一比例计算,长安为宁德时代开出的估值,达到了1346亿元。有意思的是,长安汽车的市值,也不过约650亿元。而在今年4月,郭台铭的鸿海集团以10亿价格拿到宁德时代的股权,是1.19%,估值为840亿元。半年时间,宁德时代的估值暴涨了500亿元,吸金速度强如摩拜、ofo,也难以望其项背。

今年6月,宁德时代正式启动上市辅导,由中信建投负责。宁德时代分拆独立6年,正式走上上市的道路。

四、政策背后:宁德时代的天时地利

毫无疑问,宁德时代赶上风口了,而且是比共享经济更大的风口——新能源汽车。

9月,汽车双积分制细则正式落地,给中国的汽车产业指了一条必须走的道路——电动车。加之上文提到的《关于开展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的通知》与此前引发骗补的新能源车补贴政策,中国政府已经在推动新能源车上耕耘了近两个五年计划,投入巨额财力、精力。

这背后是中国政府的汽车强国战略,在传统燃油车天下被欧美把持的情况下,要将汽车打造成中国未来真正立得住的支柱性产业,只能在电动车带来的短暂窗口期弯道超车。作为占电动车成本最高(最高可达70%)的关键组件,动力电池是必须牢牢掌控在手的核心技术。比较“争气”的宁德时代,落在了(或者说是主动追上了)这一时势上。为了打造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竞争力,中国政府发起了动力电池的产能整合运动。一方面对动力电池年产能达到10GWh的企业予以高额补助,另一方面推动大型企业兼并分散产能。

此外,新能源车的“市场准入证”——《推荐名录》上,对搭载国产动力电池的车型也予以了帮助。今年恰逢韩国部署“萨德”,中韩关系降至冰点,LG与SDI能对宁德时代造成挑战的动力电池难以入华;而松下则忙于处理来自特斯拉的订单,在中国市场姗姗来迟。一时之间,宁德时代在三元锂动力电池方向几无对手。

timg-87.jpeg 拷贝

(LG18650电芯)

值得一提的是,宁德时代在成立之时,也有意和国外资本进行了“隔离”,尤其是其母公司的大股东TDK。原与日本有着技术与资本联系的宁德时代,也因此作为民营企业,顺利成长起来。

被政策与资本共同加持的宁德时代,喊出来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设50GWh动力电池产能,这是当前其年产能的5倍。

五、隐忧:内外皆受压力

尽管创造了“苦逼制造业”的奇迹,但与所有被快速催熟的公司一样,宁德时代在迅速膨胀下也潜藏着一些隐忧。

体量高速增长的同时需要管理机制的快速革新,但成立仅六年的宁德时代尚年轻。外部的力量快速撕扯着宁德时代,要将其迅速铺大,而宁德时代似乎还未在内部形成对抗这种张力的有效机制:

在校招询问中,大量的老员工向后辈吐槽宁德时代管理层存在责权不清、互踢皮球的情况;

新进的高学历员工指责低学历老员工对其颐气指使,“不尊重人才”;

和互联网行业相同的“996”加班文化盛行,但并没有互联网创业公司常见的股权激励,也使得宁德时代员工的流动性超过了一般的制造企业——对长周期的电池研发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71adbe51cf79823d5c7f6adf9b9c1a7f_r 拷贝

(宁德时代员工透露的加班场景)

另外,宁德时代虽然在单体电芯的单位容量上比肩松下、LG、SDI,但在电芯循环寿命、一致性、组成电池包后的容量上,仍然处于下风。当下,保护性的政策能够为宁德时代护航一时,但正如特斯拉撕开了外资车厂合资股比的口子,动力电池行业终究要走上国际市场与日韩巨头正面抗衡。

千亿估值是令人惊奇的,但也是相对脆弱的巨大外壳,宁德时代最核心的护城河,仍然是其500余人的研发团队。

结语:制造宁德时代

六年与一千亿估值,乍一看人们可能会以为互联网行业又诞生了一个小巨头,但这却发生在制造业。宁德时代用超乎寻常的表现,表演了一场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传奇。相较于李斌李想们的造车事业,它不那么外显,但却在低调中完成了这个第一——新能源风口下诞生的公司中,宁德时代第一个估值突破千亿。它也展现了车厂“跪求”一块动力电池的戏剧场景。

宁德时代自身的实力与中国新能源汽车政策,共同托举起了这个千亿巨星。但无论是赶上互联网风口,还是政策风口,被吹起来的公司,必须思考如何落地。被政策制造的宁德时代,最终仍要回归到制造本身。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