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英特尔宋继强:如何让摩尔定律持续“打激素”?

芯东西(公众号:aichip001)
作者 |  心缘
编辑 |  漠影

芯东西10月29日报道,昨日,英特尔在On技术创新峰会期间特别强调“四大超级技术力量”——计算、连接、基础设施、AI,从多个维度展示英特尔布局的深度和广度。

会后,英特尔研究院副总裁、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博士接受芯东西等媒体的采访,他从IDM2.0、“软件优先”战略等多角度及后续构建生态的挑战等多层面,分享了英特尔的最新规划布局。

一、为什么英特尔IDM2.0战略在下一盘大棋?

宋继强从宏观角度上解读了为什么英特尔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战略规划。他认为,英特尔IDM2.0战略的如下要素,将是打造未来全球数字化转型的底座。

从硬件角度来看,IDM2.0是英特尔在生产制造,包括未来怎么在半导体行业里,对整个行业的技术能力和生产能力贡献的一个新的方案。

尤其在制程努力方面,英特尔将当前的摩尔定律发展速度称之为“打了激素的摩尔定律”,未来5年会朝前推进4个新节点,达到Intel 18A。

IDM2.0战略还着重提高英特尔在整个半导体制造产业中的覆盖率。如今整个半导体行业要去应对未来全球数字化转型、打造数字化基座,而基座需要大量的半导体,半导体产品供应商需要更多产能。生产自家芯片是一种贡献的方法,另一方面,英特尔也开始将不断推进的精尖制造技术开放提供给整个产业,不仅是x86,Arm、RISC-V的IP都会纳入其支持体系。

同时,英特尔正在构造XPU的战略,需要生产很多不同类型的晶片(tile),而生产出来需要利用到不同节点工艺,以实现最好的性价比。因此英特尔会利用自身及一些合作代工厂的能力,去探索更加经济、更好的生产方法。

可以看到,这些半导体硬件产品其实是为了提供四个主要能力,即英特尔所展示的四大超级技术力量:无处不在的计算、无所不在的连接、从云到边缘的基础设施、人工智能。“这四大超级技术力量就是在半导体升级后的底座上,要构建的几个支柱型的能力。”宋继强说。

但如何运用这些能力,让开发者能更好地使用并释放它在应用层的价值,这就需要软件层去连接了。

二、软件优先,牵头打造开放生态链

在软件方面,英特尔明确提出“软件优先”计划。

“对于英特尔而言,如果说我们还用原来的「半导体优先」的思维去看,很可能会丧失掉一些全面的视角。现在我们把它调整为「软件优先(Software First)」。”宋继强分享道。

软件代表什么?代表了能更快对接未来的应用,因为大量的解决方案功能开发者是在写软件,你只有知道这些是怎么演进的,哪些是新的需求,才可以对接到底下的系统和硬件。

考虑到软件开发代价很大,如果让每个不同的公司或开发者去学习一套新东西,门槛很高,“重复造轮子”也没有必要。因此,需要一些大企业牵头,将一些公共性的东西打造出来。

英特尔所做的oneAPI工具即基于这样的理念。这是个完全开放的生态链,不是英特尔一家,而是有几十家,共同努力去降低未来异构计算平台上开发各种架构芯片的难度。这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来打造新生态。而打造生态,正是英特尔长期在推进的工作,未来英特尔还会有一系列活动逐渐展开。

之前在软件层面,英特尔既有很多工作在支持自身客户及合作伙伴,也有一些工作在支持开源社区,比如说过去10年,英特尔始终是Linux内核开源社区最大的贡献者。其oneAPI、OpenVINO在不同领域,也会寻找不同的学术界合作伙伴或产业界合作伙伴去推广。

另一方面,由于无论哪类计算架构,都需要与CPU配合使用,而英特尔CPU是业界的佼佼者。通过在oneAPI提供灵活的软件加速方案,英特尔将软硬件协同优化,包括将多GPU之间的互连、GPU与CPU之间的连接等做得更加有效,这提供了一个完整系统的竞争优势。

在软硬件方面,宋继强相信英特尔未来的开放程度会越来越高,随着新CTO加入,英特尔在软件方面将更加有机和完整的去推进。

三、直面构建生态两大挑战:多元技术摸索与技术生态的迁移

针对当前构建生态环境的挑战,宋继强分享了一些自己的观察。

首先,半导体技术发展到现阶段,再往前推进,对整个行业都很困难。英特尔在用很多不同的技术,尝试如何把大规模的精尖制造继续推进,以及配合将摩尔定律的效应继续延伸。

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用“守护者”这个词来定义英特尔在摩尔定律推进中扮演的角色。为了维系摩尔定律的生命力,英特尔正尝试许多不同技术。

比如新晶体管结构技术RibbonFET,从学术界的想法到真正经过一千多道制程批量化生产,缺陷率低、良率高等难题都要克服,这需要通过长期的试验和创新才能达成。为了达到更高的计算密度和功耗降低,英特尔还将封装技术纳入整个能够推进摩尔定律的技术体系里来。此外第三代半导体有些新的技术尚未在大规模制程上去使用,所以还有很多方面可以尝试的。

这些尝试都需要充分的技术储备,以及极强的信念支撑,才能按照计划的节奏将摩尔定律向前推进,直至埃米级别。

另一重挑战来自整个上层的应用包括,可以视作整个技术生态的迁移。

人工智能正驱动很多新的应用模式和算法,把云、边缘、终端连起来。这些模式不可避免地会对一些技术产生新的要求。谁能先把这些技术构成抓好,抓到合适的时间点上,谁就可以在下一波新的技术生态里占有很好的位置。

如果在往前演进时,没有抓好后续的一些定位,也会跟不上节奏。因此对英特尔而言,现在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要从底层的半导体继续推,病在将技术生态这一块把稳。

结语:和产业合作伙伴共同实现Z级计算目标

总体而言,宋继强提到软件优先是英特尔的一个顶层思维逻辑,必须从应用、从别人如何构造未来的技术方案入手,去理解底层的技术支柱,以及如何定义它未来的发展路线。

昨天,英特尔提出一个新的强有力的目标,要在五年内,也就是到2027年,实现Z级计算。宋继强说,这个目标就像一面旗帜,它不是英特尔一家可以完成,要跟产业合作伙伴一起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