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华为轮值董事长:下一个500亿美元生意在此!

漠影人工智能 头条2018/06/30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漠影 智东西6月29日报道,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第二十二届软博会上发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漠影

智东西6月29日报道,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第二十二届软博会上发表演讲,针对国内软件产业发展发声,提出了制约国内软件产业发展的核心原因,典型如商业模式和海外的差异点等。徐直军此次发声的一个核心目的,其实是为华为最新的一级业务Cloud BU站台,声称要基于华为云打造中国软件产业的黑土地。

虽然“华为云”在业内的认知并不弱,但其实是从去年3月份才由任正非签字批准成立的最新一级业务部门,除了为提供华为消费者云提供支持、为华为内部流程IT提供支持、为运营商全云化战略服务以外,开始全面提供面向企业的公有云服务;虽然位列华为一级业务部门,目前在整体业务板块中,还处在很早期的阶段;不过让智东西关注的是,华为云不仅是“软件产业黑土地”,还提供面向企业的人工智能服务EI,涉及到诸多AI在不同产业的场景应用,比如智慧城市、家居IoT、智能汽车等。

今天智东西同少数国内媒体同徐直军进行了深入对话采访,就华为云的定位、打法,以及行业发展核心问题进行了探讨。湖南人徐直军在圈内一直有“金句徐”的名号,果然聊起很多复杂的行业问题也能一两个故事就能化繁为简讲透。下面是我们对话的核心干货: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

一、什么是华为云:就是华为的另一个荣耀

“华为云就是另外一个荣耀”,谈到华为云业务的定位,徐直军举了这样一个直观的比喻,类似荣耀品牌在华为终端中专攻线上市场的定位。华为云的使命则是华为让企业客户能通过线上购买各类云服务。“华为云是通过在线的方式把我们30多年的ICT基础设施在线卖给客户,最开始想名字的时候,说别叫华为云,想来想去没有更好的名字,就叫华为云了”,徐直军说。

对华为云BU成立一年来的表现,他认为超出预期,判断的核心依据来自两点:1)、客户的感知,不少人开始认知到华为云品牌。2)基础服务上表现不错,徐直军说这是源于做私有云打下的基础,由于私有云和公有云是一个架构,运营、整合发展得很快。

华为进入公有云市场,有个思想斗争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可能长达几年。核心的考量因素是运营商也在做这方面的服务,随着行业发展,以及华为自身20多万台内部IT服务器资源的存在,自身消费者业务的需求。“现在这个思想已经调整完了”,徐直军说。

目前华为云的业务侧重是先把中国做好,再布局海外,这也是华为很多业务的逻辑。具体业务布局,国内有华为云和其与中国电信合作的天翼云协同,海外则在欧洲有和西班牙电信、德电、法电运营商的合作服务,在拉美有与西班牙电信合作的云服务,在东南亚市场,有华为云提供服务。

二、云安全问题:吹不能解决问题

就在最近,网曝阿里云发生一小时故障,如果应用的企业到一定规模,这种影响是巨大的,对华为云来说,如何避免这种故障情况发生?

徐直军举了一个例子,华为做通讯出生,做了30年,中国大约50%的通信网络是华为所建。中国移动涉及跨省电话的网络,则是十几年前华为提供的服务。“如果你们当时没感觉到跨省电话打不通,就说明我们没问题”。

多年通信行业的技术积累成为华为云在安全和可靠性方面的保障,“这说明我们做的还不错,但是谁也不是神仙,不过技术也不是靠吹牛吹出来的”,徐直军说。

另一点企业和大众都关心的数据安全问题,徐直军给出这样的解读,“华为不碰数据是说,不强迫客户数据把给我们,也不用客户数据去变现,同时承诺保护好客户数据。但不是说,客户购买了我们的人工智能处理器服务,还不处理你的数据,我们会帮客户计算处理数据。你的数据在华为云人工智能处理器进行计算,然后算出来结果还是你的,数据还是你的”。

三、不神话自己,不赚投资快钱

华为针对做华为云提出了一个“三”不原则,叫“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在和徐直军的交流中,给我们感受是,华为对这短短一句话的坚持是十分坚决,同时对业务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

比如有媒体问,华为会不会通过收购云基础设施平台(SaaS)和PaaS(平台即服务)来快速扩大规模,徐直军就认为,华为云已经有IaaS,不会去收购IaaS。PaaS分两类,华为云自己做通用型PaaS(即GPaaS),也不会去收购GPaaS。至于领域型PaaS(APaaS),现在APaaS大都是和行业的应用捆绑的,收购APaaS就等于同时自己去做应用了,没有必要。

同样,对待投资也是,这一点同喜欢投资布局的互联网巨头有着极大的差别。无论是华为业务所涉产业链的大小玩家,还是像手机平台的各类应用,华为要投资,机会大把,而且可能比做设备和服务来钱更快,徐直军说,华为是坚决不会做的。不投资供应商、也不投资应用开发商,背后原因一方面,聚焦城墙口子;同时,不改变价值观,不赚投资的快钱,坚持做实业,赚小钱。“换一个角度,不投也有不投的好处,我可以选最好的硬件、最好的供应商,不是说我投了你,就得用你”徐直军说,华为云也要做坚守做一个本分的生意人。

(徐直军在软博会现场演讲)

四、云+智能汽车:已经一只脚踏入

虽然不是核心涉及行业,在智东西的提问下,徐直军也谈到智能汽车和云业务的相关性和发展情况。

首先,云业务和智能汽车肯定会结合起来发展,典型应用,比如对智能驾驶,基于华为云平台做AI训练,再将智能化的算法应用到智能汽车、自动驾驶汽车之上。“但现在还没有真正自动驾驶的车呀,所以得分步骤发展”,徐直军说。

比较典型的案例是,目前华为已经和标致雪铁龙的建立车联网方面的合作,基于华为云向全球提供车联网服务,先完成这一步,让车连起来,对汽车进行主动服务、出行服务。

五、智慧城市是个伪命题?

这是很有意思的话题,一方面从软博会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国内软件企业给政企客户提供的服务,很大程度上是为满足所谓“智慧城市需求”的,但徐直军提出了更犀利的看法,“现在智慧城市的提法有忽悠的成分,啥叫智慧城市,你讲得出来吗?”言下之意,智慧城市可能跟我们所想想的是不一样的,虽然华为也参与到一些组织对智慧城市的标准制定。

他提到很重要的一点,现在我们不算是数字原住民,是规划不出来未来数字原住民的数字城市图景的,只能一步一步走。“能规划出来,那是神仙”,徐直军笑着说。但是可以描述一下未来万物互联智能世界的大致方向,有些事情,概念是概念,干起来时另一回事,华为也曾组织世界上的很多顶尖教授在探讨智慧城市的话题,很难有明确的结论。

六、华为的研发套路:投入大,业务广

智东西曾深度报道过华为的研发体系,目前华为在研发投入上的一个很显著标签是投入大,十年累计近4000亿人民币的投入,居中国企业之首。

徐直军也谈到,别看华为研发投入大,但是业务广,摊开肯定是要有侧重的。在传统通讯业务里,5G肯定是大头;同时在AI、云方面的研发投资也是重点方向。

回到徐直军提出的华为云“黑土地”一说,谁会在这片土地成长为参天大树呢,徐直军举了一些代表性的案例,比如IT众包服务平台解放号,还有用友、猪八戒、拓维、中软国际等在华为云上开发、部署和运营了的SaaS。“至于有没可能成长初像华为这样的参天大树?也是有可能的”徐直军说。

七、结语:华为云能否成为下一个500亿美元生意?

整体看,华为高层目前对华为云业务的发展,是一种“收着”的状态,换句比较官方的话说是,不需要快速扩大规模,扎扎实实把产品做好。徐直军说,华为去年营收近1000亿美元,有它(云业务)没它都没影响,口张大了你也吞不下去。

但这并不表示华为是没有野心的,“未来谁知道呢?谁能想到华为手机业务能做到500亿美元,在世界500强排位都能够很靠前了”徐直军说,当年做手机,华为投入3000人研发,别的厂商投800人,同样也是做两手机。

智东西直接问到,华为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10年的另一个500亿美元?徐直军认为,有机会,但难度也很大。to B业务没这么好做,华为运营商业务做了30年,才做到现在450亿美元的规模。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