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小蛋和“1984”,除了情怀果壳网还要什么?

36kr智能穿戴2014/11/26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36kr 乔治·奥威尔有一本小说《1984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36kr

01

乔治·奥威尔有一本小说《1984》,锤子降价到 1989 为了情怀,雕爷说再减 5 元就才算是真情怀,所以小蛋的定价就成了 1984。小蛋,是一款空气净化器,出自果壳网。第一眼望过去像极了《机器人瓦力》中的“女神机器人”Eva,现在正在京东众筹。好像已经很难有其他的定价,更适合这款产品和曾经启蒙了一代科学青年网的果壳网了。

最近空气净化器市场持续升温,今年三月 360 与 TCL 合作推出售价 1440 元的智能空气净化器,猎豹正式推出了售价 998 元的“豹米空气净化大师”,主打儿童健康的空气净化器“三个爸爸”获得高榕资本 1000 万美元 A 轮融资,各众筹平台上线都上线了空气净化器产品,连汉王也出了一款空气净化器。近期空净新品高密度发布,据说接下来还有一波空气净化器来袭,这其中可能就有 699 元的小米空气净化器。1984 元的小蛋先得能立足,再来谈颠覆。

小蛋的出身还不错,为了它果壳网与趣玩网 CEO 周品联合创立了一个新公司。果壳网的 CEO 姬十三和周品是好朋友,2013 年底空气质量恶化,想到 10 年内国内的空气质量很难改善,二人痛心疾首,于是打算去做一款“科学青年首选”的空气净化器,减轻雾霾的危害。果壳网的口碑让它得到了富士康的生产支持,上周还拿 3% 的股权换得了京东的推广资源。

情怀总是用来讲故事的,故事之外打动用户的就是产品与运营策略了。1984,正是这样一个契合点。1984 元的定价,不算虚高,又没有陷入价格战,拉开了与小米、猎豹空气净化器产品的价格差距,区分出了用户群体中的“科学青年”。

“科技有意思”曾感召了一批中国青年,他们热爱工作也热爱生活,严肃紧张也会活泼卖萌,他们中有潮人科技控、文青器材党,也有玩摇滚的数码达人,他们追求极致、深究内涵。在果壳看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叫“科学青年”。这些人正好是果壳网和趣玩网的受众。

果壳网的科普经验、趣玩网的创意产品销售经验,让小蛋深知传统空气净化器的反人类设计。所以,小蛋做了不少打动“科学青年”的设计。比如,小蛋内置吸尘结构清洁,通过算法可以计算出校滤网容尘程度,自动开启吸尘清洁功能,完全不用用户动手;根据室内空气质量、使用时间、甚至外部环境综合计算,计算滤网的实际寿命。

互联网公司做硬件,一大优势就在于基于云端数据的服务。小蛋会根据用户设置,细分用户群体,通过互联网搜集使用环境和使用习惯数据,在服务器对比分析,不断根据用户需求优化自动净化环境模式。小蛋还会定时监控用户所处的室外环境,对比室内外空气数据,智能提示用户是否开窗。根据净化时间、净化效果以及机身能耗制定的滤网算法,也会基于用户数据不断优化。用小蛋的话说,“这可能市面上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空气净化器了,就一个按钮,你就按一次,以后都不用管它。”

0

虽然这么说,但空气净化器始终都是一个相对标准化的产品,准入门槛低,还有“公模”一说,不少互联网公司都想小试牛刀,从中分一分羹。新生品牌没有时间积累,但还要抢先占领用户心智,营销、渠道资源格外珍贵。

三个爸爸成功众筹的背后是一个让孩子呼吸新鲜空气的有爱故事和分众传媒的广告营销资源;豹米空气净化大师热议借助的是一个年轻人买得起的空气净化器的情怀和猎豹的品牌影响力。出身名门的小蛋在营销资源上也不差,果壳网擅长线上科技传播,能快速放大小蛋的市场影响力;趣玩网线上渠道经营丰富,全网有 120 多家店铺,可以快速完成铺货,支撑初期销售。

0 (1)

曾经的果壳网是一个科技媒体和泛科技社区,想要带着“敲开科学的坚硬外壳,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唤起大众对科技的兴趣。启蒙了那些曾经梦想过成为科学家、工程师的工科生,也感召了那些喜欢《生活大爆炸》、变形金刚和机器猫的文科生。对于不少 80 后、85 后而言,是果壳让不少人认识到科技并不等同于消费类电子产品。上周,果壳刚刚过完四周岁生日。

四年时间,不少互联网初创公司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但与很多科技媒体一样,果壳网也要面临盈利的压力。

果壳在离钱太远的路上走了太久了。

MOOC 社区、知性、研究生都是果壳网的探索之后的结果。这背后的逻辑其实都将果壳长期以来积累的用户资源、口碑资源变现。

姬十三说:“ 接下来,果壳能做的事情还很多,智能硬件没准会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应该说,在果壳,充满各种有趣的可能。”

小蛋科技和小蛋正是这样一种尝试。如果小蛋成功,果壳网的影响力可以实现用户变现,就能复制到其他品类,与不同的合作伙伴孵化出更多的“小蛋科技”。

0 (2)

关于这次尝试,姬十三也特别有话说,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面对刷屏最厉害的科学问题,果壳网做了一款空气净化器》。以下为原文:

终于可以讲这件事了。前前后后憋了一年多,果壳网做了一款空气净化器,名叫“小蛋”,今天开始在京东众筹和预售,一个月以后正式售卖。

讲讲背后的故事。先从星际穿越说起。因为这部电影,最近“科学”成了网红,认识的一些姑娘说话都开始这个范,“昨天晚上跟几个物理博士聊天……”。这场景让我回忆起0809年生活大爆炸开始蹿红时候,媒体来采访我,“你们理科生晚上做的梦,是不是跟普通人不一样?”

有些年轻同事很愤愤,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人们的爱来得凶猛但所有人都知道很快就会过去,该吃冬虫夏草该信星座哪来哪去。我说,别焦虑啊,这只是因为中国人觉得科学就等于数理化。其实,人们一直对科学很关心,只是大部分时候,他们没意识到所关心的问题是科学问题。转基因、食品安全、儿童健康、辐射……人们天天都在谈科学问题啊。

刷屏最厉害的科学问题,当然是空气污染。它不像食品安全问题一直存在,讲多了腻;不像辐射和转基因,无形无色;跟频率低发的地震海啸也不一样。它每个月来几次大的,每次那么汹涌,有形有色,触目惊心,简直就是科学问题中的大姨妈,每次都在提醒上天有些事儿你搞不定。搞不定,骂娘还不行吗?印象中是去年初开始,我不停被朋友和朋友的朋友问到,面对雾霾怎么办?我是一个神经生物学博士,哪懂啊!只能陪大伙骂骂咧咧。

好在果壳周围有许多专家。一开始编辑部想搞篇文章写写雾霾到底是什么成因。找专家问了一圈,人说这问题太复杂了,现在真不能下定论。没人相信,这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研究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2013年,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发表过一篇论文,说北京的PM2.5有6大主要污染源,直接来自尾气的只有4%,一石激起千层浪。后来北京市环保局也公布了数据,把周边地区的影响撇去不谈,本地的污染当中,机动车排放了三成,烧煤烧出了两成,工业生产又两成……大致的来源弄清楚了,可清除雾霾的日程表依然模糊不清。

所以,眼下的雾霾问题,只剩两招,一靠风,二靠空气净化器。

从面对一个老刷屏的科学问题,到发心去做一款空气净化器,从传播科学,到出手解决问题,我们受了两桩事的影响:一个是,“这手表到底是不是你们做的?”众所周知,有家上海的公司不小心和我们重名了,搞得本公司时常要跳出来回答,“我们不做手表,只关心宇宙”。朋友们说你们真做硬件就好了。另一个由头是去年和趣玩网的创始人周品同志因为合作慢慢熟起来。周品是我认识的最喜欢折腾实体产品的家伙,号称玩弄过总价值500万的各种玩意。熟了以后就常一起侃:当科学范儿遇到智能硬件,最合适做什么产品?

这就是小蛋诞生记。

小蛋科技是趣玩网和果壳网在深圳合资成立的智能硬件公司。周品是个对产品体验几近苛求的家伙,曾经为了给孩子做把满意的木剑不惜搞了一个木工房。前后一年,他带着小蛋团队一头扎在深圳,一门心思捣鼓空气净化器的产品实现。这是一群玩硬件的疯子,有一些催泪故事我留着慢慢讲。术业有专攻,果壳网的团队则负责回答“这台机器要让科学青年中意,应该是什么样?” 无他,要够专业、经得起推敲、不蒙混。

最终产品我觉得还挺牛逼的。作为小蛋团队的第一个产品。这不是情怀,是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