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207

硬创先锋周剑:做了6年人形机器人的创业“苦行僧”

四月硬创先锋2015/12/0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11月29日,优必选(UBTECH)旗下的Alpha 2机器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11月29日,优必选(UBTECH)旗下的Alpha 2机器人在登陆美国众筹网站Indiegogo第8天,突破了百万额度,成为该平台的中国明星产品。

12月3日,智东西来到深圳优必选总部,与其创始人兼CEO周剑进行对话,针对其创业历程与产品思路,及品牌线布局进行了解。

项目看点包括:

1. 如何回应外界针对Alpha 1S更像玩具机器人的评价;

2. Alpha 2进行了哪些突破改进,以及明年推出的积木机器人具体看点;

3. 众筹冠军的无人机Zano都破产了,靠众筹吸引眼球的Alpha2是否靠谱。

历程:从影迷到Alpha2的面市  是兴趣到商业化的跨越

实际上,周剑的名字在智能硬件圈产并不陌生,早在2012年Alpha 1S的推出之时,他的卖房卖车的辛酸创业史就被人所知。

2009二次创业,因兴趣选择机器人方向,遭遇硬件技术瓶颈和市场不成熟等难题,先后将工厂、房子、车子等资产变卖投入,主要为攻克伺服舵机难题,终于在2012年底成立品牌并推出首款产品。

在谈到这段经历时,周剑回忆,对于机器人的兴趣起源于动画片《变形金刚》,后来还捣鼓出了一个类似变身汽车人的东西;最初创业时并没有想到能坚持这么多年,在困难到需要变卖家产的时候,我也后悔过,钱都投进去了,骑虎难下。

实际上,造一款家用的服务型机器人并没有那么困难,据智东西接触的项目而言,普通产品周期在一年左右,而至于为何在“伺服电机”的问题上死磕,后文内容给出了答案。

硬件难题攻克后,Alpha 1S产品陆续上市,这是一款内置16组舵机,可实现基本行走、复杂舞蹈动作的人形机器人,用户也可自定义其动作,最初售价约为6000元,在实现量产规模后,现在官网售价为2999元。

DSC01205

据周剑介绍,现阶段Alpha 1S的年出货量约为5-6万台左右,国内、外市场比例约3:7,临近圣诞节,国外的订单还在上涨。国外主要采取Media Mart等卖场的线下渠道,在韩国也使用了独家代理的形式;国内在天猫、京东设有线下官网,明年将入驻国内更多线下店面。

另一方面,Alpha 2的众筹成绩为优必选带来了资本合作,据其透露,在科大讯飞入股成为其战略股东后,新一轮的融资正在商洽中,有望成为该领域的第一支独角兽。

产品:玩具or机器人?究竟想做什么

Alpha 1S虽在产品形态和肢体能力表现不俗,但在人机交互方面却稍显逊色。针对此,周剑回应,Alpha1S在机器人的硬件、软件、控制系统三要素方面均满足,定位于服务型机器人,针对娱乐和教育领域;同时他也表示,一代在功能表现上受到局限。

对于还处众筹阶段的Alpha 2,周剑介绍道,二代内置安卓系统,引入了语音交互、家庭服务、智能家居控制等功能。在语音识别方面,采取与科大讯飞、Nuance等服务商合作的模式。为在Alpha 2上实现更多的功能与交互突破,周剑也在不断地扩充技术团队,据悉,现有软硬件人员约120人,软件技术配比有所增加。

通过与语音技术服务商合作,引入语音识别功能,后端的语义理解与反应机制则基于自主的云平台数据,已成为国内大多数具有语音交互功能机器人的常规模式。但由于汉语的复杂性,采用识别与理解过程分离,造成的多轮对话体验感差也将成为该模式不可回避的瓶颈。

另外,周剑补充,基于安卓平台的开放性,希望在达到一定用户基数后,建立Alpha Store和Voice App,使Alpha 2的操作在一定程度上脱离手机使用。在售价方面,早期版本为499美元(约合人民币3178元)。

DSC01203

周剑透露,明年还将推出类似LEGO Mindstorms的模块块机器人,并将其注册成更易懂的积木机器人名称,通过舵机件、伺机、一定的电连件,用户可自行组装成各种造型,并使用后期编辑加入各种动作。

在价格上,积木机器人约为LEGO六分之一左右,周剑也用意将之打造成用户社区,使其组装方案与动作编辑能够用户共享。

实际上,从Alpha 1S和即将推出的积木积器人而言,更偏向于玩具的产品定位。

落地:众筹成绩振奋人心 但如何避免Zano的悲剧

前不久,Kickstarter众筹冠军英国无人机Zano跳票的新闻成为圈内的热议,同时,类似Jibo等国外众筹机器人在发货时间与数量上也存在拖延问题。

屏幕快照 2015-12-04 下午8.17.46

针对此,周剑表示,相比中国团队,国外众筹团队在产品落地和制造方面具有更大的挑战;借助优必选的自有工厂及伺服舵机生产能力,能在产品的成本控制和量产能力方面提供有力保障。据周剑介绍,深圳石岩的自有工厂现可实现约1万台Alpha 1S的产能;并且信心满满地表示,此次众筹的Alpha2将在明年2月份准时发货。

基础:自主关节单元——伺服舵机

具体而言,舵机伺服系统是指具集成了电路板、无核心电机、减速齿轮、位置检测器等部件的一块伺服模块。

它作为关节活动的重要组件,在传感器得到信号后,经芯片判断转动方向,驱动无核心电机转动,透过减速齿轮,动力传导至摆臂,同时位置检测器传回信号给芯片,判断是否到达指定位置,以执行旋转角度、转速等指令,现阶段该技术以日本与韩国品牌为代表。

据周剑介绍,通过直接购买伺服电机的方式而生产人形机器人,是国外许多同款机器人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以法国公司Aldebaran Robotics推出的约七万人民币的Nao机器人为代表。

而为了将Alpha系列真正实现商业化,也是周剑前期坚持自主研发伺服舵机的重要目标柱。

他认为,只有人形步态机器人才能在人的精神层面上带来亲近感,而对于平板桌面机器人而言,因其技术门槛太低,容易形成同质化。

总结:当创业以营利为目的 极客精神还可能存在吗?

极客精神——热衷于技术与创新,极力创造全新技术与模式,一直以来都被创客们所推崇。在创业初期,不用考虑产品的交货周期,不用兼顾模具的成模效果……商业化的环节都可抛在一边,这也是创业团队最能专注于产品和最具极客精神的阶段。

可一旦步入商业化模式,各种细枝末节的实际落地问题蜂拥而至,创业者们如何保持清醒的判断和立场,在产品和调性上仍然坚持创新不变?

透过优必选,我们看到了一种解法:在遇到关键性的技术问题时,没有回避,也非采取购买他人技术的捷径,而是脚踏实地把短板填满,再上路。

“我们也知道做舵机、做步态、做人形很复杂很费时间,但如果因为遇到技术门槛,就避开这些难题,就想到拿来主义,走同质化的捷径,那还怎么谈创新?”周剑如是说道。

当创客成长为企业,创客精神仍然可以保留,不用大肆宣讲、不必刻意包装,放在产品和技术里,用户可以被感知。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