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_meitu_24

全是日本人的错?美女机器人怎么都瘆得慌

连然人工智能 头条2015/12/1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抛开在刚刚结束的北京机器人展上展示的那些僵硬的所谓“美女机器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抛开在刚刚结束的北京机器人展上展示的那些僵硬的所谓“美女机器人”,我们来看看这些高级的:

Erica

Geminoid F3

你觉得她像不像你的某个朋友?你会不会把她带回家用来服侍自己?

也许,我们更应该抛出的问题是,你害怕吗?实际上,看着这些似人非人的“美女”,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感到瘆的慌?

日本人的杰作

实际上,这些“美女机器人”来自日本,代表着全球仿人机器人领域的最高技术水准。

日本机器人产业极其发达,研发团队也经常热衷于开发真人化的机器人。8月6日,大阪大学和京都大学研究团队就曾推出了一款可以使用人工智能(AI)流畅对话的”美女”机器人——Erica(即开篇的那位身着紫色服装的“美女”),形象设定在 23 岁女性,相貌通过扫描多名人类美女的脸部特征合成,声音与真人发音非常相似。通过眼睛、嘴唇和脖子等 19 处部位的气压活动,Erica还能够惟妙惟肖地表现各种人类表情。

另一款名为Geminoid F(F为女性female的缩写)的“混血美女”是由日本西部大阪大学的机器人设计师石黑浩制作,其外形以20多岁的日俄混血女孩为模板,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皮肤由柔软的硅胶研制,无论外貌还是行为都酷似真人,具有眨眼、微笑、皱眉等65种不同的面部表情,并且可以像真人一样发声、对话和唱歌。

1_meitu_16

Geminoid F配有以空气压力为动力的电动执行器,可以通过视觉系统捕捉人类面部表情并成功复制。

事实上,这类机器人集机、电、材料、计算机、传感器、控制技术等多门学科于一体,但由于目前技术水平所限,在人形模拟上还不能做到百分百的真实。

不过,其真正的问题也许并不单单在技术。我问你,如果仿人机器人真的做到了百分百的真实,你会感觉更好吗?

恐怖谷效应

至少从学术界的观点来看,这种外貌看起来像人但仔细一看又不太像的机器人,其实是最能让人恐惧的,心理学上称之为”恐怖谷(Uncanny Valley)效应”。(以下资料来源:Steven Kotler)

“恐怖谷”是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在20世纪70年代创造的一个术语,用来描述一个奇怪的事实:当机器人变得越来越像人,我们对它们越来越有好感——但这种好感有一个极限,过了这个极限便会跌入“恐怖谷”:当机器人开始接近和真人一模一样,当它们的样子和动作都几乎但又不完全像是真人时,我们便会被勾起一种深刻而强烈的反感。

事实上,这是演化的作用。从生物学角度说,反感是厌恶的一个子集,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之一,也是演化早期防止生物摄入有害食物的需求所催生的副产物。既然是生死攸关,厌恶的功能与其说是一种普通的情感,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恐惧症——一种几乎无法动摇的固有反应。

P.S.看完这些日本美女机器人视频,我瞬间邪恶了。邪恶视频在公众号“智东西”后回复“美女机器人”获得。

2_meitu_19

病理厌恶(Pathogenic Disgust)是指我们遭遇微生物感染时的反应;

道德厌恶(Moral Disgust)源自对社会规则的违背,比如撒谎、欺骗、偷盗、强奸、杀戮;

性厌恶(Sexual Disgust)则源于我们避免与“生物学代价高昂的伴侣”生儿育女的愿望。

而恐怖谷,正是由性厌恶和病理厌恶共同造成的。

为了让我们远离生物学代价高昂的伴侣,脑的模式识别系统具备一套一触即发的机制,能够辨别出生育力低下或者不健康的迹象。而行为几乎像是人类,但又不完全一致,在我们脑中的模式识别系统看来,便意味着不健康。

这正是机器人的问题所在。当脑探测到类人特征——也就是说当我们辨认出“这是自己这个物种的一个成员”时——我们倾向于给予更多注意。但当那些特征综合起来并不完全像人,我们就会把这当作疾病的信号。因此,接近人类但似是而非的机器人,在人类眼中就是个代价高昂的伴侣、一种有毒物质。我们的反应便是深刻的厌恶。

可是为何偏偏会是日本?

Geminoid F1

Geminoid F - fuben

那么,日本人又是为什么会在仿生机器人的路上越走越远呢?

在国土狭小、资源有限的日本,机器人这一巨大的虚拟空间是开采不尽的“富矿”。日本人在探索机器人的过程中,不仅分担给他们人类的工作,还试图赋予它们与自身类同的“生命感”。而在这种 “生命创新科技”的背后,其实隐藏了他们对社会的种种不安。

在日本,人口老龄化、经济不景气等现实社会的巨大压力让很多人感到强烈的危机感,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呈现出亚健康状态,一些人甚至患上“对人恐惧症”。这种恐惧感将本就敏感的日本人逼仄到狭窄的空间,驱使他们寻求机器人并依赖它。

对这些人来说,面对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能提供给自己的感受。由固定程序控制的这种人机关系,恰好能满足这些人渴望交流却又拒绝与人相对的诉求。于是,机器人取代了现实生活中的某些重要角色,彻底“人化”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日本的机器人会越来越趋于真人化。

还有就是日本的人形机器人情结,包括傀儡,这些从日本的电影中就可以看出来。

机器人的未来

这也许是大势所趋——机器人越来越趋于真实,在某些工作上,相比真人,其的确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也许是埋下祸种——机器人越来越趋于真实,机器人代替人类的预言从未休止,人工智能的边界也一直是一个难解的问题。

事实上,如果机器人能再现人类的机能和运动,就表示从机器人工学角度来看,它已经弄清楚了人类。当以日本为代表,越来越多的似人非人的美女机器人亮相时,一方面它们仍然让我们瘆得慌,而另一方面也唤起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机器人和人类的关系将情归何处?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