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_meitu_6

硬创先锋赖俊菘:没有硬件的Nibiru如何做VR的大生意

连然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5/12/15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今年虚拟现实(VR)技术成为智能行业的大热方向,海外市场的O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今年虚拟现实(VR)技术成为智能行业的大热方向,海外市场的Oculus、Magic Leap和三星Gear VR等明星项目汹汹在前,国内也出现了一大票新秀创业者,12月8日智东西深圳VR/AR论坛就聚集了这个领域的很多国内创业者,一个显著特点是,在VR领域的创业方向远不止于做一个VR头盔或盒子那么简单。

本期智东西硬创先锋聊的创业者赖俊菘和其合伙人贾涛在做的事,同样是专注在VR领域,但方向有挺大不同,从与赖俊菘的沟通看,这一环不仅不可或缺,而且潜力不小,会成为VR产业链很重要的一环。

赖俊菘是睿悦信息Nibiru(以下简称Nibiru)创始人,围绕其团队主导开发的Nibiru SDK与我们进行了详细沟通,在智东西办公室,赖俊菘口若悬河地在白板上对其在做的事图文并茂地进行了解读。

1_meitu_1

(从左至右依次是智东西总编张国仁 、睿悦信息CEO赖俊菘、睿悦信息联合创始人、海外事业部副总裁贾涛)

赖俊菘团队所谓的核心在做的事情是通过SDK 体系将VR游戏领域的游戏内容和体感、手柄、音视频等内容以交互方式进行对接,可简单理解为 SDK是VR内容和交互感知的对接中间件,据说已经与近百家VR游戏硬件设备和近千家内容方合作。

团队背景:又一次传统IT公司的创业聚首

睿悦信息CEO赖俊菘曾任职于三星电子中国研发中心、Philips半导体等多家跨国公司,先后任研究员、销售经理、销售总监等职位,拥有移动互联网终端超过10年经验。

那么,有着如此背景的他是出于何种考量选择投身于做交互SDK和VR系统的呢?Nibiru又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它做的是什么事情?智东西在12月14日与Nibiru的两位核心创始人赖俊菘、贾涛就Nibiru的发展历程及其核心的交互SDK和 VR系统进行了深入了解和探讨。下面来看赖俊菘的创业故事:

赖俊菘在白板上写出了这样的VR产业架构:内容、交互、设备与显示共同构成了VR 。而交互技术在VR (虚拟现实)中的人机交互远远超出了键盘和鼠标的传统模式,需要利用数字头盔、数字手套等复杂的传感器设备,同时三维交互技术与语音识别、语音输入技术等成为重要的人机交互手段。而Nibiru的核心就在于其交互体系与内容的对接。

据悉Nibiru于2013年1月在南京成立,4月完成数百万青松基金天使投资,11月和三大运营商以及阿里建立战略合作,2014年3月完成A轮数千万元东方富海投资,后期从最初的游戏发行和运营转向致力于提供交互技术和软硬件产品方案、特效音视频技术等一站式系统服务。

智东西了解到到Nibiru CEO赖俊菘、贾涛都有着硬件平台的工作背景,赖俊菘曾任职于三星、Philips等多家跨国公司,并成功做到销售总监的职位,于13年3月辞职,在年底开始关注VR。公司其他核心团队来自半导体芯片及智能终端背景的三星、Philips半导体、 Ericsson等企业,有着丰富的技术储备、深厚的硬件相关背景和上下游资源整合经验。这也为Nibiru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团队规模上,赖俊菘提到现在有接近100人,其中研发人员就有60到70个,这是因为ROM对研发人员的需求量很大。赖俊菘以技术为大,很重视研发,表态研发人员的比例最少也要占到百分之六十。

创业出发点:VR SDK的空间在哪里?

那么,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选择了做Nibiru交互SDK和Nibiru VR系统呢?

图片2_meitu_4

对此,赖俊菘解释到一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离钱比较远,二是因为这不是一个纯靠走流量就可以的事情,而是涉及到了生态链,需要软硬件等的统筹规划,再一个原因就是做这个需要大量的时间投入。

与国内的生态圈思维不同,国外的开发商更多的是产品思维,所以他们就没有来做这件事情,这对Nibiru来说也就意味着市场与商机。

商业模式:Nibiru的SDK谁在用?

不过Nibiru在盈利上并不是通过SDK体系来赚钱,SDK体系是免费的,他们是通过外包SDK体系抓到大量的资源,然后靠ROM授权(一体机)的游戏分成等来赚钱。今年的ROM授权比去年翻了番,相应的营收也水涨船高。

智东西疑问于内容制造商与设备商为何不直接对接而是要借助于Nibiru的SDK体系,赖俊菘回答到不同的设备商有着各自的手势识别,这不利于推广和量产。内容制造商将内容Nibiru的SDK匹配,包入其SDK体系的话,就可以抓到大量的资源,在此基础上与设备商相连接就会比直接联系成效提高许多。即Nibiru提供交互体系和需求对接。

与一般的认识不同的是,在合作了上千家游戏公司和上百家硬件公司后,赖俊菘反而觉得内容方才是核心,而非硬件方。抓住了内容,再将其包入SDK体系的话,硬件设备其实没有很难找。

核心:Nibiru交互SDK和Nibiru VR系统

图片1_meitu_3

Nibiru目前拥有的核心产品是Nibiru交互SDK和Nibiru VR系统。

Nibiru SDK体系是通过交互SDK、VR SDK(图形图像SDK、音频SDK)等核心技术建立起一个贯穿软件、硬件、外设、游艺设备的上下游生态体系。 Nibiru交互SDK可以将应用等内容快速接入到各类外设发布到手机/虚拟现实显示设备等多终端,给开发者提供从服务器到终端甚至底层芯片级的整套交互系统服务。

Nibiru VR 系统则是以VR一体机ROM和智能手机VR系统作为产品切入点,集成了VR交互、VR显示、VR音频、VR支付等SDK功能,并与芯片公司合作从GPU/CPU底层进行技术突破,用以打造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系统,便于开发者开发的VR应用更好的在移动系统上运行。

市场空间:海外和国内市场区别定位

其实回头看Nibiru的方向是没有变过的,只是在侧重上做了调整,之前侧重做手游的软硬件,然后从去年开始转向注重手持VR设备的交互。

负责海外市场的贾涛和智东西透露到Nibiru的硬件合作伙伴特斯拉正在做穿戴式设备,主要是通过 sensor压力反馈设备来提供身体动作的反馈 ,实现基于图像扫描全身得到相关信息的目的。

Nibiru明年还将和 Arm合作建立全球实验室,并负责负责LeapMotion移动端的SDK。而谷歌则将Nibiru看作是内容提供商,让 Nibiru去完善他们的生态系统。

市场风云不定 未来去向何处?

在对Nibiru的规划上,赖俊菘称将会在SDK体系上投入最大的精力,VR则是一个刚需的交互应用,不会将精力重点放在这里。

Nibiru明年的核心关键字将是资本化和全球化,会更加注重海外市场,和大公司合作,国内的话会更倾向于商务方面的合作与互相支持。

智东西问到赖俊菘是如何看待VR领域的火热现状,他坦言现在VR的发展还处于早期,虽然有着不错的投资,不过随着资本热潮的冷静,明年应该会有不少公司消失出大众视线,比如天猫魔盒的前车之鉴。现在,VR的硬件还没真正做起来,所以自己拿到融资以后会更理智地做事和更冷静地看待市场。

在未来,交互将成为移动端的核心,VR将成为更为普遍的娱乐方式,不过VR毕竟是新兴领域,相关设备设施并不完善,存在有许多隐患,并且相关法律也并不健全。所以,交互方式将如何提升与改进,内容商与设备商如何更方便地结合以将产品推向市场,吸引消费,Nibiru又是否会沿自己走出的这条路成为VR领域的一个关键连接者?值得关注。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