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占领你的全身之后 2016年将成为可穿戴“消失之年”?

海中天智能穿戴2015/12/2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译 | 海中天 细细思考就会发现“可穿戴”是一个愚蠢的术语。 如果我们说谷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 海中天

细细思考就会发现“可穿戴”是一个愚蠢的术语。

如果我们说谷歌眼镜、Apple Watch、或者一双运动跟踪袜就是可穿戴产品,那么特斯拉Model S、iPhone、微软Surface Hub是否也能算作PC,因为它们也有屏幕和浏览器?如果可穿戴就是你可以穿可以戴的东西,VR头盔是不是也应该是可穿戴产品?如果你将手机套在腰带上,它是不是也成了可穿戴产品?这么多年来,穿戴、拥有、触摸的东西以某种方式互联,我们却没有适合的术语形容它们,现在我们已经不再需要这样一个术语了。

2
过去的一年,几乎每一个行业的企业都在证明“可穿戴”不是一个新产品类,它是所有一切。拉夫•劳伦的PoloTech T恤,Apple Watch,泰格豪雅的Android Wear智能手表……所有这些都不是全新发明,它们只是进化而来的产品,它们将技术植入了一切之中。

尽管可穿戴正在征服世界,但它同时又在消失。IDC发现,2015年三季度可穿戴设备出货几乎是2014年同期的3倍,主要是因为健身追踪器和智能手表成为流行礼品,下个季度它们的出货还会增长,未来几年会增长2倍。

现在,可穿戴产品的销量被一些科技企业把持:Fitbit、苹果、摩托罗拉、小米、三星等。细分市场也会持续增长。所有这些科技公司在过去几年创造了更好的腕上小产品,它们的确越来越好,但仍然很“科技”。下一步,科技将会消失在衣服缝中。你会看见可穿戴,你同时又看不见它。你会看到高科技珠宝,一些企业会尝试开发没有屏幕的设备,还有一些产品会精简到只剩下一块闪烁的LED屏幕。要感谢英特尔带来的Curie平台,因为它很小,设计师可以将它植入到各种设备,让我们很难注意。现在要将健身追踪器、蓝牙植入到任何东西都不难。
3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合伙人Rick Yang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2016年将是“可穿戴消失之年”。健身追踪器和时尚公司会将传感器和追踪器整合到产品,让大多数人不再注意到它的存在。从Withings Activite到Fossil Q line,设计师正在将很酷的功能整合到产品中,即使这些产品能告诉你昨晚睡得如何,你也不愿意穿戴它们。

我们至今所看见的可穿戴产品仍然处在第一阶段。首先,它们看起来很科技化,如谷歌眼镜、Apple Watch、Fitbit,它们的外观越来越漂亮,但看起来仍然是个小物件。下一步,它们会变得更美观,真正重要的可穿戴企业是那些已经让用户穿戴自己产品的企业,如Fossil和Swarovski。2015年是时尚化技术向技术化时尚过度的年份。到了第三阶段,技术将成为一切的一部分。谷歌Project Jacquard就是一个好例子。设计师将触摸传感器编到纱线中,它还是技术吗?它可能是纱线的进化,是纱线2.0。你的鞋子也会有传感器,你的衬衫会记录心跳,你的袜子会告诉你它得洗洗了。

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你会在手臂上刺上电子纹身,植入RFID芯片,它可以为你做许多事。但在此之前,当此之时,在2015年我们听到一个消息:最激动人心的可穿戴产品看起来不会像电脑,它们不会像任何东西,低下头,看看你穿着什么,那就是可穿戴的未来。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