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894 2

体验效果胜过Hololens?亲探国内这家多功能AR眼镜公司

四月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6/06/02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随着Hololens开发者版的陆续发货,一波体验文的朋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随着Hololens开发者版的陆续发货,一波体验文的朋友圈分享再次掀起了大家对于AR技术与硬件的热情。相比厚重的VR头盔,AR眼镜在形态与设计上显得更加轻巧和酷炫;在应用层面,AR眼镜的商机则更偏向目标明确的to b领域。

上周,大家讨论Hololens的深度体验时,智东西与国内一家同行者进行了交流,他们的产品计划下月底上市。智东西与其相识,是在四月的上海CES Asia,同时也是他们的产品首秀——一款定位于增强现实的眼镜(双目成像),同时兼具MR/3D等功能。

影创科技是一家上海公司,上周五恰逢其联合创始人兼COO胡金鑫来京出差。胡金鑫的此次北京之行主要与微软谈及合作事项,事后来到智东西,与我们聊了聊产品、项目和团队,主要看点包括:

1、对标微软Hololens,自家产品的优劣势分析;
2、AR眼镜的国内实际应用场景与试点探索;
3、游戏背景转作AR硬件的个中滋味;
4、团队核心优势与产品壁垒。

一、多功能AR眼镜有何特别之处?

DSC04872 2

影创 Air 眼镜,在形态方面仍沿用了Google Glass设计,直镜腿,普通眼镜佩戴方式;这一点让其与市面上的AR“概念眼镜”相比少了些辨识度。此外,Air采用分体式设计,将通常设置在侧面的操作键移植到触控遥控板上,主电路板仍设置在镜脚两侧,采用64位高通处理器。

采访现场,胡金鑫为我们展示了Air眼镜基于安卓的主操控界面,通过遥控器的按键与触控面板进行功能切换,包括视频、浏览等普通程序应用、3D视频播放、AR/MR成像等功能。VR功能界面由于未导入相应内容,现场并未体验,陀螺仪感应器设置在遥控面板。

就工程机的体验感受,其屏显的亮度和色彩还原度让人印象深刻,分辨率为1024*768。据胡金鑫介绍,微软工作人员称其操控界面的显示效果甚至胜过Hololens。Air给出的官方FOV(视场角)为34度,投像效果近似于4米远处的70寸屏大小,这两项指标也高于Hololens效果。AR体验通过卡片触发,MR功能通过内部调用展示。

据介绍,本次体验的产品为年初一月份开模的工程样机,在佩戴方式与人体工学设计方面已经进行改善,计划在本月底正式投入量产,定价在4000至5000元范围内,前期主要针对行业用户。

众所周知,电子类显像眼镜在设计时最棘手的问题便是如何平衡其性能与功耗。提高性能,可保证流畅运行大型视频应用,但会导致发热;发热过量,人体头部与太阳穴将明显感觉不适,同时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对此,智东西也与胡金鑫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

疑问一:为什么没有将镜架上的处理器集成在遥控器内?

胡:影创Air采用分体式设计,是出于减轻镜身重量、降低发热量的考虑。我们看到一些VR头显的分体式设计,以及‎Epson Moverio系列AR眼镜,都采用了将处理电路部分(PCB)移植到了遥控器上,但这并不适用于搭载图像识别技术的AR眼镜。

原因在于,AR眼镜是通过眼镜上的摄像头去识别周围的环境和物体,如果将其采集到的数据信息通过有线的方式传输到外部的PCB主板,那么视频信号会巨大衰减。

疑问二:量产的工程样机在工业设计方面进行了哪些改进?

胡:主要从佩戴的舒适性与散热处理两方面进行优化,包括:

1)将鼻托、镜脚改为可调节设计,同时设置大、中/小号的瞳距、不同度数的镜片等,以匹配更多的用户需求;

2)在PCB部分,加入硅胶、铜片、到热膜等散热材料,进一步降低镜身的发热量。

胡强调,现阶段产品的功耗主要集中在摄像头运行,散热也仅针对镜身外部,用户皮肤接触部分不会感到明显热量。

二、是概念产品还是刚需应用?

DSC04884

无论是近乎夭折的Google Glass,还是用于酷炫展示的Hololens,AR眼镜要落地到商业应用似乎为时尚早。但另一方面,对于创业团队,长时间停留于概念产品,等待市场爆发并非明智之举。

通过与胡金鑫的进一步交流,我们发现这款看上去只能Demo演示的产品,在行业应用领域已经收到了不少橄榄枝。具体而言,包括以下方面:

1)教育领域,北京的数所高校已经计划将其带进电教室,作为教学演示配套产品;

2)物流/仓储领域,员工通过佩戴眼镜完成扫码、信息接收与储存等工作,信息呈现在眼前;

3)维修领域,员工现场作业配合高级工程师远程指导,通过眼镜上方的摄像头将第一现场图像传送到后台,工程师通过标记或指示语指导员工作业。同时可加深维修教学理解,缩短周期。

胡金鑫补充,相比电脑后台直接出具方案,人工通过AR眼镜远程指导的模式具备更高的可信度与准确性。

通过分析以上实操行业与领域,可以看出AR眼镜的属性更偏向工具化,现阶段主要作为信息处理和沟通元件,其中的交互功能并不成熟。据介绍,其中二、三项应用已进入试点阶段。

三、成立近两年 产品一波三折

DSC04881

谈起团队背景与产品历程,从2014年下半年成立直至2016年才推出产品,影创背后经历了几番调整。

据介绍,主创人孙立与胡金鑫原为大学同学,同修信息对抗学;大学期间,两人就合作制作过一些社交网站与网络游戏,孙立毕业后进入五分钟游戏公司(开心农场创始团队)担任CTO,后独立创办游戏公司并成功出售;胡金鑫进入到中国移动工作。2013年末,两人便开始计划着离职创业。

受到Google Glass的影响,两人创业之初本打算以开发者身份,做一款基于移动眼镜的交互系统,系统与UI设计随后也相应就位。但随着谷歌项目放缓、市场反馈平淡,移动系统平台的计划只好搁置。“既然眼镜平台因为硬件做不成了,那我们不如自己把硬件也做了吧”,2015年四月份左右,公司从软件转型为硬件厂商定位。

同年十月份,第一代眼镜产品出炉,与联想眼镜采用同套芯片方案,同时将CPU、主板、电池、陀螺仪等集成在遥控器,与眼镜本体分离。但产品遇到了发热量过大、摄像头数据传输受损(最高只能做到500万像素30帧)等问题。这批方案设计还未试产,在内部就遭到了枪毙。“主芯片内部架构老旧达不到性能要求,只好全部推翻”,胡金鑫说道。

首批产品的推翻重做,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项目硬件进度;但软件层面的前期优势发挥了不小推动作用,前期基于AR眼镜的系统平台改进后可直接应用。通过对光学模组、外观设计等方面的三套模具改进,在今年一月公司推出了首批可体验的成品。量产方面,据介绍,影创将优先考虑老牌代工厂。

此外,据胡金鑫透露,虽然初创企业在与富士康合作都会面临大订单量的门槛(一般以十万件起),但那仅是深圳富士康的惯例。在苏州昆山富士康分部,与初创企业的合作态度十分开放。

公司现有团队约25人,主要为研发人员。在吸纳人才方面,影创偏向“资历重于学历”,其中硬件总监来自锐嘉科ODM厂,曾参与过外星人电脑、酷派手机等多个项目;光学设计及供应链负责人为原罗切斯特光学部负责,曾参与过飞行员头戴显示项目。胡金鑫透露,影创近期计划吸纳部分海外著名项目人才,不禁让人联想到关于Magic Leap内部员工离职的热论;在内容制作方面,除采取合作模式,还将引进部分曾合作过的游戏公司人员。

五、核心竞争力在哪?

0

采访尾声,让我们一同回顾下影创,这家初创公司在偏向技术竞争的AR领域具备哪些特征。胡金鑫为我们进行了以下梳理:

1)在硬件层面,包括独有的光学设计与电路设计。

2)在算法层面,包括后期将引入的五种手势识别、在测试阶段的肌电控制等。

据介绍,影创的光学模组采用自主设计,集成并封装有微显示芯片、光源系统与光学引擎、图像驱动控制电路。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为其产品更为优秀的显像效果提供保证。“这批眼镜量产的光学镜片为9mm方案,同时我们还会推出一款7mm的产品作为迭代”,胡金鑫说道,更薄的光学镜片意味着内部耦合了更多的反射面,由于反射面贴合完全由人工操作,所以产品的良率很低。

此外,Air眼镜采用了CPU与图像处理芯片、视频处理芯片的分离式设计,分别置于镜架两侧。“一颗CPU输出不同的成像内容给到两块镜片以形成3D立体的画面,这样的算法是我们独有的”,胡金鑫表示,虽然Oculus等VR厂商也可做到双屏异步,但那是基于PC的Intel显示方案;而基于高通的芯片方案并不能直接达到该效果。“影创的做法是,在CPU输出图像到屏幕时,新增了一颗独有的视频信号处理芯片”。

公司于2015年底获得Pre-A轮数千万融资,由朗玛峰创投领投。天使投资方为知初资本。对于媒体报道的5月A轮千万融资消息,胡金鑫想借此机会澄清,实为2015年底Pre-A轮重复消息。公司现阶段正为大规模量产而积极筹备A轮融资,

DSC04893

结语

无论是虚拟现实,还是增强现实,亦或是混合现实,其作为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的主力军位置已毋庸置疑。未来,或许更多的应用场景还在于各项技术的打通与协同,而不是单支独秀,在酷炫的光影成像与交汇间,现在的生活与关注也被赋予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不夸张地说,Hololens和Epson Moverio在该领域的早期阶段树立了几乎完美的体验标准,但在科技与创新面前,用于打破和挑战常规才是不变的真理。虽然市面上主打“AR眼镜”概念的产品层出不穷,但双目方案、3D影像、VR/MR/AR集成等创新性细节仍让影创科技略显“独树一帜”:

1、在技术层面,集成多项功能并落实到产品层面较明显地展示出团队的技术储备和优势;

2、谈及应用场景,多项试点的推进让其商业模式不再模糊和遥远,行业应用仍是现阶段AR技术的重要突破口;

3、具体到产品体验和印象,亮度、色彩还原度、FOV等光学指标让人眼前一亮,但在佩戴方式与人体工学设计上仍有待完善,与功能配套的多元交互空白让人遗憾;

总体而言,依靠技术驱动仍是现阶段科技公司的最核心生产力,这一理念越来越广泛地被国内公司落实到基础层面;另一方面,更完善的供应链资源和量产能力也将为国内初创企业赢得更多时机。下次当我们再谈及微软Hololens、Magic Leap的“特效视频”时,除了望洋兴叹,或许还可以做点什么。

智东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