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解码佩奇的飞行汽车项目:设立两家公司,相距800米彼此竞争

海中天车东西2016/06/10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三年前,硅谷曾经追捧过Zee.Aero,它是一家创业公司。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三年前,硅谷曾经追捧过Zee.Aero,它是一家创业公司。Zee.Aero的办公地点靠近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谷歌总部,有点奇怪,因为这片地方被谷歌严格控制。随后有记者从专利文件中发现,Zee.Aero正在开发小型全电动飞机,它可以垂直起降,简单来讲,它就是一辆飞行汽车。

于是乎,新闻媒体发布一连串的报道,而Zee.Aero唯一愿意说的就是公司并不属于谷歌,也不属于其它任何科技企业。后来Zee.Aero干脆不再回答媒体的追问。员工们说,公司给他们发了钱包大小的指令卡,上面会告诉员工如何避开记者的问题。此后,唯一的消息来自于业余飞行员,他们无意中拍到了一批图片,证实一架外观奇怪的飞机在机场附近起飞。

事实证明,Zee.Aero并不属于谷歌,也不属于母公司Alphabet,它的主人是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据10位了解公司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从2010年Zee.Aero成立以来,佩奇以个人名义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他要求自己参与的事向公众保密。事实上,佩奇希望能成为个人航空旅行的先驱,Zee.Aero只是他庞大计划的一部分。和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亚马逊CEO)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特斯拉与SpaceX CEO)一样,佩奇也用自己掌握的巨额财富构建未来——小时候曾经梦想的未来。

488x-1

Zee.Aero是什么?

Zee.Aero总部位于加州山景城2700 Broderick Way,占地3万平方英尺,它是一幢两层高的白色大楼,块状设计,并不漂亮,给人一种工业感。最开始时,佩奇要求Zee.Aero员工只能呆在第一层,第二层楼可以用来藏身,里面有卧室、浴室、价格不菲的油画,还有攀登练习墙,一个SpaceX火箭引擎——火箭是马斯克的礼物。

为了保密,Zee.Aero员工提到佩奇时不会用真名,而是管他叫“GUS”,它是“guy upstairs(楼上的家伙)”的缩写。很快,Zee.Aero第一层空间不够用,需要将第二层腾出来,当“GUS”的油画、运动器材、火箭引擎被拖走时,工程师目瞪口呆。

现在Zee.Aero有员工将近150名,它的运营已经延伸到Hollister机场的飞机库,离山景城开车大约需要70分钟,在那里,两架原型飞机正在接受常规飞行测试。

Zee.Aero还在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ARC)办公区建立了一个制造厂,艾姆斯研究中心刚好位于山景城的边缘。两位消息人士称,佩奇向Zee.Aero投入的资金超过1亿美元,以后还会继续投资。

488x-13

飞行汽车一直在前进

去年,佩奇支持的第二家飞行汽车创业公司Kitty Hawk开始投入运营,它的注册总部是一幢两层办公楼,离Zee.Aero办公室只有半英里远。Kitty Hawk员工与Zee.Aero团队保持独立,他们设计同样的产品,彼此竞争。根据2015年提交的商业资料显示,Kitty Hawk总裁是塞巴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他是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发起者,还是谷歌X研发部门的创始人。佩奇和谷歌不愿意谈论Zee.Aero或者Kitty Hawk,特龙也保持缄默。

飞行汽车有点可笑。几十年来,独狼一样的发明家一直在尝试开发飞行汽车,但尝试均以失败告终,最后的下场是投资者失望,银行帐户耗空。虽然失败者堆积如山,人们的热情却半点也没有消退。

更好的材料出现了,自动导航系统诞生了,其它一些技术也出现了突破,越来越多的人——他们聪明、富有、认真——相信,在未来几年里,我们将会拥有一辆可以自动飞行的汽车,它能够垂直起降。即使不是这样,至少也应该是一辆小型电动通勤飞机,基本上不需要人来操作。

全球已经有十几家公司在开发原型产品,既有创业公司,也有大型航空制造商。走在最前沿的似乎是佩奇悄悄支持的公司。“在过去5年里,底层技术出现了惊人的进步。”为NASA设计先进航空器的航空工程师马克•摩尔(Mark Moore)称,“未来5年至10年将会出现一些惊人的产品。”

488x-111
名叫Paul Moller的人

北加利弗尼亚对飞行汽车特别痴迷。1927年,一位名叫亚历山大•威格尔(Alexander Weygers)的工程师首次提出了飞碟设计,它可以在屋顶之间飞行。

1945年,威格尔申请了一项专利,描述了所谓的“discopter”,它是一台可以垂直起降的机器,配有一个房间,可以让乘客行走、做饭做菜、睡觉。威格尔描述称,较小的飞行器可以在旧金山市区的大楼上停靠。没有任何“discopter”制造出来,虽然有人相信美国军方可能开发了原型产品,因为他们曾经拜访过威格尔位于加州Carmel Valley的住处。

到目前为止,最著名的飞行汽车爱好者应该是保罗•穆勒(Paul Moller),他已经79岁,是加州大学的退休教授。5年前,当他还在教机械、航空工程课程时,曾经开发过一个航空器:你可以将航空器停在车库,开几个街区,来到一段小跑道,然后就可以升空了。

1966年,穆勒测试了自己的原型飞行汽车XM-2。XM-2外观有点像飞碟,中间安放了一个座位,用塑料泡沫保护。飞行器飞离地面4英尺,几名研究生用绳索拉住飞行器。穆勒称:“我们有些担心,怕机器失控会造成伤亡事件。”

1989年,穆勒开发的M200X可以飞离地面50英尺,然后是M150 Skycar、M400 Skycar、100LS、200LS、Neuera 200和Firefly,它们的构想基本一样,只是形态不同。2000年1月,穆勒在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PARC)发表演讲,谈论飞行汽车。后来,一名20多岁的工程师跳了出来,他说自己对穆勒的概念感兴趣,但是他怀疑街道个人航空器在技术是否可行,那时候,穆勒还不认识拉里•佩奇(Larry Page)

穆勒没有放弃,他继续尝试,为了开发自己的设计,他投入了1亿多美元,2009年宣布破产。

55

电动飞机

就在这一年,NASA研究人员摩尔(Moore)发表一篇论文,描述了名叫“Puffin”的概念飞机。摩尔的构想更大胆:用电动引擎驱动。电动引擎更安全,移动组件比内燃机引擎或者涡轮引擎少得多。

“使用电动引擎推动,事情简单很多,成本大幅降低,安全性也会大大提高。”摩尔称,“正因如此,瞄准该领域的企业并不疯狂。”摩尔认为,马斯克的特斯拉及其它汽车制造商拥有先进技术,可以做到。他还说:“电动机主要用在工业设施中,这些设施是静止的,没有人太过担心它的重量。只有当汽车产业开始对电动机感兴趣时,它才会变得更轻。”

汽车制造商也向其它领域投资,这些投资有助于开发小型电动飞机、特殊电池、控制性半导体。在公路上,自动驾驶系统可能还要10年时间才能变成主流,但在天空中自动驾驶已经足够好了。摩尔称:“汽车公司想让汽车自动驾驶,与之相比,让航空器自动飞行要容易得多。”

Joby Aviation的贝维尔特

2009年,一个工程师小团队在硅谷开会,讨论向电动飞机项目投资的事。乔伊本•贝维尔特(JoeBen Bevirt)正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名机械工程师,也是一名企业家,曾在穆勒手下学习。

还有伊兰•克鲁(Ilan Kroo),他是斯坦福大学航空航天教授。佩奇也在其中。最开始时似乎大家能团队在一起,结果不尽人意,克鲁和佩奇另立门户,成立了Zee.Aero。贝维尔特自己成立了Joby Aviation公司,他希望能打败Zee.Aero,证明自己与穆勒的努力并非徒劳。

在加州圣克鲁兹(Santa Cruz)附近,贝维尔特有一片土地,占地500英亩。在这里,贝维尔特建了许多车间和房子,安置了35名员工。

小时候,贝维尔特的家紧靠一个没有电的社区,他的母亲在那里担任助产师,父亲给别人盖房子。少年时代,贝维尔特提着工具箱在建筑工地自学,他还很喜欢阅读。小学时,他无意中读到经典科幻小说《The Forever Formula(永恒的公式)》,决定要开发类似个人飞行器的东西。在小说中,主人公有一个个人飞行器,贝维尔特还劝说朋友来帮忙。据贝维尔特透露:“我们开发了许多原型产品,但它们全都撞毁或者或者起火了。”

飞行汽车的梦想一直潜藏在贝维尔特的内心。1991年,他进入了加州大学Davis分校学习机械工程。没多久,他开始为穆勒工作,开发了一个又一个原型产品。最终贝维尔特得出一个结论:除非电池和发动机技术得到改进,否则他们的梦想无法实现。他认为自己还要再等20年。贝维尔特称:“Paul(指保罗•穆勒)花了30年时间来开发,他超前于自己的时代50年。”

后来,贝维尔特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工程学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毕业之后,他从事生物科技工作,成为了Velocity11的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开发可以给DNA排序的机器人。后来他又创办了公司Joby(用小时的绰号来命名),这家公司销售相机组件,比如软塑料三角架。正是因为Joby,贝维尔特成了百万富翁。2008年他创办了Joby Energy,主要生产飞机风力涡轮机,后来公司被谷歌收购。20年快要过去了,2009年,贝维尔特掏出一部分钱,买了500英亩土地,创办了Joby Aviation。

66

Pinterest联合创始人加入

Joby Aviation总部简直就是工程师的天堂。核心建筑是一幢木制楼房,20多名员工挤在几张桌子前,敲打着电脑。如果将密密麻麻的黑色显示器抛开不看,整个办公区看起来更像谷仓。

飞机原型机悬挂在天花板上,还有一根爬绳让员工锻炼身体。在开放餐厅的角落里摆了一张红木餐桌,厨师从附近的菜园里摘菜做饭,一天三餐。马来西亚咖哩粉散播在整个房间,头顶的音箱发出悠扬的琴声。

山下100码远的地方有一些建筑,飞机原型机的制造在那里进行。当中有一幢大楼是通风仓库,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烤炉,它可不是用来制作披萨的。公司用烤炉处理飞机碳纤维机身,看起来像是圆拱屋。

去年之前,贝维尔特一直用自己的资金发展Joby Aviation,后来Pinterest联合创始人保罗•斯艾拉(Paul Sciarra)也投入资金。斯艾拉在新泽西长大,自学编程,凭借Pinterest大获成功,他正在找一些新鲜的事情干。斯艾拉认为,电动发动机和电池的应用范围会超汽车产业。他说:“目标是开发一款产品,影响许多人的生活。不是提供给业余飞行员和富人,而是面向所有人。”

今年晚些时候,斯艾拉和贝维尔特希望可以让原型机试飞——真人大小的原型机。他们不愿意透露细节,只是暗示充电一次可以让一个4人家庭飞行大约100英里。

新交通工具看起来像是飞机-直升飞机的混合体,它配有螺旋桨,在机翼和机尾上安装了8个螺旋桨。在起飞和降落时,螺旋桨是水平的,像直升飞机一样,升空之后,螺旋桨会改变方向,推动飞机前进。Joby Aviation开发了小型原型机,为飞机机身、机翼、螺旋桨制造了许多模型,通过周边的制造工厂制造。贝维尔特和斯艾拉认为,他们的飞行汽车可以停在车库内、屋顶上和公路旁。他们想提供类似Uber的飞行服务,当你需要时可以召唤飞机。

Joby飞行器和其它公司开发的产品看起来差不多。5月,德国公司E-volo开发的Volocopter进行了载人飞行,它是一个可以坐2个人的飞行器,安装了18个螺旋桨。还有一些创业公司也在开发飞行汽车,比如AeroMobil、Lilium Aviation和Terrafugia。据知情人士透露,就连空客硅谷实验室也开发了2座原型产品。

77

Zee.Aero在干什么?

2013年,红牛在加州长滩举行了Flugtag竞赛。Flugtag会在电视上播出,爱好者自制飞行器,从船坞上起飞,看看到底能飞多远。竞赛的重点在于娱乐,而不是飞行可以持续多久,奇妙的装置会直接钻入水中,让观众开怀大笑。

在大赛中,一个名叫Chicken Whisperers的团队让大家吃了一惊。表演者全身穿着小鸡一样的装备,团队推动滑翔员前进,离开船坞,表演者冲至258英尺的天空,破了记录,之前的最高记录是229英尺。像鸡一样的表演者在空中舞蹈,发出咯咯的声音,还在水中游泳。事实上,他们都是Zee.Aero的员工,他们乔装打扮,测试了一些设计。

成立6年来,Zee.Aero招募了最优秀的航空设计师、软件工程师、发动机和电池专家。他们来自SpaceX、NASA、波音等公司,追求同一个目标,Zee.Aero在自己的网站上简要阐述了这一目标:“我们要改变个人飞行。”

最开始时,Zee.Aero由斯坦福航空航天教授克鲁领导。他为Zee.Aero编写了公司的第一项专利——第9242738号专利,该专利展示了一款飞行器设计,飞行器只有1个座位,样子奇怪,机身狭长。在座舱后面,水平螺旋桨排在飞机机身的两侧,负责飞机的垂直起降。在尾部还有一个机翼,上面有两个螺旋桨,用来增加向前的推力。

Zee.Aero花了几年时间才开发出类似的设计。记者和爱好者拍到一些飞行器的图片,它是小号版飞行器,用电脑控制,停放在2700 Broderick Way的停车场。原型设备不够大,无法载人。

据Zee.Aero的三位前员工透露,后来公司发现这种设计可能并不是最好的。对于开发的进展速度佩奇并不是很满意。2015年,克鲁回到斯坦福全职教书,同时继续担任Zee.Aero的顾问,头衔是“首席科学家”,原来的首席工程师埃里克•艾里森(Zee.Aero )成为了CEO。在艾里森的领导下,公司寻找更简洁、外观更传统的设计,现在它已经开始在Hollister Municipal机场变成现实。

488x-1
机场测试

Hollister是一个小城市,人口大约3.5万,依偎在农场之间,里面种植着大蒜和洋蓟。在业余飞行员眼中,Hollister的机场很有名,因为那里的风力条件很好,商务飞机不多。Hollister一个飞行学院,一家跳伞企业,还有一些破旧的大楼。破损程度最低的建筑是Building 19,它已经被十几名Zee.Aero员工霸占。

只要是工作日,上午8点至下午5点机场都向企业开放,没有人的时候Zee.Aero员工经常会去试飞。最近几个月,机场工作人员看到了两架Zee.Aero飞机。两架飞机的机身都很窄,配有球型驾驶舱,可以坐一个人,后面安装了一个机翼。用行话来说,Zee.Aero开发的是推进式飞机,它在后部安装了两个螺旋桨。一架原型机看起来像是小型传统飞机,还有一架在主机身两侧配有安置点,上面可以装备更小的螺旋桨,每边三个。

机场的人没有听到有人提过佩奇的名字,但是他们很久之前就已经得出结论:Zee.Aero的主人肯定超级有钱。Zee.Aero员工的午餐极好,有时是Armadillo Willy(当地的连锁机构)提供的烤肉,价值900美元。最近,公司又购买了价值100万美元的直升机,在飞机旁边飞行,收集数据。

对于佩奇而言,项目是非常私人的。佩奇曾经与马斯克在晚上聚会,思考能用什么方式从根本上改变交通。马斯克想开发高端电动垂直升降喷气式飞机,佩奇想开发低端产品。几年前,佩奇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渴望能像来自工业界的朋友马斯克一样冒更多的险。

佩奇很认真

佩奇想在谷歌的版图之外投资,支持一些项目,这些项目专注于“原子”而非“Bits”。“有许多的钱流进了类似网络创业公司之类的企业,这是好事一件。”佩奇说,“但是从我们面临的真实问题来看,我认为还需要在其它地方投资。我有孩子,还很小,我希望他们能够平平安安。我希望行人可以更安全。我希望盲人、老人、年轻人可以四处周游。”

根据前Zee.Aero员工的描述,Zee.Aero是一个好玩的地方,但是公司并没有低估佩奇的期望——佩奇很认真。佩奇希望开创一个拥有飞行汽车的未来,现在他就想拥有飞行汽车。因为克鲁的离开,气氛也许会紧张一些,当Kitty Hawk团队成立时,气氛也并没有放松。

Kitty Hawk大约有10名工程师,包括一些Zee.Aero的老员工。还有一些人来自Aerovelo,2013年,Aerovelo因为赢得了25万美元的西科斯基奖(Sikorsky Prize)而名声大震,当时它开发了一款人类驾驶直升机,可以在空中悬停一分钟。Kitty Hawk的工程师包括埃默里克•希罗(Emerick Oshiro),他曾在谷歌开发无人驾驶汽车;还有大卫•埃斯特拉达(Emerick Oshiro),他负责谷歌X的法律事务。

员工们说,在两个飞行汽车团队之间,佩奇划了一条线。午餐时,Zee.Aero经常会猜测Kitty Hawk团队在干什么事。前Zee.Aero员工认为,佩奇可能是想知道小的团队是否能拥有更快的前进速度,给Zee.Aero施加压力却不伤害它。还有两名知情者透露,Kitty Hawk正在开发大型四翼螺旋桨无人机。

Kitty Hawk、Zee.Aero或其它人的飞行汽车能否飞向蓝天?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飞行汽车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还有一些监管障碍需要跨越,还有一些紧迫的安全问题需要解决。佩奇曾经有一次警告员工,如果自己参与的事情曝光,他可能会中断对公司的支持。

希望结局不会如此。这些项目向我们证明,在硅谷,大胆(有些人可能会说不切实际)的发明创新仍然在继续。在过去10年里,硅谷专注于社交网络应用,现在已经开始训练工程师开发机器人、汽车和航空器。一位风投家曾经说过:“我们与飞行汽车立下了约定,结果带来的却是140个字符(指Twitter)。”佩奇和他的团队希望鱼与熊掌可以兼得。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