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VR主题公园的前世今生 20年前迪斯尼玩剩下的?

海中天头条 虚拟现实2016/07/13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 | 海中天 原文:TheVerge 编者:VR技术走向消费者最直接的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 | 海中天 原文:TheVerge

编者:VR技术走向消费者最直接的途径有三个:通过手机配合VR盒子或偷窥体验最简单的移动VR、通过连主机的VR游戏体验一款游戏大作,或者走入一家新近火爆的VR线下体验馆。其中VR体验馆的更高级形态,就是VR主题公园,这一体验VR技术的终极形态,最佳的代表是来自美国犹他州的公司The Void。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近期陆续解密了VR领域全球各细分领域的数家巨头公司,比如直播见长的Jaunt(回复关键词“Jaunt”查看《用24个镜头拍VR大片!起底全球最强VR内容初创公司Jaunt》)、直播过美国总统大选的最佳VR直播公司NextVR(回复关键词“NextVR”查看《直播美总统大选和科比谢幕战的NextVR 到底怎么个牛法?》),今天我们通过TheVerge的这篇长文,来解密VR主题公园的前世今生,以及The Void有何NB之处,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从业内得知,已有不少国内公司在摩拳擦掌准备切入这一市场。

以下为全文,由智东西编译整理:

我与伙伴走进一个入口,来到一座明亮而模糊的玛雅神庙。我拿起火把,照亮前路,冒险之旅由此开始:整个旅程不到10分钟,我们找到了隐匿的走廊;在地下湖泊里,我们避开了蟒蛇的追捕;爬了几百英尺后,我们欣赏到无与伦比的美景;穿过布满蜘蛛的大厅后,我们最终实现了一个神秘的预言——与碎裂的星辰有关。

当我们脱下头盔,一切都消失无踪。我站在一个平台上,试玩了游戏《大蛇之眼的诅咒》(The Curse of the Serpent’s Eye),它是The Void开发的体验,将VR、视频游戏、互动影院和鬼屋体验结合在一起。创作者将这种体验叫作“混合体验”:将虚拟体验叠加在物理空间之上,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场景,访客不单可以触摸,还可以观看。

事实上,我们拿的不是火把,而是一根木棍,上面镶嵌了小小的光球。发出嘶嘶声的蛇更像是电风扇。至于金色的直墙,实际上只是圆形、没有经过任何装饰的灰色迷宫,它带着我们在里面绕圈。

1

从《捉鬼敢死队》说起

7月1日,The Void公司正式向公众开放提供VR体验,之前已经尝试运营过几个月。最开始时,The Void在纽约时代广场向用户提供《捉鬼敢死队》主题体验,场馆位于纽约杜莎夫人蜡像馆。只要50美元,游客就可以戴上VR头盔,背上背包式电脑,拿起枪形塑料道具,就可以亲自体验电影场景了。在一幢小型纽约公寓内,我们打开一扇门,然后进入一辆电梯,从40层高的窗户出来,就会看到一群石像鬼和一个维多利亚精灵,一切看起来很不错……直到一张脸出现在窗户中。

《捉鬼敢死队:恐怖空间》比较短,是一种线性体验,玩家可以寻找一些隐藏的复活节彩蛋;整体来讲,它是一种三人穿行体验,虚拟世界并不庞大。因为技术很先进,所以相当有趣。头盔和枪枝上面有动作追踪标记,我们可以看到同伴的整个化身,他们可以在巨大空间中行走——用VR标准衡量空间并不算小。如果被抛掷物或者朋友的质子装备击中,触觉反馈设备会模拟击中的感觉,当鬼在空中移动时还生成薄雾。我们尝试了一下,的确让人叹为观止。

2

在过去的4年里,VR成为科技领域的热点之一,Facebook、谷歌、三星和索尼都已经开始生产、销售VR硬件。大多的设备直接卖给消费者,提供的体验主要针对家庭环境,用户一般坐在椅子上玩,设备需要连接到PC和电源线。

有一些VR体验无法在家中实现。自由行走,没有线缆的约束,脸上可以感觉到火焰的温度,从摩天大楼掉下时胃部会有失重的感觉。现在这些VR体验已经整合到旅游胜地、主题公园中。

两名学生的梦想

今年2月,盛大集团宣布向VR投资3.5亿美元,与The Void合作建造主题公园。IMAX也与瑞典游戏工作室Starbreeze合作,准备将VR体验带到影院、商场及其它商务场所。Six Flags正在对9座过山车进行升级,今年夏天就可以为用户提供VR体验了。

开车前往主题公园只为进入虚拟世界,听起来有些矛盾。主题公园已经拥有模拟设施和3D影院,VR似乎只是挥霍之举,难道戴一个头盔就能从根本上改变用户的体验吗?如果游乐场能够抓住机会,就可以用全新的方式将用户送入梦幻世界,迪士尼、华纳兄弟及其它公司用“梦幻”打造了庞大的帝国。对于The Void等公司而言,VR不只是新技术,还是建造另一个世界的关键元素。

3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有类似的想法了。20世纪90年代初,一些企业曾经尝试将VR体验与游乐场结合。

20世纪70年代,美国纽约海运学院的两名学生乔丹·魏斯曼(Jordan Weisman)和罗斯·巴布科克(Ross Babcock)第一次看到了训练模拟器。模拟器可以再造船舶的舰桥,只是价格相当昂贵,它可以用来帮助驾驶员操纵船舶。两名学生从模拟器中看到了娱乐的未来: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没有必要跑去看科幻电影,只需要买一张票就可以进入星际飞船,成为船员中的一员。

魏斯曼和巴布科克放弃了原来的计划,他们将一些Apple II电脑连在一起,打算模拟军事系统——价值几百万美元。“这个主意很容易就会让主板报废。”魏斯曼回忆说,“但是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投资者并不认同,两名学生只好暂时搁置梦想,他们成立一家名叫FASA Corporation的游戏公司,它开发的一些桌面游戏在80年代相当流行,比如MechWarrior、Shadowrun和Crimson Skies。

创办VWE

最终,FASA游戏让两人赚到了足够多的钱,他们可以重新捡起自己的梦想了。魏斯曼、巴布科克以及巴布科克的父亲Morton携手合作,成立了Virtual World Entertainment(简称VWE),企业的名字与科幻新词“虚拟现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VWE制造了许多驾驶舱一样的胶囊,配备了复杂的物理控制器,VWE将设备放在名叫“BattleTech Center”的地方。1990年,第一个体验中心在芝加哥开放,游客可以在外面的电视上观看,玩家交纳6-8美元就可以驾驶三层高的机器人战斗10分钟。

坐在封闭的胶囊内,玩家可以透过视频显示屏向外观望,看到一片无垠的外星荒漠,荒漠里有队友和外星机器士兵。虽然名字叫作“Virtual World”,魏斯曼等人并不喜欢头戴式显示屏,今天的VR正是由头戴式显示屏定义的。“当你将又大又笨重的东西绑在头上时(在那种年代,设备比现在的产品更大更蠢笨),在其它人眼里完全就是傻冒一个。”魏斯曼说,“当你晚上出去找乐子,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冒。”

4

迪士尼的身影

BattleTech胶囊看起来更像游戏厅的柜子,而不是什么体验。后来VWE获得了Tim Disney(华特·迪士尼的侄孙)投资,VWE准备建造更大的游戏中心,提供更多的游戏,试图吸引每一个人,游戏中心介于高科技游戏厅和室内游乐园之间。1993年,VWE在洛杉矶帕萨迪开设了“Virtual World Center”,里面有酒吧还有餐厅。

90年代中期,有许多企业都曾建造VR娱乐中心,VWE只是其中之一,世嘉GameWorks、Iwerks Cinetropolis也参与进来。英国发明家Jonathan Waldern出售虚拟头盔,它可以用作独立VR游戏厅设备。迪士尼也开始关注VR。1990年前后,迪士尼向旗下想像研发(Imagineering R&D)团队指派一个秘密任务:不惜任何代价,开发迪士尼水平的VR产品。

最开始时迪士尼准备打造一个很酷的主题公园游乐场,它似乎永远都不会实现。后来团队瞄准了迪士尼即将推出的电影,挑来挑去选中了《火箭专家》,这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里面的主人公戴着一个大头盔。玩家坐在椅子上,穿上触觉“喷气背包”,戴上皮革手套,上面有节流阀,服务员会为用户送上电影金色头盔的复制品。正式体验之前,玩家要换下头盔,换上更大的模拟头盔,于是乎,玩家就可以在VR世界中飞翔了。项目相当昂贵,跟军事科技一样烧钱,迪士尼很难将技术用在公园内。

公众要享受到迪士尼风格的VR体验还要等许多年。1994年,Epcot Center向公众开放了阿拉丁魔毯体验区,游客戴上头盔就可以享受体验。1998年,迪士尼开放了一个室内主题公园,专门为用户提供互动体验DisneyQuest,地点位于佛罗里达奥兰多(Orlando)迪士尼世界(Disney World)。在第一个场馆内迪士尼提供了《大力神》和《加勒比海盗》体验,后来又在芝加哥开设了另一个场馆。

5

奥兰多DisneyQuest客流稳定,但是芝加哥场馆很快就停止运营,最终迪士尼关闭了场馆,原本打算在宾夕法尼亚建造第三个场馆的计划也泡汤了。与此同时,Virtual World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增长潜力,和之前的小场馆相比,“Virtual World Centers”的表现并没有好多少,但是它的维护成本却高了很多。1999年微软收购了FASA的电脑游戏运营业务,自此之后,游戏中心渐渐凋零。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任何线下娱乐业务的发展都不好,不管是不是VR都一样。Iwerks原本打算开30家Cinetropolis场馆,只开了2家就因为成本太高放弃了。索尼在旧金山建立了一个娱乐中心,炒得飞上了天,结果变成了普通展厅。Dave & Busters连锁企业保留了一些BattleTech胶囊,运营了一段时间,结果伤害了自己的业务。

几十年之后,BattleTech和DisneyQuest只剩下“半条命”。奥兰多DisneyQuest持续运营了将近20年,BattleTech游戏中心关闭之后,胶囊吸引了一些狂热者的关注,在二手市场很抢手。2012年,Oculus Rift宣布重新开发VR产品,事实上,这个创意早就已经存在了。

6

The Void的大本营

哪里是世界上VR体验最火爆的城市?如果非要让我们选一个,可能就是犹他林肯市(Lindon),也就是The Void的故乡。林肯市位于盐湖城以南40英里,坐落于犹他湖和Wasatch山脉之间。

这里的建筑大多都很普通,The Void办公室既可以用作牙科诊所,也可以用作政府秘密办公设施。进入办公大楼之后,我们才会明白此处正是理想圣地。The Void将自己的Logo印得到处都是:墙上、地板上、包装箱上、悬挂于梁架的大型黑色金色塔上。The Void CEO肯·布雷特施奈德(Ken Bretschneider)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他身上穿着公司的T恤,办公室的所有人几乎都穿着同样的T恤,布雷特施奈德略微蓬松的金发上戴着一件棒球帽。

最开始时,布雷特施奈德和他的伙伴柯蒂斯·赫克曼(Curtis Hickman)准备打造一个“蒸气朋克”主题公园,名叫Evermore,最终构想演变成了The Void。当他们开始铺设地基时,两人聘请一位视觉特效主管詹姆斯·杰森(James Jensen)前来帮忙。杰森有一个更长远的梦想:提供一种体验,可以在真实空间之上描绘一个虚拟世界。到了2015年,三人抛弃了建造传统主题公园的构想,宣布成立The Void,现在公司由三人共同管理。

只有少数几家企业可以帮助游客在宽广的VR世界内行走,The Void正是其中之一。The Void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澳大利亚Zero Latency,下个月,Zero Latency准备在东京开设场馆,低调的美国企业Vyocor也有类似的计划。Landmark娱乐集团(Landmark Entertainment Group)明年将会在中国开设“LIVE Center”,它也是一个完整的VR游乐场。从广义上看,这些企业还要和其它线下娱乐体验竞争,比如激光枪战、鬼屋、密室逃脱游戏。The Void创作者认为,它们提供的体验是前所未有的。

The Void提供体验首先从设备开始:公司定制了一款Rapture VR头盔,还有背包式电脑,这些设备是The Void与外部工程公司合作开发的。Rapture是消费VR头盔的增强版本,与触觉背心用线连在一起,可以模拟各种体验,包括墙壁的爆炸和蜘蛛的抓挠。

根据体验的不同,硬件的规格也不一样。《捉鬼敢死队》头盔是用Oculus Rift DK2修改的,它将The Void设计融入进去,同时还开发了一款道具枪,玩家可以在游戏时使用。在一些场合,头盔是完全定制的,植入了Leap Motion手势追踪技术。就目前来看,场地上空的摄像头能够追踪用户的动作,团队正在开发新技术,未来会采用更加精准的Spire系统,它以无线电频率为基础。

7

混合现实

既提供复杂的体验,又降低了技术门槛,这是The Void的最大成就。每一项The Void体验都是在特定场合进行的,用现实环境来增强虚拟体验。按一下按钮,你的手指能够感觉到;坐在椅子上,会有东西支撑你的身体。不断行走,精彩就会不断涌现。在《大蛇之眼的诅咒》中有一个地下湖泊,它会喷出真正的雾,让你的脸部感到凉爽,当蛇朝你扑来时,平台将你举起,不让蛇咬到你,脚下还会有隆隆的声音。

当你摘下头盔,玛雅神庙就会变成单色黑暗世界。在游戏中,我举着火把走进石门,石门在我的面前爆炸,打开一条通道。我站立的平台上并没有门,在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永久性缺口,我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当我的手在墙上爬时才发现这一点。我问赫克曼:我在干什么?

赫克曼没有具体解释,只是提醒我别分心。赫克曼说:“裂缝只是为了引导用户离开,因为有些东西不想让用户看见。”赫克曼之前是一名魔术师,通过虚拟世界,他向我们展示什么是终极幻觉。The Void有一个技巧值得我们关注,它叫作“Redirected Walking”(重定向行走)。玩家在行走,他所看到的是一条直路,但是事实上场地中的墙是微弯的,玩家在原地打圈,短路于是变成了没有止境的长路。

将虚拟和现实体验结合在一起,The Void创作者认为这样就可以给用户带来真正的混合体验,比常规VR体验更加丰富多彩。游客似乎也是这样认为的。The Void在YouTube开设了频道,一位名叫Aaron Paul的用户评价称:“超级棒的体验,真的,我从没有过这么棒的体验。”Aaron Paul体验了《Breaking Bad》,然后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8

不够完美的体验

根据我自己的体验,无论是《捉鬼敢死队》还是《大蛇之眼的诅咒》,The Void都有一些地方没有达标。在我看来,触觉背心和头盔太大了,要忘记它们很难。在神庙里,我的虚拟手掌老是弯曲,偏离抓住火把的正确位置。“重定向行走”很有意思,但是我并没有觉得在虚拟世界行走的距离比实际距离远很多;事实上,和我在其它地方体验的非VR设备相比,The Void的真实感低很多。还有一点更重要:有些事情是我可以做的,正是这些事情不断提醒我什么不能做。墙上坚固的岩石我可以碰触,但是岩石上的雕刻我不能触摸。点燃火把时,火盆的热量可以感受到,但是火把本身的热量无法感知。

尽管如此,体验仍然是有趣的、机敏的、稍微还有点神秘可怕。有些时候,只有当你有时间喘口气、慢慢探索世界时才会发现一些问题,《捉鬼敢死队》的节奏很快,根本没有这种机会。

布雷特施奈德说:“你没有必要完成100%的体验。”他还说,当The Void测试者感觉到某些东西向墙壁靠近时,他们会感到满意,如果有特效,比如雾或者热量时,他们会更加满意。“这些体验会不断强化大脑意识,告诉我们一切都很真实。”随着技术的改进,我们需要做出决定:到底希望虚拟世界有多真实!

9

企业不一定能成功

到目前为止,The Void的特效并不会给用户带来心理不适感。赫克曼认为,如果触觉背心发挥全部力量,团队可以让用户对某些体验感到“担心”,比如枪战游戏,并不是说背心会造成永久性伤害,只是会造成不舒服的感觉,就像被彩弹球击中一样。赫克曼说:“终有一天我们会提供类似的体验,到那时,你做了什么决定,做了什么事,我们者可以给予真实的惩罚式反馈,前提是不会遭到起诉。”

当然,这种体验暂时还不会到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没有人知道The Void会变成怎样。最开始时可能是小型线性体验,类似于《大蛇之眼的诅咒》和《捉鬼敢死队》。布雷特施奈德宣称,他们已经找到一个好办法让更多的付费用户通过旅程:每一次让两名或者三名玩家组队前行,等他们走过体验的一个片段之后,接下来的团队跟上去。每一次体验都会改变,玩家可以赚取点数,应用于不同的场景中,他们还可以制作一个头像。

这些只是第一步。The Void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大型主题公园式区域中心,里面布满了“Dimension Stages”,它是一个开放式的体验空间,面积比《捉鬼敢死队》的场地(30X30英尺)大三倍,可以同时容纳10-12名玩家。

在公司仓库的咖啡桌上有一个塑料魔方模型,它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什么是“Dimension Stages”。团队从没有制造过类似的游戏中心,连尝试都没有过。

在现有的流行场所中引入电影主题式体验并不难,但是要打造一个完整主题公园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BattleTech Centers或者其它90年代的项目瞬间崛起,然后又突然衰落,The Void Centers的命运可能不一样,和25年之前相比,现在向VR下赌注胜算更大一些。尽管如此,The Void创始人仍然承认他们冒了很大的风险,但是他们深信冒险是值得的。

“全世界的人都已经转向电脑,通过电脑融入社会,沉浸于屏幕,我们可以为用户提供一个社交入口,他们可以走出房子,继续与技术融合,同时又与周围的人维持社交联系。”赫克曼说,“在我看来,世界需要这样的体验,我们将会为用户提供这样的体验。”

听起来有点矛盾:有些人不愿意通过电脑融入社会,于是开车前往娱乐中心,刚刚抵达又将电脑戴在身上。唯一的希望就是The Void场地能够不断增加独特元素,当新奇感消退之后还能不断吸引用户回头。

企业们认为VR能够让老瓶装上新酒。

10

VR过山车

在人群密集的场所,VR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无论在马里兰州Six Flags游乐场的哪一个地方,我们都可以看到“超人- Ride of Steel”过山车。这架过山车是1999年建造的,第一个坡向上爬升208英尺,红色的钢铁桥梁凌驾于整个游乐场之上。在现实中,第一个向下走的坡角度约为68度,过山车时速最高可以达到73英里。

很显然,坡很陡,我玩的时候有点紧张。戴上三星Gear VR头盔后,我无法看到真实的世界,头盔将我引入虚拟场景中,它与整个过山车同步的。当过山车开始爬升时,莱克斯·卢瑟(Lex Luthor,漫画中的反派人物)将我举到摩天楼之上,超人与机器人正在酣战。当过山车开始第一次向下坠落时,68度的角变成了垂直90度,将恐怖感增强到极限。

在虚拟体验中,我们所看到的图像并不出色,跟5年前的PC游戏差不多。没办法,毕竟系统是用三星智能手驱动的,S6跟我们口袋中的智能手机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在我们的座位下面没有高端游戏PC,没有高端显卡。当过山车开始前进时,简单的图像变得极为真实,让人很容易就会信服,过山车产生的物理作用力与虚拟故事情节完美匹配。

VR公司因为自己可以创造“现场感”而深感自豪,所谓的现场感,就是让用户的身体相信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有一个例子经常被引用:向用户展示一座虚拟悬崖,即使用户知道悬崖是假的,他也不敢行走,那么系统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因为它可以欺骗大脑的一部分,让身体慢慢相信模拟场景是真实的。如果在VR中增加身体效果,营造“现场感”就会更加容易一些,或者增强现实体验,也就是The Void所说的“混合体验”。

对于主题公园来说,VR是一个吸引人的机会:它可以让老树开新花,增加新的体验,没有必要花费巨资建造设施。例如The Revolution,它是一辆过山车,40年前建造的,位于加州Six Flag的Magic City游乐场。曾几何时,The Revolution是世界上最高的过山车,也是世界上第一座拥有完整环路的过山车,它还赢得过设计大奖。没过几年,竞争对手就制造了更高的过山车,拥有更大的环路。与今天的过山车相比,The Revolution已经显得有些古怪。

“有了VR,我们可以用它来武装过山车,让过山车再一次变革。”Six Flags负责乘骑游乐设施设计的企业主管Sam Rhodes表示,“自从我们为The Revolution增加VR体验以来,乘坐人数增加了2倍。”

11

铁杆粉丝的看法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主题公园就已经向VR迈进了。Six Flags与时代华纳有着深厚的渊源,它与迪士尼和NBC环球的主题公园竞争。“VR完全有能力改变产业。”主题公园产业分析专家泰勒·巴特里(Tyler Batory)认为,“你可以根据季节或者电影改变过山车的主题,这样做比重新建造一座过山车更好。如果过山车很老了,游客喜欢程度下降,VR可以让它再度焕发生机。”

我问山姆·罗德斯(Sam Rhodes)对The Void体验有何看法,他说自己已经尝试过,知道The Void沉浸式体验很不错,但对公司的业务模式保持怀疑。罗德斯认为,光靠这种体验向用户收费,要盈利相当困难,毕竟用户是组成小队穿行的,每一次只有5分钟或者稍长的时间。在纽约杜莎夫人蜡像馆,除了要购买蜡像馆门票,还要花20美元购买The Void门票,体验只有15分钟,一次只能供三个人玩。罗德斯说:“我们的收费包含在门票中,每躺过山车的每一个座位都可以坐,可以坐很多人。”

在Six Flags组织的活动中,我遇到一个团队,他们都是铁杆乘坐者,Six Flags邀他们体验“超人(Superman)”过山车。成员来自美国过山车爱好者协会(American Coaster Enthusiasts),这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它的使命就是让会员多多乘坐过山车。最开始时,会员对主题公园VR设施心存怀疑。

马休·法雷尔(Matthew Ferrell)表示:“坦白讲,最开始时我认为VR只是一种噱头。”有一天早上,我坐着“超人VR”过山车体验了20分钟,之后完全改变了看法。“来之前我认为VR过山车应该不错,但是不会爱上它,它用积极的方式改变我的看法,超出了我的预期。你离开自己的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一切看起来很真实,感觉也很真实,像电影一样。”

VR体验出现在主题公园、商场、影院、游乐场,它们会成为催化剂,让初生的VR产业蓬勃发展。罗德斯认为:“在未来短短的几年里,Six Flags将会引导更多的人第一次尝试VR体验,比任何企业都多。单是今年就会有700万人乘坐VR过山车。”三星Gear VR的月活跃用户约为100万,这是三星提供的最新数据。考虑到HTC Vive和Oculus Rift的门槛很高,许多人可能不会在家中尝试房间大小的VR体验——第一次尝试,而是去The Void或者Zero Latency场馆体验。

未来在哪里?

The Void可以让用户提前尝试新技术,过不了几年,这些新技术就会缓缓流进家庭。消费型VR头盔因为价格过高难以大规模销售。The Void头盔的价格最高达到了1万美元,它提供的高端体验肯定对得起这个价格。

主题公园以及类似的场所将会成为测试温床,可以让消费者体验尖端VR技术,还可以向用户介绍VR的兄弟——AR。就目前来看,大多的AR体验都需要佩戴笨重的头盔,视野有限。未来,AR技术会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小,越来越强大,用它提供新体验完全是可能的。VR Coaster CEO托马斯·沃格(Thomas Wagner)认为:“你将会看到常规过山车,但是在轨道上会有一只怪兽向你进攻。”VR Coaster为Six Flags提供技术支持。

乘坐“超人”过山车时,我的旁边是摄像师,但是在VR中,旁边的座位却是空的。The Void等公司承诺说,未来我们可以和朋友分享体验。

在《捉鬼敢死队》体验中,过程很棒,我可以看到同伴,可以与他们联合作战。Zero Latency提供了增强版激光标签,你可以与朋友合作干掉僵尸,在虚拟空间里可以看到朋友。

The Void等企业能否繁荣发展仍然是未知之数。即使游客发现体验非同寻常,毕竟产品价格昂贵、体验短暂、用户群很小,这些企业仍然可能会失败。有一点似乎是肯定的:在大众文化中,不论VR的位置在哪里,但在家庭之外它应该能够占据一席之地。

当下一代硬件征服新技术时,新技术所带来的新奇感肯定会消退。从真实悬崖上掉下来时胃的感受无法完全模拟,皮肤对热量的感受无法完全模拟,风吹在头发上的感觉也无法完全模拟。终有一天,我们也许可以在后院内搭建过山车,可以将客厅变成游乐园,摆满各种道具,这才是真正的“魔法”,真正能够吸引我们。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