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_meitu_1

又一个前央视团队VR创业 这次让视频玩起交互

连然头条 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6/07/18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你来的很巧,前两天我们刚和投资人谈了,准备融A轮。” 7月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你来的很巧,前两天我们刚和投资人谈了,准备融A轮。”

7月15日下午,雅宝路。三楼,一场“名为正常交友不违法“的活动在天台倒计时。从天台退出,是气场甚足的老板的办公室。

一张正常大小的办公桌,摆的很满。iPhone、Mac之外的办公配件之外,是可爱的小汽车和小玩偶。旁边,是一台很有情怀的猫王收音机。嗯,还有一包烟。

“你介意我抽烟吗。”张庆浩说着,起身开了窗。

VR最近就如同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谁都能给穿件衣裳。智东西·硬创先锋本次关注的张庆浩创立的VR热播不同之处在于,推出了首个VR交互视频内容,同时,核心团队来自央视和CNTV,在VR内容创业方面带来了不一样的故事。

从CNTV到百视通 七年铸造核心团队

6.pic_hd_meitu_2

“都是一起合作过六七年的老同事了。在工作上的配合,交流方面没有什么障碍。”VR热播的核心团队均来自央视及CNTV,“一起经历过两三家公司,跳槽也一起”,张庆浩补充道。

张庆浩之前做过iCNTV版权总监、对外合作总监,SMG百视通商务总监。和他一起的常鲁阳之前在央视、香港卫视做过导演,魏明则做过iCNTV项目总监、百视通产品总监。

三个人在版权内容与合作、平台运营上拥有的资源与经验,相当丰富。选择做VR内容制作与分发平台,离开“自带光环”的央视,张庆浩给了两个字——“爱好”。

“归根结底我们做的事情都是和内容与内容平台相关的。一开始,是做IPTV的平台和内容运营,再然后是OTT的平台和内容运营,业余时间我们还做Podcast,自己做着玩。”张庆浩气定神闲地聊起了创业前期的积累,“也有几十万的粉丝,经常出现在iTunes首页”,他乐呵呵地补充。

“我是有电台情节的,电台对我来说,是初恋。你看我们公司的名字——Hotcast。”

“所以我们是喜欢做这个,当我们第一次接触到VR视频时,我们突然意识这是一个新的方向,新的时代出现了,然后就开始做调研,去考察方向的可行性,当我们意识到没问题可以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了。”

张庆浩选择了VR内容作为创业的方向。“一开始想过做拍摄硬件,但是我们觉得我们还是不擅长做这个。做一件事情首先是由两个方面决定的。第一,有兴趣做;第二,能做。”

工作经历以及兴趣所在决定了VR内容会是他们将如鱼得水的所在。“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很多的客户实际上就是我们以前做TV时候的客户。”

“差不多创业已经一年了,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

“累。”

意料之中又意外的回答。

“感受很多,首先,好的方面,因为做的比较早。得到了每个行业都拥有的初期红利——一定的流量、资源及资本的倾斜。但之后从公司成立到现在,每天面临的这些不可知的问题,包括公司管理和经营节奏、遇到的未知的困难。”

“所有发生的一切我们之前都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因为根本想不到。”干脆。

“越做越觉得很深,我们一开始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本身的难度,只好在公司不断经营的过程中,几十次地不断地微调公司的方向,逐渐形成现在的定位。”

张庆浩表示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想做VR内容分发平台。然而,平台做完之后,发现市场上没有多少内容可投放到平台。于是开始做内容。

现在,VR热播拥有内容制作和平台分发两块核心内容,并已处于平衡发展的状态。由此,团队的分布也很均衡,五十多人的团队中,负责播放器、交互、3D空间等技术的技术组与包揽内容(全案)制作、策划、编剧、拍摄、后期、分发的内容组各占一半。

四天四宿做出首个VR交互视频内容

此前,VR热播已经获得了高维创新资本400万的天使轮和华策影视640万元的pre-A两轮融资。在采访中,张庆浩透露,他刚见过投资人,准备融A轮。

“我们现在的产品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公司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高速到什么程度——我们现在的产品,和三四个月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怎么样一个翻天覆地?”

“内容方面,首先在版式上,内容更丰富,用户体验更好。第二,为提供内容的CP,如艺龙、威锐影业等开设品牌专区展示位。第三,以如Pokémon Go、欧洲杯等热门内容开设专题。”张庆浩一边在手机屏幕滑动,一边解释。

2

技术方面,先是推出了3D影院。普通的电影通过VR热播APP上的播放器观看可达到3D影院的效果。通过移动视线就可以实现对声音等因素的调控。

核心功能则有以下几点,第一是主动反畸变。在播放器上有“我的眼镜”的选项,其中有诸如暴风魔镜、小鸟看看等多种眼镜选项,在进行观看的时候,反畸变效果是根据所选眼镜的参数来决定的。如果选项中没有目标眼镜,还可以手动调节到个人合适的反畸变角度。

第二、推出了国内首个3D交互型内容菜单——基于软件开发,与所戴眼镜无关。

第三、3D VR。张庆浩现场以《暴走漫画》VR版本进行了展示。为方便用户,每个内容都提供超清(4K)、高清(2K)、标清(1080P)三种清晰度的选择。

第四、也是最关键的——播放器剧情交互技术。基于播放器,能实现剧中人物和观众的交互。张庆浩在现场以制作的VR招聘视频(Demo)做了示范,用户每次选择不同的选项,所面临的结果亦即下一个问题都是不同的。

在这个Demo中,有三个面试人选可供面试官选择,两个男生一个女生,面试的职位不同,面试官的反馈也不同。

10.pic_hd_meitu_2

通过不同的反应,会呈现多线分支剧情——未来应用在电影之中,会是非常有趣。

至于为什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Demo,张庆浩表示,“我们认为交互体验是VR视频的重要特征,是区别全景视频与VR视频的分水岭。VR是否有交互就是图片与视频的区别,为了尽快验证技术的可行性,我们马上自制了一个场景来做Demo。”

Demo是Demo,至于什么样的VR交互视频会首先实现商用,张庆浩认为应该是顶级的品牌类广告。至于为什么——“比如,某款品牌汽车,拥有跑车、轿车、SUV、商旅车等多种车型,在视频展现时,每款车型前面,都有一位明星问你,是否愿意与TA一同体验该款车型的驾驶感受,你就可以通过点头/摇头或者其他反馈动作去选择了。”

VR热播将推出的VR交互视频内容是完全基于播放器开发的,在播放上不会再受VR头显种类品牌等限制,任意一款装有VR热播的VR眼镜都可以实现,包括装有VR热播手机客户端的手机和Cardboard。这对广告来说,拥有了更广泛的传播群体,并且,新内容会更吸引客群并更容易形成传播。

VR热播目前已经进行了播放器交互功能的测试,以用来面对以后更多类型,更多交互的VR视频而不会出问题。并且已达到上线和作为商用的标准。张庆浩表示,“其实都已经制作完成了,等主线版本更新后,就可以发出来了。”

目前国内的VR内容市场,实现交互的多为游戏类产品。基本没有可交互的视频内容。尽管智东西当天在VR热播体验到的只是一个Demo,但其中蕴含商机无限。

“特别酷。”

“我们已经四天四宿没睡觉了,就为了做这个。”

“感觉你们的技术团队是蛮强的。”

“对,是最强的。”

公司发展需要更快的团队扩张

在核心功能之外,VR热播还拥有的差一点为:首先,拥有众多的CP与内容——全平台现在共有1600多部VR视频,并保持有每个月新增400部的速度,每周更新2次,更新80部;

“说了这么多优点,那有什么不足吗?”

“不足?太多不足了。”

比较突出的是人手不够用,招聘成了很大的问题。张庆浩表示拍摄和技术团队每天都在进新人,因为有永远干不完的项目,有的项目是挣钱的,但有的是研发的。公司需要专业人才加入,但这样的人并不好招。

“人员补充速度已经跟不上公司发展速度。人员的不足会导致公司发展速度变慢,我一直要求公司用180迈的速度开车,但是因为司机不够,所以公司已经下降到140迈——已经不太符合我的要求了。”

“这世界就是一拨人在昼夜不停的高速运转,另一拨人起床发现世界变了。”这是已经连续两周7*24的工作后,每到凌晨张庆浩都有的感慨。

5.pic_hd_meitu_3

(取自张庆浩朋友圈)

这是年轻时的张庆浩,消瘦的侧脸和文青的气息。他调侃自己,“岁月是把杀猪刀,喂猪槽。”但他言语中的活力、清晰与对于理想的追求,还是让你觉得,岁月是有好修为。

即将融A轮 争取年底告别烧钱

VR热播成立于2015年8月,同年9月获高维创新资本4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6年3月得到华策影视640万元的注资,亦即VR热播的pre-A轮融资。

“前两天我们刚和投资人谈了,准备融A轮。”张庆浩如是说。

盈利方面,张庆浩表示公司目前拥有面向B端用户的定制业务,包括内容与播放器的定制。内容方面,有在承接顶级业务广告——“只有他们才愿意尝试新东西,并为之付费。而这些都会给我们带来很好的收入流。如果发展顺利的话,应该能在今年年底做到收支平衡。就不再是一个烧钱的公司了。”

“我们想做第一个告别烧钱的VR内容平台。”

对标苹果公司打造的VR APP

好的平台首先应该拥有以下几点,第一、内容量足够丰富、质量高、数量多;第二,独特的功能性和极致的用户体验;第三,亦即最重要的一点,让每个参与其中的内容供应商都能挣钱,实现双赢。

在VR热播一年之内的规划上,张庆浩谈到有三点:其一、加深加固技术壁垒,为此与高校合作成立了热播实验室,比如和南开大学数学系的合作(基本都是图形图像方面的和播放器算法方面),目前已经给到实验室六个课题,并投入了研发资金。

尽管和别的高校也有合作,之所以和南开合作相对紧密,有一点“衣锦还乡”的意味——VR热播是一个天津系公司。三个创始人中有两个天津人,包括张庆浩本人。

其二、为实现“不烧钱”,VR热播正在开拓新的业务功能,开设了对接诸如4A公司/内容营销公司的内容商务部,扩大面向广告的内容业务;运营商业务部——和中国联通、移动、电信做内容相关的增值包分成业务,类似传统SP模式。

其三、走出中国。“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限制在国内发展,一直把自己当成放眼国际的创业公司来看。”近期,VR热播在筹备成立国际业务部,未来将致力于与美国硅谷、以色列等技术上先进国家、地区的同类型技术先进公司进行更多的交流,如内容互换,技术合作等。

作为创始人来讲,张庆浩始终对自己有着格局的要求——如果格局只是北京,做到全北京最好的内容公司,又能怎么样。要放眼全球,才有机会做到全球最好的VR内容的制作和平台。

在他眼里的竞争对手,是两家美国公司,WEVR和VRSE——希望能在内容制作和平台分发上赶上他们。(WEVR是一个开放虚拟现实平台与社区,使创作者能制定并发布他们的项目到所有的虚拟现实头显平台上;VRSE是由苹果公司与U2乐队合作共同打造的一款虚拟现实APP。)Jaunt在内容制作能力其实还好,融资倒是厉害。

“我有一个最大的他们比不了的优势,在中国有庞大的用户基数。”

VR内容对比电影产业:还很早期

8

“对VR内容市场,不管是当下还是未来,也不管是不是VR,内容市场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市场,永远短缺的市场,没有人嫌内容多,对吗。”

张庆浩用电影市场来类比——现在全球有一万五千多部电影了,但每有一个新电影出来,大家还是会去看新电影。

所以,内容市场会是最受欢迎的市场。在对内容市场的判断上,什么时候内容能变的更值钱,什么样的内容会更受欢迎就成为了两个很具体的问题。

对此,张庆浩谈到如果制作出非常的好的VR视频,至少还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VR游戏市场则至少要两到三年。“现在VR视频的发展阶段,就跟最早电影的发展一样,处于“火车进站”的阶段。那电影有什么好看的。就是火车进站嘛。”

现在的VR视频的发展阶段,处于技术驱动内容的阶段,还不到拼创意。“现在要先把技术做好,最起码让用户看起来不晕。”

当技术稳定,才会过渡到内容驱动技术。张庆浩仍然拿电影来做对比,“同样可以用2D来拍《阿凡达》,但明显2D拍《阿凡达》是不好看了,斯皮尔伯格已经把好莱坞整个电影结构已经奠定好了,卡梅隆才会去研制3D摄像机来拍。”——技术成熟的时候,就需要内容来驱动技术。

目前,VR热播合作的硬件设备方有小米、华为、暴风、Pico、灵境、Idealens等几十家知名厂商。

对于华为、小米的VR设备,张庆浩表示,“性价比很高”。小米、华为作为传统的手机大厂,本身拥有完整的生态链,大额出货量(由此,在原材料、供应链拥有优势),做VR对他们来说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最近,锤子科技似乎颇不平静。对于老罗,张庆浩很是欣赏,并认为老罗做VR会比做手机靠谱——“老罗很偏执,对图形图像的感觉比对硬件的感觉要好得多。比如看中手机的UI、外观。VR偏重图像图形,手机相对枯燥。老罗喜欢美的东西,美学感受很好,水平很高。”

“比如老罗做手机是9分,苹果是10分,那老罗做VR,一定能做到10分。”

不精品不收费 伤害用户的结果就是伤害自己

1

对于此前的5元付费模式,张庆浩表示已经停掉了,因为没有找到好的内容。甚至自己之前生产的内容,也不值,不过,最近的VR交互内容,值了。

不希望用不好的东西使用户付费——不好的东西是会伤害用户的,而伤害用户的结果就是伤害自己。

“所以一定要找到精品。”

现在已经做出好几批拍摄设备。与之前想推向市场的想法不同,现在做是为了自用——“没有什么工业设计,但是实用。”张庆浩表示VR热播现在拍摄全部用的是自己的设备。

对于如何做出一个高质量的VR视频,张庆浩结合三方面进行了概括:采集端(拍摄设备)、后期制作、播放器的反畸变等技术能力三端是需要打通的。前端采集设备的参数是由后两点反推得来的。也就是自己拍出来的东西用自己的播放器播出效果会很好,用别的就达不到了。

所以,也不打算推出市场。

尽管小团队成本相对较低,小团队也必须发展团队规模,因为到后期,会是业务推动公司前进——“你每天都会缺人缺人”。

比起VR热播,3D播播、橙子VR等少了一条内容制作的业务线,同时意味着少了经济来源,少了得到精品的机会。

结语

对于VR,国内拥有着庞大的用户基数,但接受程度非常低。VR行业目前也还处于相当初期的阶段,需要包括政府、从业者、资本、媒体等的很多资源来共同推动发展。

VR热播刚推出的交互视频尽管只是一个相对简单的Demo,但未来,当拥有交互功能的电影出来,一定会非常的有意思。

感觉会忍不住一直(看)玩下去,每个关卡都重新选择一次,每个结尾的走向都想知道。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一直摸不太准张庆浩的年龄。谈话间偶露的疲惫似乎表明面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年轻,但言辞中充溢的活力又让人迟疑。

“请问您是哪一年的?”

“呵呵。79年的。”张庆浩笑着,起身将我迎出了办公室。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