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VR游戏与赌场结合在一起 这种创意靠谱吗

海中天虚拟现实2016/12/28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也许你是玩VR游戏《布鲁克海文实验(The Brookhave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也许你是玩VR游戏《布鲁克海文实验(The BrookhavenExperiment)》的高手。Gamblit Gaming和Phosphor Games却希望你掏出来钱来,它们将《布鲁克海文实验》变成了赌博游戏,两家公司希望赌博产业能够关注它们的产品。最近,Tomshardware采访了Gamblit Gaming和Phosphor Games的高管,以及赌博产业的内部人士,听听他们对该创意的看法。

在这样的时代,年轻人挥金如土,购买各种奢侈品,比如昂贵的珠宝、房产、个人汽车,听到有人说赌博产业难以吸引新人的注意,我们可能会感到有些奇怪。和前几代人相比,21-45岁的人对赌博并不那么痴迷。

Gamblit Gaming相信,千禧一代之所以对赌博兴趣寡淡,主要是因为它们可以玩很多的赌博游戏,他们并不指望靠赌博赚钱。这一代成年人成长环境不同,他们从小就拥有无数的游戏。即使到了40多岁,还有许多人沉迷视频游戏。许多人在手机上安装了十几款游戏,对于他们来说,乐透终端所提供的游戏没有什么吸引力。况且智能手机游戏越来越复杂,乐透机器根本比不上。

正因如此,Gamblit Gaming才会萌生一个想法,将赌博游戏带到赌场,引诱游戏玩家前来试试运气。最近,凯撒皇宫赌场(Caesar’s Palace Casinos)与Gamblit Gaming签署了协议,将它开发的Tri-Station互动游戏桌安装在赌场内。Gamblit Gaming并不满足于桌上赌博游戏,它的野心更大,它要将VR带到赌场。
1

VR盒子

最近,Gamblit Gaming推出了VR Cube(简称VRC),它是一个虚拟现实体验亭,专门用于赌博。Gamblit VRC是一个亭子,有LED灯、有雾效果、有一个很大的低音炮,还有一台HTC Vive头盔。VRC周围有观众台,他们可以观看其它人赌博。

Gamblit准备增加VRC的游戏数量,但至今为止只有一个合作伙伴。与Gamblit Gaming合作的是Phosphor Games,它开发了《布鲁克海文实验》,玩家可以戴上HTC Vive打僵尸,Phosphor Games将该游戏转化为赌博游戏。

全球游戏博览会(Global Gaming Expo,G2E)将于9月26-29日召开,Gamblit Gaming和Phosphor Games准备在展会上推出VRC和赌博游戏。Gamblit Gaming CMO达里安·温洛斯坦(Darion Lowenstein)、Phosphor Games CEO贾斯汀·柯克兰(Justin Corcoran)最近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们谈论了如何将VR与赌博结合在一起。

拥有开发视频游戏的经验

达里安·温洛斯坦:这个项目很惊人,现在终于可以谈论它了,真的很有趣。简单来讲,Gamblit Gaming之所以存在,主要是因为我们发现赌博业需要创新。一般而言,经常来赌场的人以21-45岁最多,当中的许多人并不赌博,你看看他们这些人中有多少玩老虎机的,很少,很少。正因如此,Gamblit的CEO在6年前产生一个想法,要将视频游戏带到赌场。大约一年半之前,我也加入进来。

当年我从业时,主要开发廉价游戏机游戏和移动游戏。我曾在EA和动视工作过,还有Rockstar。当Gamblit邀请我加入时,我很喜欢,但是我拒绝了,我说:“不,谢谢,没兴趣。”他们解释说:“我们想将视频游戏带到赌场。”我听了就在想:“哦,真棒。”

今年年初时,我们找到了很好的办法将硬件、游戏渗透到赌场。接下来怎么办?当我们推出触摸屏游戏以及类似的东西之后,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们都是视频游戏爱好者,都是办公室的书呆子,我们都对VR抱有很大的兴趣。很显然,VR终于触及一个临界点,它开始进入用户的家中,开始变得便宜起来。VR技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我们想做一个VR项目。

调研市场之后,看起来HTC Vive提供的体验最好。我们深入调查了不同的游戏,当大家在办公室玩《布鲁克海文实验》时,有人吓倒了,有人打破了东西,有人尖叫。于是我们就在想,能否在赌场内拥有这样的效果。试想一下,如果你可以下注,赌自己杀怪物的技术有多高超,朋友可以用你的视角观看,也可以为你下注,那将是多么疯狂的事。

正因如此,我们与Phosphor接触,他们喜欢这种想法,Phosphor告诉我们:“听起来很酷,等等,这是一个庞大的新兴市场,它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让我们干起来吧。”于是我们走到了一起,在《布鲁克海文实验》之上开发赌博体验,Phosphor无疑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2

如何向VR游戏下赌注?

Tom’s Hardware:先来问第一个问题。赌博是如何进行的?如何下注,如何付款,有多少钱归了赌场,有多少归了赌博者?

达里安·温洛斯坦:这是一个相当注重技巧的游戏,大多的老虎机或者类似的东西都设定了比例,我们不是这样的。

参与游戏可以按经验下注,比如你可以投入15美元、25美元或者50美元,花费会影响回报。当你选择了某一注,你会面临三种不同的挑战,每一次都会改变。例如,存活下来,保证70%的生命值,至少要有10次暴头,精准度需要超过80%,或者无损伤存活下来,不要被击中一次。

给定挑战条件之后,就会有许多的武器可以选择,武器是随机的,然后就可以开始了。在开始之前,观众可以下注。

换言之,并没有什么串谋:“我打赌他会死,他会被比赛淘汰,我会赚很多的钱。”总的来讲,你向目标下注,而该目标正是玩家的目标,如果玩家表现很好,大家都是赢家,如果玩家输了,大家都输了。

当游戏开始时,你可以向下看地板,Phosphor在底部放置了很酷的网格,你可以随时查看自己的成绩。一轮完成之后,成绩会跳出来,告诉你表现如何。作为观众,他们也有自己的显示器,可以用玩家的视角观看,还有桌子可以下注,当一轮游戏结束时,状况会随时更新,如此一来观众就可以知道自己是赢了还是输了,到底在哪里赢的或者输的。

Tom’s Hardware:观众可以临时中断吗?

达里安·温洛斯坦:这样很危险。当一轮游戏开始之后,所有的下注都是锁定的,有点像轮盘赌。当球开始旋转时,它是不会停的。道理有点类似。
4
防止滥用

Tom’s Hardware:如果一名玩家变得相当厉害会怎样?《布鲁克海文实验》游戏可以在家里玩,如果有人老是赢,我们如何阻止?和家庭游戏相比,它的难度会不会越来越高?或者说游戏会随机提供挑战,如果只是玩少数的几轮,游戏会相当困难?

达里安·温洛斯坦:之所以以技巧为基础的赌博游戏难以开发,部分原因正在于此,在我们所开发的每一款游戏中,这都是一个挑战。在下周的G2E游戏大展上,我们将会展示18款游戏。玩家的范围很广,技巧也不同,我们必须适应。

当我们将《布鲁克海文实验》引进赌场,许多人是第一次体验VR。当然,我们不希望用户来了又走了,因为游戏不好玩。与此同时,我们还要考虑那些在家中玩《布鲁克海文实验》的人,他们可能玩了18次,来赌场玩只有一个目的:“我可以坐在VRC内,可以玩一天,可以将它当成我的新工作。”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大量的挑战和体验,每一次玩时都不同。

例如,以70%的生命值幸存下来,可能一半的玩家能做到。如果不受一点伤幸存下来,可能只有一次做到过。

根据挑战难度的不同,支付的费用也不同。如果你的技术很好,你可以将钱赚回来。你的损失很小。如果你真正出色,可以完成一些高难度挑战,花费虽然高一些,但是你可以赚到钱。随着时间的推移,游戏的平衡性会很好,会有许多不同的测试,不是谁坐进来都能赚很多钱的。

Tom’s Hardware:《布鲁克海文实验》赌场版游戏到底是战役模式,还是生存模式?

达里安·温洛斯坦:它相当于修改版生存模式的游戏。我们的目标是提供一种体验,让玩家可以快速移动。演示版本长度有限,它可以让许多人尝试,未来我们会开发更长版本的游戏,它相当于快速“游乐场”版本,这是最终目标。当游戏越来越困难,正如你的赌博技巧越来越成熟一样,赢的机会也会增加,游戏会变得越来越有挑战性。

客户买单

Tom’s Hardware:赌场对这种设备感兴趣吗?你们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兴趣大不大,是吗?

达里安·温洛斯坦:相当有趣。当新闻报道之后,许多运营者就前来打探消息,他们想确定设备可以玩。我只想说他们很有兴趣。我们希望VRC有更多的用途,可以将它放在角落,围起来,让PC来驱动,我们希望它更像剧院,更有趣,能提供群体体验,这些都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当你走进VRC,先要登上一个台阶,内部和角落都是LED灯,一切都在发光。Vive用线连接到顶部,所以玩的时候不会有线从脚的后方深入地面,你不会绊倒。地板下面有巨大的低音炮,每一声枪响,每一次怪物吼叫,你都会有真切的感受,它有一种4D的感觉。还有雾烟机,它会将雾喷进去。

最酷的地方在于,每一次玩家玩完之后,我们都给他们带去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因为当中的许多人是第一次尝试VR。还有许多人吓坏了。有些人缩进墙角,尖叫起来,真的很疯狂。

Tom’s Hardware:游戏可能会让玩家精神受损伤,你们如何减轻这种损伤呢?比如玩家可能会得心脏病。在玩的时候,玩家是不是要签免责文件?

达里安·温洛斯坦:当我们第一次向Gamblit的其它人讲述该项目时,每一个人都很激动,有人提出法律上的问题,他说:“我们需要让用户签免责书。”在门口会有一道标志,类似于游乐场过山车旁边的标志。在VRC外部可以看到显示屏,每个人都知道里面的体验是怎样的,在进入之前就能感受到。如果他们害怕了,或者知道自己可能会面临健康问题,他们就不会尝试。
3

VR游乐场

Tom’s Hardware:要让用户留在显示屏之前,或者是升降表演台之前,一般都会剔除赌博元素,将它变成付费体验,类似于旅游博览会,或者是商场,或者是VR游乐场,人们对这种体验感兴趣。

达里安·温洛斯坦:你提到的东西很有趣……在过去几周,Gamblit内部和外部都有人提到过类似的构想。Gamblit的一名员工上个月在纽约试玩了《捉鬼敢死队》,他排了2小时的队。他和女朋友每人花了50美元,整个体验只有7分钟,他说自己很喜欢,还说花这点钱很值得。

事实上,我们与全世界的游乐场合作,有新生的,也有已经地位稳固的。我们已经进入了六大洲,与那里的游乐场合作,它们要么已经成名已久,或者是刚刚开始进入VR游乐业的企业。

Tom’s Hardware:有一些游戏开发商也在做同样的事,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正因如此,我才会问你有没有考虑提供一些不涉及赌博的游戏。据我所知,在加拿大有这样的游乐场存在。

达里安·温洛斯坦:它们与我们有合作。

Tom’s Hardware:他们建造了一些墙,将自己的基站放进去,灯塔放在开放的房间内。当我们想到大型游乐场时,会想到巨大的房间,里面放着许多的机器,它们很庞大,有灯光有声音。在我看来,如果处在这样的环境中,VRC会比HTC Vive更有趣。
5

游戏很酷,你还能得到什么

Tom’s Hardware:Phosphor是你们的第一个合作伙伴,你们有没有寻找其它的游戏与合作伙伴?VRC会不会有出现一些专门赌博的VR游戏,或者说只是现有消费型游戏的修改版?

达里安·温洛斯坦:我们正在讨论这一点。如果你看看我们的其它产品,就会发现我们的内部团队正在开发一些游戏,当然还包括了一些重量级游戏。

对于VRC而言,我们之所以与Phosphor合作,主要是因为我们认为它的体验是市场上最好的,可以与赌博完全结合,可以与游戏体验结合。当然,市场上肯定还有许多的其它选择,我们会尝试的。

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经常问的:“你有没有一款不会让人极度兴奋、不吓人的游戏?”我们需要许多的产品,让不同的消费者来体验。

Tom’s Hardware:如果你们朝这个方向发展下去,VRC会不会成为一种特殊的豆荚状设备,只提供特殊游戏,或者会成为一台视频乐透终端机,有许多的游戏可以选择?

达里安·温洛斯坦:Gamblit的每一款设备都是多游戏设备。我们推出的G型桌子安装了6款游戏。在G2E游戏大会上,我们会展示Tri-Station,它预装了7款游戏。VRC最终也会一样,你可以玩《布鲁克海文实验》,因为打怪赚钱永不过时。

Tom’s Hardware:VRC的游戏空间有多大?

达里安·温洛斯坦:VRC的占地空间约为11X11英尺(约3.35米),核心游戏空间最大8X8英尺(约2.44米)。它适合玩《布鲁克海文实验》,我很高,有6英尺4英寸高(约193厘米),我的手臂很长,可以完全将枪伸向360度方向,从没有撞到墙壁。我认为这样的游戏空间很适合玩《布鲁克海文实验》。

赌场的看法

Tom’s Hardware接触了Manitoba Lotteries公司,想了解一下它们对VR赌博的看法。Manitoba Liquor & Lotteries游戏运营副总裁丹·山姆斯卡特尔(Dan Sanscartier)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Tom’s Hardware:下周,VRC概念就会在G2E游戏展上亮相,你可能没有看到过类似的概念,我想知道这种概念行得通吗?还有更重要的一点:Gamblit之所以开发VRC,主要是为了吸引千禧一代进入赌场。Gamblit认为年轻人没有花太多的钱赌博,它相信赌博游戏可以成为诱饵,吸引年轻人进入。你同意这一看法吗?你们有没有寻找类似的娱乐产品,不一定非要是VR产品?

山姆斯卡特尔:我们的确没有抓住千禧一代,这点我完全认同。我们可能会吸引年轻人,但是面临挑战:如果你和你的朋友有一些积蓄,想经营自己的生活,你们也许会买两台或者三台自助服务机,选一个房间,就能经营赌场一样的生意。如果你玩“密室逃脱(escape room)”,里面可能会有两台自助服务机,但是它们不能赌博。如果想吸引千禧一代进入赌场,赌场就必须拥有上述设备。

如果是技巧性游戏,监管机构(至少在加拿大是这样)可能不会同意。如果想通过游戏赚钱,监管机构只允许机会性游戏存在。如果游戏靠的是技巧,就会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监管机构可能会反对,因为违反法律。你会碰到一些法律障碍。如果要在赌场引入这种设备,首先要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因为这些游戏并非机会性游戏,而是技巧性游戏。如果花25美元玩一小时,花15分钟玩一段较短的时间,情况可能会完全不同。

Tom’s Hardware:《布鲁克海文实验》肯定是一款技巧性游戏,公司的目标就是将技巧性游戏带到赌场。美国的监管规定可能有些不同,可能Gamblit根本没有意识到监管障碍。

山姆斯卡特尔:据我所知,在拉斯维加斯,监管机构允许赌场安装一些技巧性游戏,让供应商安装。现在游戏产业正在变革。对于Gamblit而言,现在推出技巧性游戏恰逢其时。如果赌场不跟进,它们可能就会被淘汰。

在加拿大,如果此类业务不是专门针对赌场的,可能无法长久发展下去。在拉斯拉维加斯,情况完全不同,那是一个不同的平台,拥有完全不同的环境。那里很重视一些非游戏的东西,它们能够给人提供愉悦,比如聚会,DJ等等。每个人掏150美元,花200美元买一瓶伏特加,就可以喝一整晚。在舞蹈俱乐部外面,你可能会看到一些自动服务机。服务机可以从这里起步。

在加拿大,如果围绕单一体育事件赌博是违法的。监管机构会不会将这种游戏当成“单一体育事件”也存在疑问,毕竟游戏就是一个人玩一款游戏,而我向玩游戏的人下注。整个概念还处在初期,但是很不错。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未来的游戏肯定会是这样的,绝对如此。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