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b5%aa%e8%b5%b0vr%e6%95%99%e5%ae%a4%e8%ae%be%e5%a4%87%e5%89%af%e6%9c%ac

浪走陈达博:苹果设计师的门徒 VR创业改变教学方式

Lina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6/12/19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12月13日,HTC Vive X加速器创企孵化项目在北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12月13日,HTC Vive X加速器创企孵化项目在北京举行了国内第一场产品展示日,19家涵盖无线VR解决方案、移动VR手部动作检测、教育、游戏、影视等不同领域的VR创企陆续登台亮相——浪走科技就是其中一员。

171482127263_-pic_hd

浪走科技的核心技术在于“实时自由视角视频”,允许观看者在实时视频中从不同角度观察同一物体。其落地产品为一款“VR教室”——为老师提供一款类似PowerPoint的DIY VR教育工具,老师可以根据课程需求在虚拟场景中任意更改背景与道具(支持谷歌街景等素材库接入),并可将自身影像投映到虚拟环境中,与学生进行实时互动。

作为HTC从全球1200个报名企业中挑选出的33个第一批重点投资合作项目之一,浪走科技究竟是凭借什么脱颖而出的呢?在VR消费者保有量极低的当下,to B的教育产品又是否能成为VR行业型爆发点呢?近日,智东西硬创先锋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找到了创始人兼CEO陈达博,一同聊聊浪走科技与VR教育的那些事儿。

浪走:在VR视频里自由行走

初见陈达博,体形精瘦,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一身黑色呢大衣,干净利落的小背头,俨然一副魔都精英的装扮(浪走科技位于上海),再加之光环缭绕的英伦高材生背景,我已然做好了进行一场严肃商务对话的准备。

然而,固定印象的存在就是为了被打破的,陈达博开口的一瞬间我眨了眨眼,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说话带着清晰可爱北方口音的年轻小哥来。

陈达博,26岁,西安人。毕业于英国圣马丁产品设计本科,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与帝国理工合办创新设计工程研究生。期间曾在Jony Ive工作室(对,就是那个苹果首席设计官的Jony Ive)工作,并已有2任公司创业经历:Evercise.com与Eddy Labs,分别与健身网站、计算机视觉相关。

181482132434_-pic-2

浪走核心创始团队目前有7人,陈达博负责设计,3位负责核心技术,3位负责教育类的外教。作为一间今年1月才登记注册的公司,浪走科技其实非常年轻;但这并不影响浪走的迅速发展,在拿到了1月的百万种子轮融资后,又在今年8月成功入选了HTC Vive X计划,获得了HTC的资本与战略层面支持,现在天使轮的500万融资正在进行当中。据陈达博所言,公司整个上半年都在研发完善“自由视角视频”系统的底层核心技术,下半年则逐步将技术落实到产品上,也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VR教室”。

与一般的“视”、“瞳”系列的计算机视觉公司名字不同,“浪走”听起来就不像个搞视觉的公司。在问到“浪走”二字的含义时,作为西安人的陈达博告诉记者,“浪走”在西安话里相当于逛逛走走的意思,周末约上三五好友,“今天晚上咱们浪走一下”;公司Logo也是一个半透明的三色L型图案,时尚、简明、轻快,字里行间透着一个大写的“轻松”。

但其实,浪走科技的技术核心一点都不轻松。“自由视角视频”是一套由多台摄像机组成的全息实时摄像解决方案,从不同角度对目标对象进行拍摄与动态建模,实时全息直播。然而由于计算量巨大,目前全息直播时需要5台电脑同时运作。(VR教室则不需要如此巨大的计算量,后文将会详细介绍)

dabo-2

如今,市面上的普遍存在的VR视频都是全景视频,观众通过VR眼镜观看时虽然拥有360度的视角,但无法在其中自由行走,只能像透过一个鱼缸一样站在某个定点上观察环境,无法转换视角或是与环境内容进行互动。由于VR与AR本身是支持6个自由度移动的,全景视频却无法支持这种程度的交互,本质上还是一种平面的贴画型视频;而且全景视频中背后的画面往往没有太大意义,不仅浪费了流量,还降低了视频画质。

由于VR、AR此类新型媒介的特性,未来的世界一定不再是扁平的,随着VR、AR的技术发展与不断普及,其消费的内容必定会将逐渐朝三维化进发,因此,拥有能够拍摄立体画面并进行实时传输的全息视频解决方案必然是未来VR视频发展趋势之一:据陈达博所言,不少体育比赛,手术直播,甚至情色行业的公司项目都曾与他们团队接洽联系。

“自由视角视频”是浪走公司由“Volumetric Video”翻译过来的,国内暂时没有对此技术的统一官方译名,浪走科技的“走”字多少也带着“自由视角”的意味在里头。此项技术源自于陈达博的研究生项目,目前国内清华大学刘烨斌教授带领的团队与国外微软研究院Holoportation项目都在做此方面的研究。陈达博坦言,“技术门槛有,我不敢说很高,但我知道现在能做的人很少。”

“VR教室”:VR教育会是最先扬帆的行业风口吗?

目前,VR保有量整体偏低,VR硬件的个体保有量则更少,这直接导致to C教育方案现阶段的不可行性。而浪走的“VR教室”则是整体解决方案,与HTC合作将软硬件一齐包装搭配起来,作为一款产品直接卖给学校。

unknown

正如前文介绍,“VR教室”便是浪走的技术落地产品,这是一款为老师提供类似PowerPoint功能的DIY VR教育工具,老师可以根据课程需求在虚拟场景中任意更改背景与道具(支持谷歌街景等素材库接入),并可将自身影像投映到虚拟环境中,与学生进行实时互动。根据陈达博的介绍,通过自由视角视频的拍摄,老师还可以把自己的形象放大缩小,小到放在VR世界的玩具车模型里。不过由于这项技术最近才研发完成,还没有来得及放进HTC Vive X的展示日当中。

由于许多教育VR团队的前身是游戏公司,目前很多VR课程产品的开发思路也大多是按照游戏模式设定的,学生带上眼镜后跟随设计好的流程进行学习,整个过程中老师的参与度几乎为零;然而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教学风格,每个课程也有独特的教学要求,一套VR课程的重复使用率太低,而开发成本却又很高,无法和老师的教学流程相融合,难以真正推广开来。

因此,工具式的VR教育产品更能满足老师的教学需求,在给出了基本模板,并接入了如谷歌地图库、大型3D模型库等素材后,老师可以根据课程设置不同的VR场景,地理老师在一节课内带领学生翻越山川湖海,历史老师在一节课内带领学生纵览华夏古今;并且通过如PPT式的DIY改换场景便能够重复使用该系统,比学校单独购买设计好的VR课程更灵活方便。

191482144251_-pic%e5%89%af%e6%9c%ac

目前,浪走正和英孚开展场景式英文教学的合作项目,给学生塑造不同的浸入式的学习环境,例如咖啡店对话、图书馆对话等。并且正在与HTC、慧科集团、学堂在线共同成立威爱教育签定框架协议,明年1月左右便有百套以上的订单落地。再加上政策VR的不断关注,陈达博说:“我们接触下来的感受是,每一个学校领导都在看VR的东西,都想拿VR做教学探索,只是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并且,在交谈中记者得知,浪走的野心绝不仅仅是教育界的VR PPT这么简单,陈达博更愿意把浪走称为“自由视角视频推广者”,作为一款用于展示想法,方便交流的媒介工具,浪走未来将会基于产品技术,在行业方面做横向探索,应用到商务或其他领域。

结论,教育VR发展可期

与其他四大智能行业一样,虚拟现实行业一直都不是刚性需求。VR/AR在资本界虽然曾大火过一时,但真正落地到应用上并且能较大范围铺开的也就暂时只有游戏一项了。但是VR、AI等技术都正为人类生产生活带来革命性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会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帆风顺”,但它确实存在,也确实是未来的发展方向。To C市场永远是最后一块蛋糕,现在吃起来还是太早,暂时还是得从to B做起。

浪走目前还在创业初期,团队规模、产品、技术都有待进一步发展,再加之前文所说的虚拟现实行业只是发展方向,并非教育界刚性需求。不过除了游戏外,教育与医疗是目前VR商务应用中相对比较热门的行业,而浪走既有三大PC头显之一的HTC Vive加成,又迎着VR教育应用的小潮流,加之工具式VR产品的思维模式,与手中自由视角视频技术门槛,其发展还是值得期待的。


 

硬创先锋

挖掘全球最具潜力的硬件创业项目

项目投递:微信添加hawkren001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