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b%84%e5%85%ab%e6%88%92850

摩拜和ofo们都out啦!一大波共享电动自行车袭来

晓寒头条 车东西2017/01/09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寒 摩拜、ofo们的火热催生了另外一种交通工具共享化运营的热潮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寒

摩拜、ofo们的火热催生了另外一种交通工具共享化运营的热潮——电动自行车。

事实上,电动自行车、电动单车等两轮电动车共享租赁模式出现的时间并不比摩拜ofo们晚,只不过其多由地方中小型企业在校园、景区里运营,并未受到资本与媒体的关注。

没受到关注并不代表没有成长。近日,智东西根据多方调查,发现国内出现了包括猎吧、租八戒、小鹿单车、电斑马、ebike、八点到、7号电单车、萌小明等一系列从事两轮电动自行车租赁的公司,并且还有一些传统电动车制造商也在考虑以电动自行车切入到共享出行领域。

虽然这些公司都比较小,知名度较高的猎吧与租八戒也只是完成了千万元级别的天使投资,但是最关键的则是其在用户数较少的情况下竟然能做到每车日均6-8单甚至12单的成绩,两轮电动车正在成为共享单车的新威胁。

电动车共享的兴起

熊智在2016年11月份辞职了。

他之前在深圳一家通信行业的OEM公司里工作,该公司主要为中移动等运营商提供基于高通芯片的解决方案,虽然不是明星公司,但是收入也不错。

让他下定决心辞职的,是共享单车,更是共享电单车。

“电动车的销量正在以每年三四千万辆的速度增长,而自行车的销量却是递增的。既然共享单车能火起来,那共享电动车更能火起来。”熊智告诉智东西,自2016年8、9月份看到共享单车火了之后,就已经开始酝酿一家两轮电动车共享的生意。

随后,他在智东西的出行行业群里遇到了两轮电动车共享公司猎吧租车的总经理李青云。在得知猎吧已经研发了一套完整的共享电动车租赁方案后,熊智选择成为了猎吧在南昌的城市合伙人。

2016年12月17日,熊智在自己的母校南昌航空大学投放了第一批40辆电动车。

“运营数据给了我非常强的信心。”据熊智介绍,从2016年12月17日至2017年1月8日这23天里,他这40辆电动车总的日均订单数是162单,平均每车每天4单。总的日均总收入约为400元,平均每车每天10元。

%e7%8c%8e%e5%90%a7%e8%a7%a3%e9%94%81640

(配图为猎吧在某大学投放的电动单车)

与共享自行车不同,两轮电动车的整车成本要高的多。即使不说运营与其他开支,熊智的订单量和收入似乎与电动车动辄两三千元的成本并不成正比。但是他随后的一句话引起了智东西的注意, “我目前只在这一所学校运营,在这23天内,南昌航空大学的用户数逐渐从0涨到到320人。”

23天,320个用户、40辆车、日均总订单162单,日均收入400元。如果加上320个用户数的话,熊智的运营数据非常好看。

“我小区里面住了一个南昌航空大学考研的学生,每天都会去图书馆。每天都会使用我们的产品。”在问及学校师生的反应时,熊智举了这样一个例子,“由于校园相对较小,电动车车速快,单次的使用时长就是一二十分钟,费用也就两块钱。”

确实,学生群体的收入特性决定了他们更倾向于用高频的小额消费代替大额购买,况且自行购买电动车还需要面临充电与管理问题。很类似的一个例子就是许多大学生不会一下子花几千元购买一个电脑,但是却愿意每天去网吧玩上三五块钱,其四年在网吧的整体消费远高于购买一台电脑了,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的。

正是在这样一种消费模式下,智东西发现目前市面上出现了多家从事两轮电动车共享租赁的公司,据不完全统计,除了上述的猎吧、租八戒,能找到相关信息的还有小鹿单车、电斑马、ebike、八点到、7号电单车等公司。

电动车共享的运营模式

一提到电动车的共享租赁,大家最关注的肯定就是充电与运营范围两大问题。为了解决这一疑惑,智东西采访了租八戒的联合创始人/COO严正生以及猎吧的总经理助理张善松,对其运营模式与未来发展的趋势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

1.二三线城市的高校与景区是主要运营区域

需要充电是电动车与自行车最大的不同,这也让电动车在运营模式上有了自己的特点。首先就是各家的主要运营区域都选择了校园这样的封闭场所。原因有三,一是校园的需求旺盛,并且学生群体更适合共享租赁这一形式。二是学生群体固定在学校里面,并且素质整体较高,有利于降低运营风险。三是学校的面积不大,运营维护人员对电动车进行换电与维护操作比较方便。

%e5%b8%b8%e5%b7%9e640

(配图为租八戒在常州某高校运营)

租八戒目前主要的运营区域都在学校、大学生、旅游区等封闭区域,而猎吧则在无锡与上海还进行了小范围的社会化运营尝试。

在校园之外,智东西还发现这两家公司运营覆盖的城市主要是上海、无锡、常州、福州、南昌、昆明、杭州、嘉兴等沿海地区二三线城市。

2.使用方式:与摩拜单车类似

在用户操作层面,共享电动车与共享单自行车类似,两家公司都采用了智能单车+APP的模式。其每一辆电动车内都有GPS通讯模块以及智能锁,用户在APP上能够实时查看车辆的位置、通过扫码解锁车辆、并在上锁后完成计费。

%e7%bb%84%e5%85%ab%e6%88%92640

(配图为租八戒用户扫码用车)

在费用方面,租八戒目前是15分钟1元,1小时4块,24小时封顶40元,押金30元。最小的计费单位是15分钟,不足15分钟按1元收费,例如用户骑行27分钟,就是2元钱。猎吧官方给出的参考收费标准是校园1元或0.5元/小时,而社会区域则是1元/20分钟+0.5元/公里双重计费。

由于情况不同,猎吧在不同地区的收费会有差异,例如开篇故事的熊智在南昌试运营期间的收费就达到了5元/小时。

3.指定区域内的无桩化运营

在外界看来,共享电动车由于需要充电,其需要依据网点或是充电桩才能运营,不过在采访之后,智东西发现电动单车共享公司在这方面也有一套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首先是用换电代替充电,共享电动车公司的维护网点里都会有充满的备用电池,当系统检测到电动车的电量低于阀值的时候会自动报警,这是运维人员就会通过车载GPS找到这辆这辆车,在更换完电池后将没电的电池拿回去充电。

其次是虚拟停车区,这一技术在滴滴以及共享单车公司都有使用,只不过在换电运营的情况下共享电动车公司将其范围做的更大了,例如租八戒酒就将上海某大学城里的多所学校划定成了虚拟停车区,甚至还包括了学校周边常见的商业街区。

“学生晚上总得回学校,并且其活动范围其实主要就是校园跟附近的商业街。在停车区内完全可以自由停放。”租八戒COO严正生如是说道,“而至于校园外,用户也可以骑出去并且进行锁车操作,但是计费不会停止。”

4.加盟是扩张的主要手段

“加上技术人员与研发人员一共才二十多人?!。”因为最开始了解到其已经在多个城市进行了运营,所以在听到严正生告诉我租八戒整个公司只有二十多人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事实上,已经在9个城市的十几个学校展开运营的猎吧租车也只有60余人,而这背后主要的原因则是因为两家都采用了加盟的方式在运营,开篇故事里的熊智就是猎吧的南昌合伙人。

目前,上海地区是由租八戒自己在运营,而猎吧方面则表示会将三四线城市开放给加盟商,自己主要在一二线城市运营。

由于存在多张合作加盟的方式,两家都没有透漏加盟代理的具体费用与方式,但是从智东西与之进行的交流中,智东西了解到一个市级代理的加盟费用约为数万元的级别,而省级可能就需要数十万的费用。

据了解,一般情况下加盟费对应的产品是包括软件平台、运营许可与推广指导,车辆费用需要按价格由当地运营商采购,总部会为加盟商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不过双方均表示,总部与加盟商之间有着更多的合作方式,租八戒COO严正生表示,在加盟之外,租八戒也可以向加盟商投资车辆,双方分享收益与风险。

而猎吧总经理助理张善松也介绍了另外一种方式,即猎吧也接受地方加盟商的财务投资,而猎吧则完全承担起当地的运营责任。

至于,主要选择加盟模式的原因,则与电动自行车单车成本较高有直接关系,猎吧总经理助理张善松介绍,猎吧目前有两款车型,续航分别为40公里、80公里,而成本则为1400元、1800元。而租八戒旗下80公里续航车型的成本则将近3000元,电动自行车共享的车辆成本是共享单车的数倍。

未来的关键:如何走出校园

共享单车之所以能够获得资本的青睐,主要原因在于其背后拥有一个大体量的市场,而这个大市场就是所有城市居民的短途出行。而电动车由于需要进行充电或换电操作,目前只能在校园等封闭区域内运营,似乎其市场已经被限定在了校园之外。

“电动自行车共享很难走出校园,我们估计不会投资这类企业。”摩拜单车C轮的投资方之一,启明创投的helen黄佩华也表示了类似的观点。

不过根据智东西的了解,电动车共享公司则要乐观的多。

“中国目前有2500+高校,4000万+大学生,即使按照10%的概率,也仍然有400万用户。”据租八戒COO严正生介绍,租八戒目前在上海某大学城总共投放了400辆单车,在两个月的试运营期内,每辆单车的日均订单已经达到了12次,平均单次使用时长20分钟,平均单车收入约为2元。

他表示,租八戒目前在全国有将近3万名注册用户,活跃用户约占50%,“但是拿下这10%的市场,就已经不小了。”

与此同时,针对城市区域,这些电动车共享公司也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大区域共享。上述已经说过,由于采用了换电的充电方式与智能单车,电动车共享公司在一个区域内能够做到随便停放的无桩化运营。

据介绍,租八戒、猎吧等公司随后也会在短途出行需求比较高的城市区域内划分运营区域,例如下图。

%e5%85%b1%e4%ba%ab%e5%8d%95%e8%bd%a6%e7%9a%84%e5%a4%a7%e5%8c%ba%e5%9f%9f640

他们会要求用户将车辆归还在各个圆形所代表的区域内(实际情况应该是不规则矩形,圆形仅用来说明问题)。一方面,在车辆相对集中的情况下,每一个运营区域只需要有一个电池充电网点和几名运营成员即可完成对区域内车辆的换电以及维护工作。另一方面,由于电动车仍然属于解决短途交通工具,用户在使用时的距离往往并不远,未来在城市区域划定的一个个运营范围其实可以覆盖用户的出行半径。

“我们在上海有400辆电动车,但是只有2名全职运营和临时招募的一些兼职。”据严正生介绍,目前的使用场景下,用户的平均使用距离约为4公里左右,而其续航里程则为80公里,大约2天才需要更换一次电池,“运营成本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据其介绍,租八戒已经与西南地区最大的一家电动自行车生产企业达成了合作,过完春节就会依托该电动自行车公司数量庞大的经销商体系进入西南某城。

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动自行车的共享并像汽车那样需要铺设高密度的停车网点与充电桩,在一个运营区域内有一个场地可供充电即可,当城市的运营范围即上述圆形越来越多的时候,运营体系也能够支撑更远的电动自行车出行距离了,例如某用户需要从A地骑到B地,而A/B两地又刚好处于两个运营区域之内,其实已经接近于全城无桩共享了。

结语:这才是共享单车真正的竞争对手

前几日,摩拜宣布完成了D轮2亿美金的融资,一些自行车业内人士也透漏称摩拜、ofo、小鸣、优拜、小蓝等公司都在自行车工厂下了大量订单。业内普遍认为2017年将会有数百万辆单车投入到全国各个城市中去,2017年也将会是各家公司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年。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摩拜们真正的对手似乎并不是ofo们。猎吧、租八戒这类正在校园里悄悄抢占用户与市场的共享电动车们正在迅猛成长,而中国过去十几年里出现的电动自行车成为内陆家庭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自行车逐渐退出的局面,有可能在共享领域再次上演。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