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报850

大战三回合后 ofo和摩拜谁会灭掉谁?

晓寒头条 车东西2017/05/16

车东西(公众号:newhard) 文 | 晓寒 现在,共享充电宝成了风口浪尖的生意,但是也别忘了引爆共享市场的 […]

车东西(公众号:newhard)
文 | 晓寒

现在,共享充电宝成了风口浪尖的生意,但是也别忘了引爆共享市场的共享单车。

前几日,一位自称是ofo前员工的网友在社交媒体称ofo内部存在大量贪腐行为,引发舆论热议。ofo方面随后回应称内部拥有领先的风控一是与反贪腐体系,并认为上述匿名爆料缺乏事实依据。

就在ofo忙着跟传闻做斗争的时候,“贪腐”又找到了ofo的对手摩拜。同样是在社交媒体,某接近摩拜的人士称其三大创始人存在严重贪污现象,数额甚至上亿——而这距ofo曝出贪腐传闻还不到24小时。

在共享单车领域,你除了能看到各个玩家疯狂跑马圈地,投放单车之外,其在舆论领域的对决也是此起彼伏——从最开始争相发布融资消息、到90天结束战斗的对话。从共享单车行业第一名的舆论战,再到是否应该销毁没有GPS的车辆,共享单车企业之间,尤其是ofo与摩拜之间的“口水战”着实精彩。

按照时间顺序,车东西粗略将共享单车的口水战分为三个回合,分别是“实力炫富”、“谁是老大”以及“人身攻击”,并以3-1-2的顺序予以展开。

口水战第三回合:人身攻击

5月3日,一个匿名为丁春秋的网友在脉脉上提问,想要了解一下去ofo工作的前景,他问到了加班、氛围和待遇等问题。结果等来了“前ofo共享单车员工”的回答,“严重996,内部管理一团糟,制度极其混乱,从高层到基层贪腐现象严重!”

ofo贪污640

虽然不知道丁春秋同学最后是否仍然决定要去ofo工作,但他的这个提问却引发了共享单车江湖的一场波澜。

随后。又一个匿名为“东方不败”脉脉网友发文称是某共享单车的运营,觉得自己的公司前景不好,即将倒闭。一个“ofo共享单车员工”来安慰他说小黄车也走不远,因为内部管理混乱,区域运营与校园运营贪腐严重。

ofo爆料2副本640

5月10日晚间,有媒体看到这一评论后,将其写成新闻报道发布,引起大量传播。

ofo官方随即发布了《关于<ofo员工爆料内部大范围贪腐>报道的声明》,表示ofo拥有领先的反腐意识与完善的反腐体系,并对贪腐行为零容忍。同时,ofo方面认为,上述社交平台的匿名举报语焉不详,带有明显的个人情绪,缺乏具体事实依据,不适合作为新闻源和素材,并欢迎各种监督的建议。

就在ofo忙于应对贪腐舆论之时,战火烧到了摩拜身上。

5月11日,又有媒体撰文称摩拜创始人/总裁胡玮炜、CEO王晓峰、摩拜无锡厂长徐洪军接共享单车的生产制造之机合谋贪污达数亿元。

该报道的信源指向了知乎一篇名为“如何看待摩拜单车成本高于6000元”这一提问中的跟帖,不过车东西去翻看该提问时,并没有发现跟帖中有爆料摩拜高层贪污的内容,可能已经被删。

当然,摩拜也马上发布了声明,有三个意思。1、摩拜发现是在某共享单车(ofo)被爆存在大量贪腐现象后,才有自媒体与媒体开始散播摩拜高层贪污的谣言。2、摩拜郑重声明这些谣言是捏造事实,恶意诽谤,已经报警。3、摩拜呼吁所有同行,一起聚焦于产品、技术和服务。

摩拜生命640

仔细看摩拜的三条声明,其潜台词很明确——即在ofo被曝出贪腐现象之后,有同行故意诬陷摩拜。

事实上,在这一回合“人身攻击”的口水战中,除了贪腐还有另外一轮的较量,即创始人被架空的话题。

由于需要大量资本助推,企业界创始人被架空或是被出局的例子并不少,例如汽车之家和易到用车。在创始人问题上,ofo创始人戴威在今年三四月份就已经被外界曝出或已经被架空。

在完成了多轮融资后,有媒体报道了ofo的股权结构,称戴威的股份为36.02%,而滴滴则为25.32%,再加上之前参与投资ofo的金沙江、经纬、王刚等投资者也都是滴滴的投资人,所以ofo董事会中滴滴系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

随后,前Uber西南区域总经理,张严琪空降ofo担任COO一职务。有分析认为这一任命正是滴滴所安排,因为在Uber中国与滴滴合并后,张严琪并入了滴滴,负责二手车业务。而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其几个联合创始人没有具体分工,扮演的消防员的角色,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与此同时,戴威还被报道称其职位已经从执行董事长变成了董事长这一虚职。在前几日曝出贪腐传闻时,脉脉上也有所谓的ofo内部员工透露戴威已经被架空。

当然,被架空的传闻同样不只有ofo这边才有,在摩拜这边,创始人问题被称之为“宫斗”——即创始人/总裁胡玮玮与CEO王晓峰之间关系的问题。

胡玮玮640

(左为胡玮玮,中间为王晓峰)

按照一些媒体报道,摩拜单车是易车/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找到胡玮玮后,给她讲了共享单车的规划并提供了一笔天使投资,所以李斌是幕后大佬,而胡玮玮则是具体操盘手。但是在后来的发展中,李斌、熊猫资本等投资人觉得胡玮玮在管理上欠火候,所以又找来了前Uber上海经理王晓峰,让其担任CEO,而胡玮玮则成了总裁,并且还传出了王晓峰是“资本派来的管家”的说法。

虽然理论上说CEO应该向总裁汇报,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在王晓峰上任后,几乎所有重要的决策与对外发声都由他在操盘,所以在外界看来,王晓峰已然成了摩拜的老大。

当然,有媒体报道称胡玮玮是觉得太累了,自愿退居二线,这没什么问题。但是自2017年春节以来,除了在3月底的博鳌论坛露面后,王晓峰似乎逐渐丢掉了摩拜代言人的形象,反而公司的重要活动与发布,都由胡玮玮在主持——这与整个2016年相比,有了重要转变。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仍没有明确证据表明ofo或摩拜内部的贪腐问题或是创始人问题实际存在,也不知道曝出传闻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但是从这里至少能够看出,两者的口水战、或是公关大战已经从针对产品、针对市场,走向了针对公司方面。

口水战第一回合:实力炫富

回顾ofo与摩拜之间的舆论战,自共享单车开始大规模出现在公众视野时就已然开始。

2016年8月15日夜晚,几辆江苏牌照的货车驶进中关村附近。工作人员从卡车上搬下来一些自行车,整齐地排放在马路旁边的人行道上边,这些自行车看着与传统自行车不太一样,有着橙红与银色相间的配色和一体式轮毂,并且还在多处印着二维码与用车1元的字样。

北京聚集着全国最多的新闻媒体。这些特别又有意思的自行车引起了媒体们的关注,摩拜单车在一两周的时间内就刷爆了北京地区的朋友圈,而随着报道的深入,之前默默在校园开垦市场的ofo也被媒体挖到了台前。

在讲历史、讲情怀、讲故事的同时,俩家公司开始了第一回合的舆论战——炫富。

8月19日,摩拜完成B轮数千万美金融资。8月30日,摩拜又完成B+轮融资,金额同为数千万美金。9月2日,在摩拜刚刚开完北京发布会后,ofo立马宣布获得B轮数千万元美元融资。9月26日,ofo又宣布获得滴滴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摩拜则以9月30日的1亿美元C轮融资予以回应。

2016年国庆之后,ofo、摩拜先后放出了C+轮融资消息,并在2017年初又分别放出了自己的D轮融资消息。

两家在融资方面咬的很紧,几乎就是这家刚公布完而另一家马上就公布了差不多金额,差不多量级投资机构主导的投资消息。

表格

(配图为ofo、摩拜的融资对照表,数据来自公开信息)

那时候的ofo与摩拜拿钱拿的手软,舆论界则开始了对于两者模式与车型的探讨。

焦点有三:1是B2C和C2C的问题。2是有没有GPS的问题。3是单车成本的问题。

支持ofo的舆论认为,ofo不仅自购车辆放在平台上供用户使用,其还在大力提倡用户将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出来,作为回报,用户可以获得ofo一定的免费使用权,从而完成用1一辆车换N辆车的升级,所以ofo属于真正的共享经济。

在车辆方面,ofo虽然没有GPS,但是机械锁不惧雨雪与洪水,开锁效率高。与此同时,由于车辆成本低,同样融资下,ofo能够铺设更多的单车,争取更多的用户。

支持摩拜的舆论认为,C2C由于车型不一且质量参差不齐,很难大规模上线。由于搭载了GPS,摩拜的用户更容易找到车辆,并且也为运营提供了便利。

与此同时,摩拜单车的成本较高,主要是由于其采用了耐久化的设计,虽然贵,但是一辆单车能够撑得时间更久,能为公司带来更多收益。

关于模式的口水战,最终是以各打脸而结束。

ofo在发展这么久后,其绝大部分主要车辆仍然是公司统一采购的,其C2C属性几乎消失,并且也陆续推出了带有定位功能的电子锁。另一边,摩拜则逐渐放弃了其最开始引以为傲的耐久化设计,推出了多款与普通自行车无异的车型。

从整体来看,第一回合主要是ofo与摩拜在早期的舆论战。其发力的重点主要在融资与模式/车型的对比上面。

在持续了一阵之后,第一回合也迎来了高潮——90天结束战斗与国贸裸骑的传说。

2016年9月26日,在ofo宣布获得滴滴数千万元战略投资之后,ofo与滴滴的投资方,金沙江创投的创始总经理朱啸虎发了一条朋友圈,称共享单车领域的战场将在90天内结束战斗!

90%e5%a4%a9640

面对ofo投资方的喊话,摩拜单车背后的投资方熊猫资本坐不住了。2016年9月28日,熊猫资本官微推送了一条信息,标题直接为:打个赌!年内ofo若能超过摩拜,熊猫合伙人国贸裸骑。

%e7%86%8a%e7%8c%ab2

ofo方面仗着的是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地位,而摩拜方面也是底气十足,没过几天,摩拜就宣布获得了腾讯的投资,言下之意就是你有滴滴,我有微信,谁怕谁。

当然,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2016年9月26日往后90天是2016年12月26日。共享单车领域的战斗不仅没有结束,且融进来了将近20个玩家。

最后,据说朱啸虎删除了朋友圈而熊猫资本的创始人裸骑的新闻也等不到了。

口水战第二回合:谁是老大

ofo与摩拜的舆论战分为三个回合。如果说其第一回合可以看成是两家公司在起步阶段造声势,第三回合可以看成是“幕后黑手”在针对公司本身进行舆论攻击。那么其第二回合,则可以看做是两家公司在为争做行业老大而做出的动作,并且也是两者舆论战中最真实、最精彩的一次。

经过第一回合的融资大战,ofo与摩拜都拿到了充足的弹药,开始大量铺车,并向全球扩张了。

2016年11月17日,ofo在北京751召开城市战略发布会。但是在发布会的前一天,朋友圈却出现了一组跟摩拜和ofo有关的照片。照片显示,有大量摩拜单车停放在751入口处附近,并且还有成排的摩拜单车围堵ofo单车的场面。

%e6%91%a9%e6%8b%9c%e5%9b%b4%e5%a0%b5640

(配图为围堵ofo的摩拜)

虽然摩拜方面并未直接回应这一事件,但3天后剧情反转,摩拜单车也成了“受害者”。

2016年11月20日,就在小蓝单车宣布进军深圳的前两日,摩拜单车深圳的微博也放出了一组照片,照片显示有人正在往一些摩拜单车的车把上悬挂传单,而传单的内容则正是小蓝单车。

在第二起事件中,摩拜单车的CEO王晓峰在微博上称已报警,而小蓝单车则以“有人用专业工具破坏,又自行导演闹剧”作为回应。

在“近身肉搏”之后,ofo与摩拜都加快了自己的发展步伐,大力投放车辆,开拓新城市。这时舆论战的重点变成了数据战。

这一阶段,ofo与摩拜首先开启了飚图大赛。两者经常在朋友圈以及网站上发布主题图片,向外界宣告自己又进入了某座新城市。5月14日,ofo宣布正式进入拉萨,并透露其已经在4个国家共计100座城市展开了服务。而摩拜的最新数据则是2个国家34座城市,

朋友圈2副本640

(配图为ofo与摩拜高管的朋友圈,可见其在连续宣传进入新的城市)

在比拼城市数的同时,ofo与摩拜还在晒自己的明星用户——包括请来的明星、政府领导等。ofo这边有鹿晗、林更新、古力娜扎、炎亚纶,以及苹果CEO库克等人。摩拜这边则有吴京、陈建斌,丹麦卫生部长,国家击剑队运动员孙伟等大腕。

从明星用户的构成来看,给ofo站台的都是年轻的偶像派,而摩拜选择的明星则都是年纪偏大的实力派,从这儿也能看出两家品牌调性的不同,即ofo希望打造一个年轻时尚的形象,而摩拜则更喜欢成熟稳重偏商务的气息。

在晒完运营城市、明星用户之后,ofo与摩拜在本轮的舆论战转到了订单量方面。

3月21日,在滴滴方面的安排下,苹果CEO库克来到了ofo总部进行参观,并试骑了ofo的小黄车。随后,ofo借着库克到访的时机,宣布自己日订单超过千万。

库克ofo 640

(配图为库克参观ofo)

这个事情可是意义重大,ofo自此成了继淘宝、滴滴、美团之后,中国第四家订单超过千万的互联网平台,业内哗然。

按照之前的节奏,ofo有相关的大事儿之后,摩拜马上就有针对的回应,但在ofo宣布日订单过千万后,摩拜直到4月14日才有新的动作。

虽然与之前相比有点晚,但摩拜是真的憋了个大招。

4月14日,摩拜宣称截止4月13日,其平台日订单量突破了2000万,一下成了ofo的两倍,并且还成了超过了ofo的大哥滴滴,成了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

既然日订单已经定调,那么两者的运营结果如何呢?

4月22日,摩拜单车在一次活动上宣布目前已经累计投放了365万辆共享单车,北上广深蓉五大城市的投放量均超过了20万辆。

而按照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的比达咨询的数据,ofo目前则已经连接了近500万辆单车。5月5日,ofo与凤凰自行车达成合作,宣布后者将为ofo生产500万辆单车,而ofo董事长戴威也更是宣布,在2017年内将进入全球20个国家,投放2000万辆单车。

从这些数据来看,ofo进入的城市多,投放的单车也多。但是其日订单只有1000万。摩拜虽然进入的城市少,投放的单车也少,但是单车使用频率高,其日订单已经突破了2000万——两者看上去打了个平手,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为此,两者第二回合的舆论战也进入到了舆论定胜负的关键时期。

事实上,早在两者公布日订单数与投放数之前,网络上就已经掀起了定胜负的舆论战。

2月8日,第三方市场机构比达咨询发布了《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ofo在2016年以51.2%的市场份额居于行业第一。

一天后剧情就开始翻转了。2月9日,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报告称截止2016年年末,摩拜单车的月活跃用户就已经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是行业第二名的3倍以上。

很明显,两份报告的差别太多,吃瓜群众都懵逼了。但是别急,这还只是第一轮交锋。

前面说了,ofo与摩拜在3月4日左右纷纷晒出了自己的成绩单,在有了成绩单之后,定胜负的舆论战也有了新的进展。

近日,前文提及的比达咨询又发布了《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该机构的这份新报告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ofo的市场占有率为51.9%,而摩拜单车则为40.7%。

比达副本640

(配图为比达咨询的报告)

当然,第二份报告同样如期而至。第三方机构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调研报告》则显示,摩拜与ofo的市场份额则分别为56.56%和29.77%,摩拜再次反超。

速途研究院640

(配图为速途研究院的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在舆论帮助两者争夺老大位置的时候,ofo与摩拜也上演了“温情”的一面。4月22日,摩拜单车迎来了进入城市一周年生日。当天,ofo官方放出了一张海报,祝对方生日快乐,并表示没有你的那一年很孤独。而摩拜官方也回复了一张海报向对方表示感谢,同时也回应称在城市中看不到ofo的时候也蛮无聊,并且还补了一刀,“下次再碰面时,机械锁换个密码好吗”。

ofo此举学自宝马百年庆典时奔驰的玩法——当时奔驰也向宝马发了一张祝福海报,称没有宝马的日子很无聊。很明显,ofo与奔驰一样,其海报的言外之意就是我比你先出生,资格老。而摩拜的回应也很有针对性,指出ofo虽然诞生早,但是一直没有进入城市,并且机械锁也是一个弱点。

生日祝福640

好吧,看到这里吃瓜群众们仍然表示,还是看不懂谁第一。于是,两家的舆论战就从争夺老大的位置,演变到了第三回合,也就是本文的第一部分——“人身攻击”。

结语:口水战同样精彩

在企业圈,尤其是互联网公司之间,没事喷喷口水,互相“问候”一下对方不仅能够“融洽”一下友商之间的关系,还能给一种吃瓜群众带来生活乐趣,何乐而不为。当年的3Q大战、58与赶集的故事,乐视与小米的对话都是如此。

但是纵观ofo与摩拜之间的舆论战,或是公关对决,你会发现其实更加精彩。

一方面,两家公司从2016年9月共享单车开始爆发时起,就一直步步紧逼。先是融资消息一个接一个,然后又是比赛谁进入的城市多,谁拥有的明星多,谁的日订单多,谁是市场老大等。在“嚷嚷”了将近一年但仍未分出胜负的情况下。

两者的舆论战又转入了公司本身,ofo创始人被曝架空,而摩拜的两个核心人物则被称上演了宫斗大戏。而在反腐大片《人民的名义》火遍大江南北之后,ofo与摩拜在一天以内又接连出现了贪腐传闻。

ofo与摩拜之间这场口水战也好势力战也罢着实精彩显然已经从单挑变成了群架模式按照互联网公司pk的惯例肯定是要分出个胜负的而且时间不会太远。后面还有哪些方面展开大战有多激烈想必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见分晓对两家的公关市场团队来说这一年肯定不好过。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