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91

对话云充吧雷云:打响共享充电宝的农村包围城市战

寓扬硬创先锋2017/05/22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寓扬 从2017年四月起,一波共享充电宝项目蹿红,成为互联网圈的热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寓扬

从2017年四月起,一波共享充电宝项目蹿红,成为互联网圈的热门现象级投资赛道。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公开披露融资状况的企业已有13家,融资额近12亿元,40多家机构入局。

目前“先头部队”中,小电、街电等已拿到数亿元的B轮融资,共享充电宝行业已进入一个靠资本迅速布局市场,占领场景的关键期。一场“大战”已经上演,暗潮涌动,谁主沉浮?

云充吧就是这波玩家中的一个,它于2015年下半年作为共享充电宝领域的先发部队率先入局,也在今年五月初获得国内最大自动售货机运营商友宝的Pre-A轮2500万融资。近日,智东西和云充吧创始人雷云在大兴区绿地缤纷城的保利影城展开了一场深入的对话,之所以地点选在这里是因为,这里同时有云充吧的大机柜和小机柜产品。

雷云团队从2015年初就开始研发充电宝设备,并于2015年10月成立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云充吧最初主打大机柜式共享充电宝(与来电相似),但考虑到该模式投资回报周期较长,该公司于2016年下半年转型推出小机柜产品。

尽管云充吧作为共享充电宝领域的早期玩家,从2015年就已入局,但因为一些缘故,并未成为市场的先头部队。雷云也从幕后走向前台,亲自上阵“挂帅”CEO,云充吧命运又将如何呢?

一、产品经理思维与连续创业者

雷云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传说中的产品经理思维式理工男。雷云为湖南人,在2000年就读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的化学专业,并学习电池材料。此外还是中南大学软件工程硕士,还修了英国威尔士大学的MBA,学识丰富。

在毕业后,雷云去了深圳雄韬电源公司,这是一家电池生产厂商,他在开始的一年主要负责锂电技术工作,之后就开始管理整个锂电事业部,管理生产、研发、销售等事务。

05194

在2011年他发现了电池市场的一个很好的机遇,便创立深圳市华思旭科技有限公司,推出汽车应急启动电源——卡儿酷,该产品跟充电宝差不多大小,单价在300元左右,在汽车没电时可以给汽车打火。做了3年后,在2014年年销售额就达到3亿元,产品远销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是雷云的“第一桶金”。目前,华思旭有一个400人左右的团队,公司运转稳定。雷云表示,现在只需要定期开一次会就可以了,而他喜欢开创新的东西。

到了2015年,雷云认为,物联网的时代到来了,并称未来纯互联网很难有机会了。而共享充电宝就是雷云在物联网领域的一个尝试。但他起初并没有直接做共享充电宝,而是做了一款“闪充充电宝”,闪充宝可以对手机进行快速充电,并在2015年5月1日在京东发起了众筹。

接着,雷云谈了做这款产品的初衷。手机没电是一个场景,我们可以用充电宝进行充电,但如果充电宝也没电了呢?我们会用电源直接充手机还是充电宝?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并由于他做电池的背景,雷云就想改变充电宝。他在闪充宝上实现了十几倍的充电速度,也就是说在闪充宝上充电5分钟,就可以通过它来为手机充满电。这就是闪充充电宝的由来,但是其成本太高,销量也不是太好。

051911

后来,雷云就想到做一款功能性的共享充电宝。他指出,用户使用充电宝有3个痛点,第一是买充电宝;其二是维护,要给它充电;其三是携带,为了使用它,你还需要带着它。这三个缺一不可,而机柜式的共享充电宝刚好解决了以上的三个痛点,第一就是不需要买了,直接扫码租就可以了;第二也不需要用户来维护了,没电了只用放进去,换一个新的就好了;第三就是用时直接取出,用完直接放进去,也不需要用户随身携带了。正是拆解用户充电的痛点, 雷云就开始做起了机柜式的共享充电宝。

此外,雷云更喜欢按自己的思维来创业,即用物联网的思维将软硬件结合,或者将第三方产业升级来进行创业项目。除了创办汽车应急启动电源卡儿酷,云充吧外,雷云还做过闪电熊健身房,该健身房采用闪电熊APP、智能手环、智能硬件设备、智能门禁等,能够数字化健身效果和健身计划,进行个性化定制服务,并且24小时自由开放。

雷云还在2017年初布局一个共享雨伞的项目,他认为“共享雨伞会是下一个风口”,它能解决都市人群在雨天的短期出行问题。另外,雷云还用物联网的思维做过餐饮类的项目。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雷云坦言,自己更喜欢做一个幕后者。由他来做一个项目的发起人和投资人,自己在幕后研发产品,再组建一个团队来运营和管理它。但当提及是否还会做别的项目的时候,雷云也称,近期不再做别的项目,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共享充电宝的项目上。

二、云充吧产品有何不同?

云充吧在2016年上半年推出大机柜共享充电宝,主要布局在商场等地方。但与来电大机柜不同的是,云充吧的大机柜是立体升降柜(脑洞不够的可以联想下立体升降式车库),里面装有100台充电宝设备。该大机柜成本在2-3万,其中充电宝占成本的1/3,而机柜本身占2/3。

05195

其外形萌呆可爱是独特的亮点。云充吧的大机柜酷似“小黄人”,大眼睛与鲜艳的色彩,更加可爱,也更加吸引人。芝麻信用600分以上即可免押金扫码获取充电宝,而其充电宝的出机口正是大机柜“小黄人”的“眼睛”,确实十分有趣和好玩。归还的办法也很简单,在两只眼睛之间有一块“感应区”,只需要充电宝在上面一感应,“眼睛”的入口就会张开,把充电宝“吸”进去。

但由于大机柜成本太高,投资回报周期太长,从2016年下半年云充吧开始布局小机柜共享充电宝产品。其小机柜产品为半开放式,主要布局在酒吧、KTV、电影院、餐厅等地方。获取方式和大机柜相似,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即可获取。此外,在其机身的侧面还有两个数据线接口,可以供用户免费充电。

051913

无论是大机柜还是小机柜,云充吧的共享充电宝是一样的。其容量为5500mA·h,自带安卓/苹果接口数据线,无需用户自备数据线,使用更加方便。此外,我们还了解到,云充吧目前采用场景定价法,即在不同的场景推出不同的定价策略,比如目前酒吧大概每小时2元,而商场、餐厅等场景1小时内免费,之后每小时收费1元。

三、亲自“挂帅”上阵前线

尽管雷云表示自己更喜欢在幕后做一个操盘者,但是又是什么原因推动他亲自冲向一线呢?另外作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早期入局者,又为何布局只有数千台小机柜呢?

雷云坦言,在团队用人上有过一些失误。在云充吧项目开始时,雷云并未担任CEO,而是自己做产品,并找来另外一个人担任CEO。今年1-3月份,大量投资人开始关注共享充电宝项目,但是该CEO并不擅长融资,因此云充吧也错过了前期的大量融资机会,也导致了市场布局相对缓慢。

05196

因此,后来雷云就从后台走向前线,亲自担任CEO,拉来师弟管理市场和运营,并于4月份敲定了融资计划。雷云表示,云充吧前期没有融资,一直是自己在投钱,陆陆续续投入有两三千万。在5月初,云充吧获得了友宝的Pre-A轮2500万元的融资。在友宝的融资上,雷云透露到,最初是友宝发现了云充吧的机柜产品而主动找上门来,经过一段协商,最终获得友宝的2500万融资。云充吧也将获得友宝在地铁、机场、学校等10万台售货机的渠道,在友宝机身上安装云充吧的小机柜,来开拓市场。此外,雷云还透露到,云充吧的A轮融资也在进行中,近期将可敲定。

在团队方面,云充吧团队主要分为三块,分别是产品、自动化和后台。在产品上云充吧有自己的电池技术团队,由雷云自己负责产品的研发、生产。他通过社招组建了一个自动化团队,并挖来其在华为的一个同学以及三星的一个团队组建后台。目前,云充吧有六七十人的团队,研发团队有二三十人。

到2016年12月,云充吧开始招募城市合伙人,并迅速发展到全国48个城市,其产品目前主要布局在深圳、长沙、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而到2017年4月底,云充吧用户突破40万。目前,云充吧机柜布局数量近3000台,充电宝数量达到2万台左右。

四、避其光芒 差异布局

在目前的共享充电宝行业,先头部队已经拿下了数亿元的B轮融资,北上广深等核心城市也被来电、街电、小电、Hi电等玩家占据了不少市场,而拿到融资的这些公司也在快速布局中。面对核心城市的激烈竞争,云充吧究又要采取什么样的打法呢?

抢占核心城市的渠道资源固然好,但“群魔大战”可能会导致免费“风波”的重演,也会导致核心渠道资源的“水涨船高”。而云充吧采取了避开核心玩家,“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布局二三线城市市场,并通过招商拓展业务。

05197

在布局市场上,雷云认为其关键在于,其一点位要有效,其二要不能被取代。因此,其自营团队主要负责寻找有商誉的连锁店进行洽谈合作,通过获得连锁餐厅、网吧等渠道,布局自身产品,也从而防止其他玩家进入。并称,充电宝是一个场景十分强的产品,只要做好独家,在这个场景中只有云充吧的产品,不论对手在外面布局再多,用户在这个场景还是会使用云充吧的产品。此外,自营和加盟同步进行也是其差异化的亮点,云充吧团队也会指导加盟商进行相关布局。

另一方面,云充吧将主打差异化招商牌。据雷云透露,在目前已有云充吧设备的48个城市中,自营占到8成,招商占到2成。目前云充吧开始主打招商牌,招商分为渠道商和代理商两种,不同之处在于渠道商是设备属于云充吧,而由渠道商负责铺设;而代理商是他们自己出资购买产品并进行渠道铺设,而收益也将归他们所有。

四、坚定走小机柜产品道路

当谈及机柜式和桌面式两种布局的时候,我们再次感受到雷云产品经理的思维火花。他认为,桌面式充电宝有3个弊端,其一是占用餐桌空间,并且油污多,用户体验差;其二桌面难以维护,服务员不会额外维护充电宝设备,充电宝没电时可能会存在没人管的问题;其三用户是来吃饭的,因为使用充电宝而延长滞留时间,可能会降低餐厅的客流量,对于餐桌而言是一种伪需求。

051912

目前小机柜式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主要包括两种,一个是充电宝的使用费,另一个就是广告,包括APP广告和机身广告。雷云还提到,共享充电宝获取线下流量的成本基本为零,是线下流量的收集器,以后也可以针对性的做一些地面推广来盈利。

在云充吧目前的盈利状况中,雷云表示,小机柜充电宝设备的成本在千元左右,平均3个月左右即可回本,而在酒吧等场景一两个月即可回本,在餐厅大概5-6个月就能回本。他举例到,在昆明这样一个二三线城市,一台小机柜一个月的营业额可以达到三四千元。根据雷云呈现的相关数据,我们可以发现,其每台充电宝的日均盈利为2.6元左右,而其月订单总数和月新增订单数均呈较快增长,盈利状况良好。

五、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问题

当谈及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痛点时,雷云表示,共享充电宝行业“真是被互联网和资本玩坏了,应该用深圳模式,而不是去烧钱”。

雷云还对未来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表达了担忧。他认为,充电宝和单车不一样,安全是充电宝的一个很大问题,而现在许多不懂充电宝的玩家涌入,很有可能造成产品的不达标,甚至造成起火事故。而具有电池背景的云充吧,在安全问题上或许会更有优势。目前其充电宝的电芯可达到2000次循环,产品可以使用5年,并能快速更换。

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进入白热化时期,雷云也表示,新入局者已经没有机会,未来的获胜者将会从目前的现有玩家中产生。

此外,他也谈论了目前一些投资人的看法。他声称,目前投资环境确实不太好,投资人更关注的是自身资金的安全,更关注的不是公司能不能盈利,而是公司能不能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而充电宝作为固定资产相比O2O之类更具有保值性,这就大大降低了风险。接着他以云充吧小机柜产品举例,投1000万元可生产1万台设备,并能够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赚得1000万,再退一步来说,产品本身也值1000万。

结语:更加钟爱物联网

此次对话,雷云讲述了他针对当下局势“农村包围城市”的打发,通过自营+招商的模式迅速开阔市场,并通过独家渠道构建壁垒,来构建自身的差异化。让我们对共享充电宝在商业布局上又有了新的认识。

当谈及当下火热的共享创业模式时,雷云表示,他更看好物联网的模式,更加认同用物联网的思维做项目。在他看来,跨界创新才更有机会,就是将软硬件相结合去做创业,当然门槛也会更高。

而随着NB-IoT(窄带物联网)技术以及5G的发展,物联网将越来越多的走进我们的生活。在这个以兆亿为单位的市场规模内,任何垂直领域的物联网项目都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和价值。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