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ila RED850

特斯拉工厂的血与泪:强制加班 累到急救!

海中天智能穿戴2017/05/2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海中天 导语:《卫报》采访了一些特斯拉工厂员工,许多人说工作时间长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海中天

导语:《卫报》采访了一些特斯拉工厂员工,许多人说工作时间长、工作繁重,还有人因为工作受伤。马斯克说他不是一味追求利润、忽视安全的资本家,公司将安全放在第一位。

特斯拉买下一个退役的汽车工厂,位于加州Fremont,马斯克将它从老式的工会制工厂变成了“面向未来工厂”,那里有巨大的机器人,根据X战警命名,机器人用先进的制造技术处理金属面板。

tesilagongchang2 640

(特斯拉将工厂内的机器人也喷成了红色)

马斯克想制造电动汽车,他承诺将会摧毁碳汽车产业,最终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了福特,还曾短暂超过通用汽车。一些人类员工与机器人共事,他们抱怨说工作很累,压力大,主要是因为马斯克制定了激进的生产目标,有时他们还会受伤,这些伤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激进的目标

从《卫报》获得的报告看,自2014年以来工厂呼叫救护车100多次,工人们昏厥、头晕、痉挛、呼吸异常或者胸疼。工厂还因为员工受伤及其它医疗问题呼叫救护车几百次。

工厂雇用大约1万名工人,记者在电话采访中问及工厂的工作条件,特斯拉CEO马斯克承认工人们的确辛苦,工作时间长,工作繁重,不过他深切关心工人的健康和幸福。特斯拉还说在过去一年里工厂的安全记录好了很多。

马斯克指出,特斯拉不应该与美国大型汽车制造商比较,现在市值虽然超过500亿美元,但是这种市值并无保障。他还说:“我的确相信这样的市值比应该获得的市值高。”马斯克称特斯拉的总产量只有通用汽车的1%。

“我们是一家亏损的公司。”马斯克称,“贪婪的资本家忽视安全问题,一味追踪利润、派息及类似的东西,我们不是这样的公司。我们亏了多少钱?如何才能生存?如何才能不死亡,不让大家失去工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卫报》采访了15位特斯拉工厂工人,既有正在工作的,也有之前工作过的,他们认为特斯拉工人要在高压之下长时间工作,有时还会疼痛受伤,只为完成CEO制定的激进目标,他们的说法与马斯克描述的做法有些不同。

倒在地上

Jonathan Galescu是特斯拉的生产技术员,他说:“我曾看到工人昏倒,像薄烤饼一样撞在地面上,脸都破了。工人还躺在地上,特斯拉将我们派过去,在他身边继续工作。”

有好几名工人都说他们曾看到同事倒下,或者被救护车接走,Jonathan Galescu只是其中之一。电池包装线上的员工Mikey Catura说:“在我的生产线上有一名同事,他只知道不断工作、工作、工作,结果你也知道,他倒在地上。”

2

(Richard Ortiz曾看到同事被救护车接走)

Richard Ortiz也是一名生产工人,他用敬佩的口吻谈论高科技工作场所。不过他同时也说:“感觉就像你死了,进入汽车工人的天堂,一切都是未来化的,除了我们这些工人。”

有几名工人不愿意透露姓名,其中一人说:“从我的观察来看,马斯克创办特斯拉时它像一家App创业公司,但是他没有意识到特斯拉要做的工作不只是在电脑桌上打字。当你招募了几千名员工,从事体力劳动,就会失去创业公司的感觉。”

2月份,特斯拉工人Jose Moran刊发一篇博客文章,详细谈到了工厂的一些问题,比如强制加班、受伤概率高、工资低,他还说工人们向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寻求帮助,想成立工会。

Jose Moran的文章让我们看到了工厂的另一面,这一面是我们从特斯拉官方发布的工厂图片中看不到的。

忍痛工作

曾几何时,Michael Sanchez有两个梦想:一是成为艺术家,二是成为汽车服务技术员。他说自己5年前被特斯拉聘请,当时开心极了,他相信特斯拉会成为“未来的一部分”。

现在Michael Sanchez的脖子上有两个椎间盘突出,因伤疾暂时休假,握住铅笔时就会痛。

特斯拉回应说Sanchez是安装车轮时受的伤,不过Sanchez却说伤痛是因为多年在特斯拉组装线工作造成的。他处理的汽车悬挂在生产线上,工作要求他必须抬头看,成天让手在头上工作。

“周一没有问题。”Sanchez说,“周二也可以挨过,到了周三,你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到了周四就会痛,周五会感到痛苦,周六还是忍痛坚持一天。”

关于过去4年的数据,特斯拉拒绝提供,只是说这些数据无法反映今天工厂的运营现状。

事故数量减少

特斯拉的确提供一些近期数据,数据显示安全事故记录比2016年年末的行业平均水平略高,但是到了2017年的前几个月,表现却比行业平均水平好32%。特斯拉说出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公司引进了三班倒机制,成立了一个专门团队,由人体工程学专家组成,强化了工厂的安全团队,正因如此,从去年开始事故数量明显下降。

特斯拉内饰640

马斯克说,对于公司来说安全是第一位的。他还说,有人说他不在乎,这是错的,他自己的办公桌设在工厂最糟糕、最让人痛苦的地方,只为恪守自己的管理哲学。马斯克称:“办公室设在角落里,不怎么舒适。”

马斯克还说,2016年年初时他曾在工厂地板的睡袋里睡过觉,那可能是最痛苦的事情。马斯克称:“我们知道大家过得困难,工作时间长,工作繁重。我想比大家更卖力一些,投入更多时间,我认为这是管理者应该做的。”

“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深信可持续能源前景无限 ,我们要加快速度让清洁交通和清洁能源生产变成现实,并不是为了发财致富。”

一些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为公司的使命感到自豪,充满热情。Ortiz说:“我们正在改变世界,我期待某一天孙女长大,去学校上学,说:‘我的祖父在那里工作过。’”

尽管有自豪感,Ortiz还是有情绪,对工作环境有许多失望之处,他认为有些与工作有关的受伤事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最近,他的右臂突然没了力气,Ortiz吓坏了。他说:“退休之时我还要用到手臂。”

还有一些工人出现累积性创伤失调,因为长时间工作造成的。2016年10月,特斯拉将平均工作时间降低,在此之前员工工作12小时才能换班,而且一周要工作6天。特斯拉曾说过,降低工作时间是一项成功的举措,结果加班时间减少50%。

不愿意因为受伤降低工资

Sanchez及其它一些员工相信,多年来之所以有更多的受伤事故,主要是因为特斯拉并不重视工人安全,一些领导对工人的抱怨轻描淡写,强迫他们带伤工作。

当工人告诉管理者自己不舒服时,Sanchez说管理人员是这样回应的:“我们都有伤,你不能成熟起来吗?”Alan Ochoa也是一名特斯拉工人,现在因为受伤休病假,他说上级将生产数量看得比员工安全和幸福更重要。

特斯拉回应说,Ochoa和Sanchez特别喜欢直言不讳,他们的观点不代表大部分工作人员的意见。特斯拉新闻发言人还说:“工厂员工超过1万人,总会有一些孤立事故是我们想要避免的。”

关于特斯拉的工作条件,抱怨不是特别多。一名在工厂工作一年的工人说:“我们有福利,有股票,有带薪休假。我喜欢我的工作,我觉得自己获得了公平的待遇。”

还有一名临时工表示,早上他看到工厂的一些团队在舒展身体,防止受伤。

尽管如此,一些工人仍然认为,公司对待受伤工人的态度不好,使得他们有伤也不上报。如果工人因为受伤去做任务轻的工作,工资会减少,工人补偿保险的补充福利也会受到影响,特斯拉说这样做与其它企业是一样的,符合加州法律。特斯拉曾说过,工厂根据基本工资提供一些工作,这些工作是调整过的,受伤的员工可以做。

一名生产工人在特斯拉工作时后背受了两次伤,他说:“我原来一小时赚22美元,后来降到10美元,这种做法跟强迫员工回去工作没什么两样。”

4

 

(Michael Sanchez站在工厂外)

Adam Suarez曾在工厂工作3年,他说:“没有人愿意因为受伤导致工资下降,所以每个人都会忍着伤痛继续工作。”

特斯拉说公司会继续提高安全标准。新闻发言人表示:“有些人受伤是不可避免的,特斯拉的目标是尽可能接近零受伤,成为全球汽车产业最安全的工厂。”

马斯克人道吗?

承诺很好却无法兑现,这是马斯克的一个毛病。用他自己的话说,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就是在赌博。马斯克还说,从零开始重新创办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就赚钱而言是最糟糕的选择,他还补充说,有一件事可能更糟糕一些,那就是制造火箭。马斯克称:“用风险调整后收益衡量,创办汽车公司可能是最蠢的事。”

musk640

(配图为马斯克)

每个季度,特斯拉的生产率都在提高。2017年前3个月,工厂生产了2.5万辆汽车,创了新高。要达到2018年的目标,生产率必须提高4倍。

工厂电池包装线的一名工人说:“上级制定了不切实际的季度目标,我认为这是主要的问题之一。”

有三名工人描述说,公司推行一种管理策略,用货币价值来评估组装线的每一次耽搁。Gelascu回忆说:“有一次机器人宕机了,上级朝着我们咆哮:‘这是18000美元,20000美元,30000美元,50000美元,因为你们这些人没有将事情搞定。’”

特斯拉解释称,用新生产制造方法制造汽车有很多挑战,这种挑战不能低估,尽管如此,没有什么比保护工人健康与安全还要重要。

马斯克说:“我们想造福世界,我们相信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包括关心公司每一个人的健康与安全。”

从语气来看,马斯克很人道,不过面对投资者他可不是这样的。去年马斯克在财报会议上告诉投资者:“你真的不能在生产线上安排人,因为它会自动降低速度,降到人的水平。工厂还有许多人,不过他们的工作是维护机器、升级机器、处理异常现象。但在生产流程中,真的不应该有人。”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