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心缘

吴恩达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未来”、“吴恩达:人工智能赋能新时代”、“李开复:人工智能如何拯救人类”、“李开复:人工智能四波浪潮与机会”、“王小川:我们该有AI创造什么?”、“王小川:人工智能的弱点还有很多”、“傅盛:AI人才培养的核心应在本地”、“傅盛:人工智能的破局点是技术和产品”……

当在百度上搜索“人工智能”关键词,我们找到约3900万个相关结果,而当输入这四位AI布道者的名字+人工智能时,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些搜索量的总和已经超过835万。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吴恩达、李开复、王小川、傅盛,他们四人当中既有成功的创业者,也有投资人、技术专家或者多重身份的混合体。

这些AI布道者们,在高调表达对AI的热忱、四处为提倡和宣传AI而奔波的同时,和AI一起成为产业界的“新网红”。

不过,光说不练假把式,最近,这四位AI“教父”不再只忙着谈AI理想和各种概念,而是陆陆续续交出AI落地的成绩单:

1、吴恩达告诉智东西,他现在最多的时间会花在Landing.ai项目当中,推动企业的AI升级,先从制造业入手;

2、李开复旗下的创新奇智成立仅四个月就完成了过亿元的天使轮融资,并跟Landing.ai站在了同一个赛道上——制造业AI升级;

3、王小川不仅将搜狗的AI故事成功带进了纽交所,最近还打上了翻译机的注意;

4、傅盛则直接跟王小川正面开战,不仅同样推出了AI翻译机,还以一己之力“惹怒”了半个机器人产业圈。

一、“权威教父”吴恩达:掘金AI从制造业入手

说起“AI教父”的名声,被叫得最响的自然是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Andrew Ng)。

美籍华裔吴恩达出身于伦敦,父亲是香港人,吴恩达年轻时候在香港和新加坡度过。作为AI和机器学习领域的国际最权威学者之一,想当年,吴恩达在斯坦福大学开设的机器学习公开课火爆到座无虚席、观者如堵。

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把吴恩达请去都是当作吸引研究人才的“金字招牌”。

去年12月14日晚,吴恩达通过博客平台Medium在AI界抛出一颗惊雷,宣布自己成立新公司Landing.ai。

Landing.ai的主要任务就是前沿技术引入、重塑组织架构、雇员培训等一系列AI转型项目,帮助传统企业在AI时代实现转型,而它瞄准的第一个行业就是制造业。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这几年频频在中国为AI“站台”的过程,这位声名赫赫的华裔科学家却仿佛从国际神坛走了下来。就在大家以为吴大神离开百度后要重返高校教书时,他用行动表明,产业界的水还没趟够。

在9月6日在南京举办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峰会上,吴恩达告诉智东西,他现在最多的时间会花在Landing.ai项目当中,他在斯坦福的教学需求跟Deeplearning.ai项目都不会占用太多时间。(对话吴恩达:AI人才缺口需要多年补上,Landing.ai占据最多时间

既然是帮助企业发展AI业务,选择合作伙伴自然是头等大事,在Landing.ai被公布前的7月份,该公司已和制造业厂商富士康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帮富士康用AI作产品出货的质量检测(消费产品、零部件、芯片)。

今年7月31日,Landing.ai又有了新动态,它的战略合作伙伴名单新增了一个中国小伙伴,已在智慧农机领域多有探索的中联重科。在得到来自Landing.ai的助攻后,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告诉媒体,他们要将公司打造成一个崭新的农业AI装备公司。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据吴恩达称,一年间,Landing.ai已经陆续和美国、欧洲、韩国一些企业展开合作,但并没有更多信息。

Landing.ai是他的三个AI组合拳中的一员,也是吴恩达最为重视的、最商业化落地的AI公司。其他两个AI项目分别是吴恩达去年8月宣布的深度学习知识普及项目Deeplearning.ai,以及今年1月创立的AI Fund基金。

根据吴恩达的介绍,AI Fund已筹募1.75亿美元,投资者包括NEA、红杉资本、Greylock Partners、软银集团等,AI Fund正在为Landing.AI提供资金。

总的来说,吴恩达的学术名声还是更为响亮,作为一个“AI教父”、“AI明星”,他的一举一动都颇受人关注。而在产业界,吴恩达的新公司Landing.ai稍显“雷声大,雨点小”,暂时还没有对外透露更多落地信息。

二、“导师教父”李开复:直捣三大商业场景

国外Landing.ai热火朝天地投入制造业,国内AI“教父”、青年导师李开复的新子公司创新奇智也不示弱,三管齐下,主打零售、制造和金融三大落地场景。

该公司既背靠创新工场在AI领域多年积累的资源,又“割”走了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的大部分技术团队,还有三位分别在三个行业有超过20年经验的行业合伙人指路。

成立四个月的创新奇智,先后完成规模过亿元的天使轮融资、并与原麦沙丘、永辉、鸿海科技、富士康、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中兴网信等达成合作,在零售业、制造业和金融业分别收获了不少订单,颇有厚积薄发之势。(成立2月融资过亿,百度大牛加盟,解读创新奇智AI变现心法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此外,在去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不久,李开复就开始高调宣布要做教育,培养应用型AI人才。

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也确实做了一些实事,比如联合教育部、北大推出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包括DeeCamp AI训练营),携手搜狗等科技公司举办AI Challenger全球AI挑战赛,还开放十余个数据集。

从这两年训练营和挑战赛的结果来看,可能是受限于时间,多数学生主攻软件、系统,或者是硬件的微缩版。很多创意和实验结果非常出色,但从评测标准来看,遵循的还是学术圈以数据分高下的评估方法,和真正的落地应用相比,多数仍然是纸上谈兵。

无论是4个月大的创新奇智还是两岁的人工智能工程院,目前还都“仰仗”着创新工场的创投大业所带来的资金和业务资源。李开复的一次次借AI宣传造势,也与投资有“剪不断”的关联。

陆续投资了Face++、驭势科技、第四范式等二三十家AI企业的创新工场,带着“新儿子”创新奇智一起,先后落户广州、重庆、南京、宁波、合肥等城市,各种走南闯北扩大事业版图。

始终以热爱AI的形象示人的李开复,不止忙碌于各个场合的AI主题演讲,还根据自己的阅历陆续写出以AI为主题的书籍《人工智能》、《AI·未来》,甚至在新书的封面把自己塑造成“AI机器人”。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不过无论是演讲还是书籍,李开复的主题似乎倾向于科普性质,AI发展的四大浪潮、15年内AI将取代近一半工种、中国在AI方面赶超美国、AI会影响我们的生活……这些确实很符合李开复“教父”和“导师”的身份。

依托人工智能工程院的技术积累,背靠创新工场的财力和资源,李开复一手抓AI宣传与投资,一手抓AI技术的落地变现,产业闭环组合拳打得很溜。创新奇智的起点相对许多创企要高的一些,但是跟目前的AI独角兽还是有一定距离。

三、“实干教父”王小川:在翻译圈搅风浪

一百多年前,不懂外文的林纾通过听口译者口述,翻译了180余种西洋文学作品。

如今,我们第三位“AI教父”王小川打造了专业又便携的迷你型“翻译官”,而且比一般的翻译者更快更强大。

继糖猫智能儿童手表后,今年1月,搜狗一口气推出两款智能硬件翻译产品:搜狗旅行翻译宝和搜狗速记翻译笔,售价分别为1498元和299元。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这两款产品差价近7倍,均提供中英日韩俄德等18种翻译语言。

速记翻译笔只会“听”和“说”,主打速记功能,可完成录音转文字、同传翻译、对话翻译等任务。该翻译笔外观小巧轻便,只有30g重,可连续录音4小时,待机时间最长达72小时。

旅行翻译宝还能“看”,主打翻译功能,配有离线识别、拍照翻译的OCR技能。该翻译宝拥有高清可触摸显示屏,机身重128g,连续使用的续航时间约半天,最长能待机7天。

这两款产品在发售后均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3月推出的旅行翻译宝预约量超11万,发售首日销量破1000万。旅行翻译笔虽然迟了2个月推出,一万台现货在京东首发当日就告罄。

在智能硬件这条路上,王小川要做的远不止于此,他表示,今年年内搜狗还将发布4款新产品,并自信地预计明年会产生百万级销量。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比起其他三位AI“教父”,王小川的AI棋风显然更为专一。搜狗从搜索、输入法、浏览器、翻译都是围绕其“语言”优势,以此为核心,王小川公布搜狗的AI两大方向: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

当然啦,翻译硬件产品的首战告捷,离不开搜狗语音数据、文字数据、语音识别技术、OCR技术、NLP技术和机器翻译等硬实力的积累。

依靠这些技术,近年来搜狗在翻译软件领域早已羽翼渐丰。两年前,搜狗推出了旗下语音交互引擎“知音”,一年前,搜狗推出实时语音转文字速记APP“搜狗听写”。

去年,搜狗还投资1.8亿元,和清华大学共同建立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拿出总营收近20%来砸钱搞研发。

此外,王小川也挺会借助传统媒介造话题点。在2016年AlphaGo比赛时,王小川曾高调现身网络充当讲解员。同年,他不仅自己跑到《一站到底》节目答题,还拉着搜狗的“汪仔机器人”跑到《一站到底》去酣战人类选手。

从招股书中也足以看见王小川对AI转型的迫切,搜狗在招股书中提了AI 90多次、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7次、自然语言处理9次,王小川还曾放言有信心在AI领域做得比谷歌和百度更好。

不过翻译机市场也不是那么容易分到大蛋糕的,此前智东西曾深入分析翻译机产业(价格相差20倍!揭开翻译机产业真相),目前已经有不下50家企业涌入这片市场,仅今年就发布近十款产品。

虽说搜狗有“离线语音识别+机器翻译+语音合成”的优势加持,但前有科大讯飞这个强劲对手,后有众多低价翻译机搅局,搜狗若想打下这翻译机的江山仍面临不少挑战。

不妨看看,王小川能否带领搜狗,以语言为支点,撬动AI的产业版图。

四、“DISS教父”傅盛:“义无反顾”跨界机器人

据相关报告预计,我国翻译机市场规模2020年将增长到545亿元。翻译机这么有价值,怎么能让老王一个人独步天下?傅盛领导的猎豹移动也已经入局。

如果说前三者以宣传AI而闻名,那么傅盛的画风就不太一样了,他曾自黑道,在发布机器人时因为对同行的吐槽,把同行都得罪了个遍。

显然,傅盛不打算吸取什么教训,他在两个月前的发布会上继续贯彻落实自己的“毒舌”风格,吐槽同行的翻译机作品做得丑、价格贵、不便携、体验不好、待机时间只有一周左右……

随后,他发布了售价299元的AI翻译产品——小豹AI翻译棒,待机时长达180天。这款翻译棒就外形确实赢了,质量只有45g,体积接近一支口红大小。它采用双麦克风阵列以及降噪方案,支持远场拾音,目前支持中英、中日、中韩互译。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小豹AI翻译棒颇受年轻人欢迎,并且很聪明的利用年轻人聚集的短视频社区抖音来推广,推广视频半天突破百万点赞。

它的首发销量也很亮眼。首批5000台翻译棒登陆京东28分钟就被一抢而空,首发一万台已全部告罄,并拿下7月中国翻译器行业线上销量冠军。

虽说赶上风口的小豹初期市场表现值得道喜,但对于一款翻译机来说,其核心价值在于翻译水平,这款翻译机若想走远,恐怕要靠技术提供商微软给力了。

此外,小豹翻译棒的硬件方案是通过蓝牙与手机APP连接,相当于第二个手机配件,翻译机本身的“硬实力”就大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它价格能这么低廉。

如果说入局翻译机有“蹭热点”之嫌,傅盛的“机器人大梦”可是颇具真情实感。

天天Diss别人,到自己做产品了,产品太中庸,面子上也挂不住不是?毕竟在2016年4月,傅盛曾扬言“倾家荡产也要做机器人”,为机器人大业投资3.3亿。

果然,傅盛不炸则已,一炸惊人,先是一跃“跳水”展现猎豹的进击精神,接着就连放五个响雷。

今年3月21日晚,猎豹移动在水立方举办“机器人之夜”,一连发布5款机器人产品,分别是智能音箱“小豹AI音箱”、接待机器人“豹小秘”、零售机器人“豹小贩”、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和可实现毫米级误差的抓取机械臂“Arm 7”。英伟达、高通也亮相发布会,宣布和猎豹机器人达成战略合作。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

当然,“傅怼怼”开场就又把同行当成靶子,直言“智能机器人娇娇”后台有真人视频系统和变音软件,说“某高科技号称十五万的机器人其实没什么技术”,还表示全世界没有一家公司能做到机器人智能实时交互的水平。

猎豹确实在机器人上投入很多。从2016年8月,参考“化整为零”的理念,猎豹自研机器人完整技术链条,分别面向器人平台Orion OS,集合了多芯片系统(猎户大脑)、摄像机+视觉算法(眼)、麦克风阵列(耳)、猎户TTS(口)、室内导航平台(腿)和七轴机械臂(手)进行技术研发。此前傅盛还宣布将猎户机器人平台Orion OS全部对外开放。

据傅盛称,猎豹在两年前成立的AI公司猎户星空自研了人脸识别算法、麦克风阵列技术、语音合成技术、语义理解能力、室内导航系统等,真正跑通了机器人的完整技术链条。

然而,“机器人之夜”获得的反馈似乎还没有达到傅盛“跳水”的热度。身患“习惯性diss他人综合征”的傅盛,也遭到了机器人产业圈的多方反对。

 

诚然,机器人产业面临成本高、起步难、代价大、周期长、风险点多等众多难点,这使得这个领域的试错成本也非常高,许多机器人公司因为没有稳定供应商和渠道商、没有获得足够订单,在技术和资本的双重钳制下,将心血付诸东流。此前智东西观察到服务机器人即将迈入寒冬。(核心玩家连环爆雷!服务机器人寒冬已至

瞄准翻译机和机器人市场,傅盛能否用实绩“碾压”那些被他diss过的同行、“打脸”那些diss过他的声音,还要等时间来验证。

五、三学霸乘风,一学渣逆袭

有趣的是,四位AI“教父”中,有三位都是计算机学霸出身。

吴恩达有四大计算机顶级高校傍身:CMU学士+MIT硕士+伯克利博士+斯坦福客座教授,主讲的“机器学习”公选课有超过800名学生选修,据说是斯坦福历史上最多人同时选修的课程。

2010年,吴恩达加盟谷歌,先是加入为谷歌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和谷歌眼镜两个知名项目的开发团队XLab,随后又和谷歌顶级工程师合作建立全球最大的“神经网络”——谷歌大脑。

2014年,他加入百度任首席科学家,负责领导百度研究院和百度大脑计划。三年后,离开百度的他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李开复也有两大计算机名校的学术背景加持:哥大学士+CMU博士,还在CMU留校做了两年教职。

值得一提的是,李开复的博士生导师是1994年的图灵奖得主、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Raj Reddy(对!就是在前几天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上作为学界代表发言的那个外国人),培养的学生除了李开复,还有洪小文、沈向洋等一众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的领军人物。

李开复的早期职业履历也“一路开挂”,先是在苹果一路升职到互动多媒体部全球副总裁,又在美国硅谷图形公司SGI电脑公司担任互联网部门副总裁兼总经理、Cosmo软件公司总裁。

37岁时,李开复加入微软,在中国创建并领导微软亚洲研究院。44岁的李开复转战谷歌,担任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四年后,他从谷歌离职创立创新工场。

王小川从小就是个妥妥的学霸。他16岁获得杨振宁颁发的“亿利达青少年发明奖”,18岁拿第8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IOI)以第2名成绩拿了金牌,高三被特招入清华计算机系,随后又被保送到清华计算机系高性能所攻读工学硕士,并拿到清华经管学院EMBA工商管理硕士。

王小川的求职生涯亦是一帆风顺。他21岁进入ChinaRen兼职,随着ChinaRen被搜狐收购,王小川也跟着一起进了搜狐,随后一路晋升到搜狐高级副总裁。到2010年,搜狗从搜狐分拆单独运营,王小川兼任搜狗CEO,带领搜狗一路奔到纽交所。

相比上面三位天赋级选手,傅盛的学术生涯就没那么顺利了,高考失常的他连本科第一志愿都没上,好在选了自己感兴趣的“信息管理”专业,并成立电脑技术协会,在计算机领域一步一步摸索出自己的路。

积累了大量计算机知识后,傅盛终于走上了进击之路。他先后加入厦华电脑、3721公司、奇虎360和经纬中国,并在31岁时出任可牛影像董事长兼CEO。

在2010年,金山安全和可牛影像合并为金山网络公司,傅盛出任新公司CEO。4年后,金山网络更名为猎豹移动,傅盛带领猎豹移动登陆纽交所挂牌上市。

结语:流量变现才能产生价值

随着AI产业蓬勃发展,画大饼已经很难“忽悠”投资人和大众了。目前AI领域群雄逐鹿,外有巨忧苹果谷歌微软,内有强敌百度阿里腾讯,对于想要乘AI东风的企业来说,把自身通过AI积攒起来的流量真正变现、发挥出AI的应用价值,才是获得更多认可并具有更好的发展潜力。

总的来看,四位话题点和AI紧紧绑在一起的人采取了不同的AI落地之法。Landing.ai和创新奇智都是面向商业,旨在加速过程、解放人力、降低成本;而搜狗和猎豹的大部分AI产品线则直接服务于消费者,解决用户生活痛点。

当AI“教父”们蜕下能言善辩的言语包装,开始逐步落实他们的AI梦,他们是否能做的像说得那样“漂亮”呢?就目前而言,四位AI“教父”的AI落地都有起色,但比起他们的AI言论产生的影响力,这些AI落地的表现暂时没带给我们太大的惊喜,既未划走相当大的市场份额,也没能达到影响行业的高度。

今年AI领域的投资趋于理性,AI各细分领域的玩家身位开始拉开,想要成为像商汤科技、寒武纪等AI“独角兽”更加困难,AI“教父”们还需带领他们的实业在AI赛道上持续精耕细作,探索更成熟的发力点和突破点。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吴恩达、李开复狭路相逢!王小川、傅盛产品撞脸,AI四教父落地战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