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国仁 晓生

iBaby Labs,是一家产品被苹果Apple Store纳入全球渠道的创业公司,核心产品是在智能硬件市场极为细分的婴儿监控摄像头产品,也通常被叫做“Baby Monitor”。

在过去2~3年内,智东西陆续与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有过沟通,但不够细致。原因很简单,这家硅谷公司,核心创始人员虽然是在深圳,但一直是在做欧美市场。直到最近,其创始人Carl Xu(徐永)意识到国内市场的需求远比其预想的要大,来到北京,探寻国内智能硬件市场的脉搏,参与一些圈内活动,才有机会在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北京办公司,与其进行了一次长聊。本期硬创先锋,聊聊徐永和其iBaby Labs公司的创业故事及启示。

抛开产品本身之外,我们更愿意与徐永探讨,一家核心创始人员来自深圳的团队,如何用3年多的时间,在硅谷建立品牌、被Apple Store这样的渠道认可,并打造这样一个品牌的。

10年积累-60后硬创先锋徐永

2011年,徐永作为创业发起人在硅谷成立了公司iBaby Labs, Inc。之后推出了iBaby的第一款产品iBaby Monitor一代,一款全景婴儿监视摄像头产品,定位相对高端,并进入到Apple Store渠道。

其实在选择创业之前,徐永已经是一位通过多年积累在外企职位稳定的高管。2000年到2011年的10年间,徐永一直在JDSU——全球光纤通信零件供应商、通讯领域巨头之一工作,工作地点在深圳,位至本土管理者的最高位,中间经历过2002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

10多年的外企高管经历,让徐永熟悉了深圳点硬件生态,也在人脉、资金方面有了积累。在朋友的帮助下,徐勇成立了iBaby Labs公司。

而在此之前,iHealth的智能血压仪产品也已经进入到Apple Store的渠道,这样的案例也给Apple Store认可同样来自深圳团队的iBaby树立了一个榜样。

比较有趣的一点是,虽然创业4年,但现在iBaby Labs目前还没有公开融资,截至目前的总投入约1000万元主要是由徐永出资,团队也很精干,硅谷、深圳两个办公室加起来也就是20人左右。

3代产品的技术变迁

“做一款产品并被苹果专门的审核团队认可是很难的。苹果对品牌很在乎,你的东西必须经过复杂的审核验证”,这是徐永对和苹果Apple Store采销团队沟通过程的印象。

同时也经历了3代产品的变迁:

“11年出产的第一款产品销售的并不那么理想。”徐永说,并不是因为没有市场,主要是技术体验还不够好。“虽然第一代产品已经提出了远程访问的概念,但当时的产品基于DDN——数字数据网,这种技术并不那么理想,再加上安装比较困难。

但这类产品在美国市场是很有需求的,徐永认为,美国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花园、上下楼,甚至游泳池,如果家长在花园、孩子在楼上时,婴儿监视器产品就变得很有必要了。

之后2013年10月出产的第二代产品,选择放弃参考行业公模,自己全新研发。也就是iBaby-M2,在体验上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基于P2P视频技术,视频远程查看变得更为稳定。

之后真正成熟的产品应该是2014年推出的第三代iBaby-M6,第三代产品发生了挺大的变化,一是,从现在回头看神似“大白”造型的M6外形可爱。同时保留了双轴旋转的设计,可个角度远程观看,产品在美国的售价是199美元,国内市场甚至更贵一些,接近2000元。

同时新的特点还包括:

1、无需输入密码的安装方式,通过USB接口与手机设备相连,傻瓜式快速引导安装。

2、从简单的远程监控、拍照录像以及对讲功能之外,加入了点播音乐和录音播放这样的升级玩法。

据徐永讲,这代产品从最初的设计到最终被苹果认可,前后经历了9个多月的时间,也就是从2014年初已经开始不断改进,直到10月份正式推出,并在苹果渠道销售。

婴儿监控市场的变迁

除了iBaby自身的产品,与徐永更有意义的是探讨婴儿监控摄像机这个市场的一些概况。据其介绍,全球这个细分市场的出货量累计在百万台左右。

传统的老牌玩家是摩托罗拉和飞利浦,摩托罗拉在这个细分市场做了很多年,不过产品是基于2.4GHz的局域网络,不能远程访问,但传统市场份额主要是摩托罗拉、三星、飞利浦所占据。

之后也有一些新的玩家出现在市场,比如Withings、iZon等等,另一个大的玩家则是Dropcam,这家公司已经被谷歌5.5亿美金收购,Dropcam会更侧重家庭安防和智能家居。

在Apple Store这个PK舞台,徐永说作为产品供应商,最看重的是其销售排行,目前在智能家居这个类别,iBaby的位置已经很靠前,仅在Dropcam之后,所以Dropcam也成为他们现在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

1

Dropcam和iBaby有何不同?

其实与Dropcam相比,徐永的iBaby在产品逻辑上是有很大差异的。先不说两者的使用场景,一个是家居环境的监控,另一个则定位在婴儿市场。

另一点是在技术方面,Dropcam基于流媒体技术,支持多线查看,可以实现网络直播这样的功能。iBaby M6的视频逻辑是基于P2P技术,支持4人共享,再高则会受家庭网络环境等影响。

iBaby目前也已经使用云技术,存储用户数据和提供视频传输的通路,基于这个原理,视频在查看时,会有1~2秒的延时。

“但是我们的安装体验绝对是行业的NO.1”,说到这一点,徐永显得很自信,也认为是其优于Dropcam的地方,我们也实际简单体验了下安装的过程,通过USB让手机WiFi密码快速匹配到iBaby设备上的逻辑确实很简单。

在徐永看来,用户体验是至关重要的事。包括拆装体验,安装体验等。

回归中国 墙外开花能否墙内香?

徐永告诉我们,当初没在中国开卖就是因为觉得国内没有市场。但之后新奇的发现,20%的产品都被国内用户买走了。“这是我们没想到的,所以在去年12月我们的产品开始在中国销售了”。

徐永也提到,目前他们的主要销售方式是代理商,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来自网络。“因为产品有在苹果商店上架,也有不少代理商慕名找过来。”

在硅谷创办公司,并让产品与品牌被苹果零售店接受,应该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基础。但是墙外开花的iBaby能否在墙内香,打开市场,仍然是徐永需要面对的问题。

创业4年,3代产品,出货量目前累计已经超过10万台,这是iBaby的成绩,在婴儿看护这个细分市场,已经不错,但在智能硬件这个红海市场,显然这个量还不够支撑一个更大的故事。

目前看,让iBaby相对被动的是,国内市场价格战厉害,价格已经很“高端”的iBaby怎样突围?对此徐永的想法是,高端市场一定有其客户群,同时也在开发价位更大众化的产品,同时也会加入智能家居的元素,据说已经想好了品牌,在中端市场,会有另一个品牌,不是iBaby。

iBaby的启发是什么?

3

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iBaby的案例给国内硬创代表带来的一个最大启发应该是,只要在一个细分领域钻得够深,产品体验够好,是能够在硅谷这样的科技创新之都立足的,也能被Apple Store这样的挑剔渠道看好。

另外一点,像很多硅谷公司一样,徐永的这种“深圳+硅谷”的模式有着其独特的意义。借用硅谷最顶尖的产品设计实力以及质品有保证的“世界工厂”,得到好产品的同时又降低了生产成本。

现在,iBaby的故事应该说是写了一半。后面一半,等着徐永和其团队,在国内市场进一步深耕,目前他们也在寻求新的投资。

抛开产品本身之外,我们更愿意与徐永探讨,一家核心创始人员来自深圳的团队,如何用3年多的时间,在硅谷建立品牌、被Apple Store这样的渠道认可,并打造这样一个品牌的。

zhid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