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李水青

现在,跟6月的天气一样火热的行业和社会话题,逃不掉“新基建”,也逃不掉“自贸港”加冕的海南岛。

就在最近,来自国际权威调查分析机构IDC的一则消息让这两个关键词呼应了起来。2020年6月,海南一举从全球两百多个城市中脱颖、打败北上杭、新加坡这样的城市拿下IDC评选的智慧城市、智慧教育方案“花魁”,这使得我们不得不想要探索海南数字新基建及其智慧铠甲的真实进展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海南因为自贸港政策成为整个6月的一大热点,令许多人兴奋不已,其中就包括科技企业和智慧产业、智慧城市行业的人士。在新基建大背景下,自贸港的规划建设无疑离不开一身“科技”铠甲,令许多科技玩家看到了新的炫技舞台。

其实早在2018年,海南自贸港被首提时就引起了科技互联网圈的一次震动,使得当时最重磅的巨头和大佬纷纷入局抢滩,马云和马化腾也在此争锋,中国互联网两巨头“二马”在此上演了一场会战。

两年之后玩家们为这个中国第一个自贸港定制的“技术嫁衣”是否成形?当下新基建背景下又面临什么样的新机遇?现在无疑是一个交答卷的时刻,也是一轮科技新大考的开端。

2020年新基建大潮下,包括北上广在内的各地都在紧锣密鼓地发新基建行动方案、推千亿项目,海南省却对此惜字如金。在海南自贸港建设总体方案放没有关于新基建的直接阐述,政策层面也鲜有专为“新基建”推出的行动方案。

海南为什么不提新基建?又凭什么让诸多内陆一线、二线城市艳羡?

“自贸港”对海南智慧旅游岛意味着什么?从一个蛮荒的贬谪之境开化为“智慧海南”,这个岛屿正在经历什么样的命运节点?智慧海南的故事需要慢慢讲来。

一、从“贬官荒地”到“南海明珠”,海南打破地缘劣势梦魇

在海南的很多地方,都供奉着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的石像。这座中国版图南端的全国第二大岛屿,自秦被收归中央以来就是一个“贬官集中营”。许多最不被皇帝见的政治犯被流放到这里,苏东坡无疑是其中最知名的一位大神级的代表人物。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苏轼雕像

在宋朝的那场势不可挡的重大变法中,曾任礼部尚书的苏轼反对王安石过于仓促的变法,却又不完全赞同司马光的保守,于是被一贬再贬,直至被当成”又臭又硬“的绊脚石扔到再也回不来的”天涯海角“——海南。

“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豁达如东坡,他在海南广交朋友、建学堂,还为海南培养了第一位进士姜唐佐,成为海南智慧开化的重要一步。

但是,“居无室,食无肉,病无药”却是年迈的东坡在这片”蛮荒之地“的真实生活写照。尽管晚年被大赦,苏轼最终还是客死途中没能回去,因为海南离故土中原实在太远了。

偏远、蛮荒、炎热……海南,在以耕地文化为主的天朝上国的历史和故事传说中,一直是一个比“巴山楚水”更凄凉的地方,渺远的“天涯海角“,压制孙悟空的“五指山”,一个相比于中原极其边缘化的存在。

直到19世纪4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船打开晚清政府的国门,海南”琼州海峡“被迫成为”通商口岸“,这座南海边陲的孤岛也客观上凭借海上贸易开始从边缘向中心靠近。

19世纪前期,海南迎来了一个对外贸易小繁荣。槟榔、椰子等实惠的海岛特产被运出沉睡万年的海岛,据库劳福特估计,中国对外贸易船只吨数有 70000 吨,其中海南岛有 10000 吨。

当工业革命将地球变成”地球村“,海南也开始打破千万年来地缘劣势的梦魇。这个天涯海角边半梦半醒的姑娘的神秘面纱,正被一点点地拨开。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然而,海南在那个时代也有遗憾,面临大航海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机遇,海南虽然小步快跑,依然没有挤进“亚洲四小龙”的名单。

历史的车轮驶进20世纪末的信息时代,1980年,主政广东省的习仲勋多次调研海南,紧接着起草了《关于加快海南经济建设几个问题的提议》。这一文件,让海南站在了几千年以来新的命运节点上。

文件基本确认了海南的“准特区地位”,1988年,海南从广东省独立,同时建立经济特区,海南就此成为我国最大的、唯一的省级经济特区。

内接大陆,外拥东南亚多国,海南伴随着发展中的中国在全球格局中逐渐摆脱边缘化,成为新中国改革开放联结东盟十国的重要战略布局窗口。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海南的地理位置

二、喜提自贸港,智慧海南“筑巢引凤”

2020年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发布,海南这一中国唯一的自贸港的地位就此敲定。

伴随黎族落笔部落沉睡万年,在大航海时代半梦半醒一个多世纪,又在改革开放的信息时代暴走三十年……海南经受了流放到这里的贬官一样的落寞,也体验过房地产游戏、汽车制造大跃进的现代都市泡沫。

好像经历了一个长长的铺垫,现在的海南,正站在新的命运起跑线上。

零关税、超低税率,甚至一向十分慎重的电信业务都要全面对外开放,自贸港很可能成为探索中国开放政策“底线”的一个“唯一”。立志2025年以前打基础,2035年以前全面推进自由贸易港政策落地见效,这一推进有明确计划、明确节奏。

基础是啥?“6+1+4”,其中的“1”至关重要,那就是——一个现代产业体系。

用“方案”里的话具体来说,就是“抢抓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重要机遇,聚焦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按照方案,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在2025年前新增境外直接投资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

很明显,面对“自贸港”机遇,海南需要一副全副武装的科技铠甲!

所以,海南立志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重要机遇。对此,“方案”明确给出了明确注释,“扩大大数据领域开放,培育发展数字经济!”

同时,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赐贵还在自贸港总体方案国家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在谋划推动智慧海南建设,海南的发展要高标准,从高标准的要求,海南建设必须要高起点!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赐贵

刘赐贵说:“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的支持下,智慧海南方案已经经过中央批准。”据公开消息可知,海南省委深改委在2019年10月通过了《智慧海南总体方案(2020-2025年)》,明确重点以推进5G建设和应用为突破口,为自贸试验区和自贸港建设起到“筑巢引凤”作用。

而海南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用“信息、科技、智慧”来筑巢引凤。

三、2018年开始超前部署信息基础设施,阿里腾讯在这里争雄

2018年是海南经济特区的而立之年,这一年海南上空飞来了许多科技“金凤凰”。

2018年4月,总书记来到海南宣布: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而后,智慧海南先行一步,高歌猛进。

反应最快的,是阿里。

就在2018年自贸港政策提出的当月,阿里与海口达成合作,建设全国首个综合性“城市大脑”。仅仅半年后,海口4.55亿元城市大脑采购明细公布于众。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这个数字多少刺激到了另一位巨头的神经,腾讯。长期以来,海口乃至整个海南一直是这家海那边的深圳巨头的“到口肥肉”,马化腾的故乡情结之处,腾讯十几年全面撒网的“鱼塘”。

马化腾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曾多次在许多场合表达自己“回海南就像回家”的助乡愿景。自2013年开始马化腾在海南办全球伙伴大会、建立创新基地、游戏基地,在智慧海南的建设方面,也早在2014年10月与海口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7年就与海南省公安厅大数据应用实战平台进行合作。

然而,正当马化腾计划着在海口设立区域总部时,半路杀出来了马家大哥。

一张2019年海南海南省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成立大会的照片生动地刻画了两大巨头在海南的微妙关系。会上,马云被推选为咨询会议主席、马化腾担任咨询会议副主席。照片中,马化腾和马云分别坐在海南领导两边,马云看着马化腾,表情值得玩味。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大哥横空降落,在自贸港提出当月拿下了海口的城市大脑项目,可谓一刀封喉。

腾讯只能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带着些遗憾,带着些不甘,也带着诚意满满的智慧海南方案,腾讯在2019年1月牵手同样炙手可热的三亚,大刀阔斧地搞起了自己的城市超级大脑、产业发展合作,用默默而笃定的行动说,走着瞧。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当然,在这里圈地的不只是阿里、腾讯。比如,中国首个开放性滨海航天发射基地所在的文昌市,就被联想抢下,大搞智慧城市、智慧教育、智慧农业及文昌国际航天城等重点项目、“文昌智城”。

从海南的辖市出发,一提到智慧城市各市可谓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比如,万宁市在全国范围内是一所并不太出名的城市,却是海南省唯一入选“首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名单”的城市,在自贸港基于下依然如火如荼地探索“万宁模式”。

四、1999年开始建设信息智能岛,早就规划好了旅游业和信息技术产业

其实,早在2018年4月自贸港首提的前一个月,海南省在阐释“信息智能岛”的新内涵时就提到:

依托云计算、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全新信息技术,构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

构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有没有觉得很熟悉?没错,就是新基建。也就是说,早于中央经济会议在2018年底首提新基建,海南省早在2018年3月就明确提出发展新基建。

现在在回想下马赐贵在2020年自贸港实施方案新闻发布会上所言“海南建设必须要高起点”,弦外之音可以说十分明显了。

没错,“高起点”的潜台词是“跑得快”,2020年海南为什么不提新基建?因为人家2018年就开始吭哧吭哧干活了。

再来说说另一个词,“信息智能岛”,从何说起?

其实,早在1999年,海南就颁布《海南省“信息智能岛”规划纲要》,明确海南发展目标。2010年6月,海南“信息智能岛”规划明确提出未来10年的两大任务:

1、大力发展信息产业。承接日本、韩国、深圳等国内外信息产业转移,发展通信、数字视听等新型产业集群。

2、深入推进运用信息技术提升特色产业。促进用信息技术对旅游、工业、农业和渔业等特色产业改造和提升。

说白了海南几十年前就明确了自己的发展路线,一是发展信息产业,二是用信息产业赋能旅游业。当然,海南有没有一直按路线走又是后话了。

且不说海南产业在房地产、汽车等产业上走的弯路,单是一场人工智能、物联网科技大潮就令海南的智能信息到规划不得不打破“十年之约”。

2018年3月,海南公布信息智能岛新内涵。依托变成了“全新信息技术: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全新生产要素:数据资源”、以及“全新主要内容:构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等”。

当时,住琼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建议:发展海南信息智能岛,一是超前部署信息基础设施!

也就是说,在北上广都还没有把数字智能经济基础设施搞明白的时候,海南已经要超前部署信息基础设施!

马云也为海南呐喊:“现在内地也没有几个地方把全省的数据打通;如果海南能够做到,就能够抢到先机。建设数字政府、城市大脑、农业大脑。再过十年,可能这个机会就过去了。”

四、不是低配版香港、迪拜,是独一无二的智慧海南

海南没有辜负马云的一碗“鸡汤”。

仅仅12个月后,2019年4月,海口城市大脑整合20多个省级单位数据,授权399个接口服务,实现了交通、政务、医疗、文旅、城市治理与服务等5大领域的智慧应用。

换句话说,海口领先全国大多数省会城市超前打通了全市数据。2020年6月,国际知名调查分析机构IDC在全世界200多个智慧城市项目中评选出最佳项目,海口智慧城市方案超越北上广杭,夺得榜首。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通过市民游客中心大屏幕,可直观地感受智慧海口建设

除了智慧城市治理方面,海南的信息科技产业发展如何了?

最简单直观地,看看海南生态软件园就知道了。海南生态软件园是《海南省“信息智能岛”规划》中提到的一大“抓手”,从这里能看到整个海南智慧产业的缩影。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海南生态软件园

有一组官方数据可供参考:截至2019年11月,海南生态软件园入驻互联网及软件企业达3651家,包括腾讯、百度华为及中软、印度NIIT等众多知名大企业,每日创造税收逾550万元。

这座2020年6月刚刚被挂牌为“海南自由贸易港生态软件园”的影响力好像和北京中关村、上海张江岛差远了。但你要知道,这里在10年前还是一片放牛荒地、互联网荒漠。

而从整个海南的信息产业营收来看,2018年海南互联网产业营收突破 600 亿元,同比增长 40%,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速高达 109%,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 94 个百分点

当年,阿里巴巴2018年在海南的营收已超过80亿元,腾讯公司超20亿元,京东贸易区域总部落地三亚一年来营收逾30亿元。

当然海南的这些数字对内地许多地方并不出类拔萃,同时期信息技术产业比苏州的1万亿少得多。但是,这对于多年旅游业独大的海南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跟自己比,近四年来,海南互联网产业每年增速都保持在25%以上,成为全省12个重点产业中发展最快的产业。

放在“自贸港”的大背景下来看,海南完全可以说:“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海南不需要和苏州比。

海南的产业基础在于旅游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因此海南发展信息技术产业和智慧城市新基建,当下的落脚点还是在旅游业。

海南自 2007 年起进入“第三产业一家独大”的发展阶段,2019 年第三产业规模达 3129.54 亿元占总数59%!

有人说,去海南看碧海蓝天就是了,为什么要苦苦搞智能化?

还真需要。

举个最直观的例子,当你出去旅游,如果遇上长时间的堵车体验会不会大打折扣?海口智能交通AI信号优化系统就可以通过AI分析海甸岛区域内车流情况,自动实现每15分钟更新下发红绿灯调优方案。这样,车辆平均行驶速度就提高7%,延误时间降低了10.9%。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在海口交警支队监控中心,交警通过海口“城市大脑”智慧监控大屏监测市内交通情况

除了短期休闲旅游,商旅和长期旅居也是海南承接的一大消费类型。而包括“民办房屋租赁秒批”、“全市医院诊疗数据互通”等智能城市应用,能使得旅居海南的人可以享受便利的医、事、住、行、教等服务,身处最自然的生态,体验最不露声色的高科技。

以博鳌为代表,海南还有一大产业是现代服务业。如果未来众多科技产业、数字商圈都群居在这里,辐射东盟十国乃至全球的许多科技会展也会选址于此。到时候,海南可能真的会成为新加坡一样的科技旅游双面冠军。

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副院长洪斌曾说, 海南自由贸易港是要对标新加坡和迪拜。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赐贵早在2019年就相继拜访了迪拜、新加坡以及我国香港。

马云马化腾的海南岛往事
▲刘赐贵在香港礼宾府会晤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毫无疑问,海南会吸收这些地方在体制机制、智慧化等各方面的经验,同时也会是独一无二的海南。背靠大陆,面朝东盟十国,海南智慧明珠或许会成为国际旅游圣地,或许会成为联结东盟十国的战略基地和科技交互窗口。

结语:“小而精”的智慧城市发展样板

经过万年的边缘流放、一个多世纪的半梦半醒,海南持续了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疾跑,现在站在“自贸港”新的命运起跑线上。

面对新机遇,海南无疑想要“抢抓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重要机遇”,为自己穿上一身“智慧铠甲”。1999年就规划智慧信息岛,早于全国多地几年“超前布局信息基础设施”,智慧城市方案在国际范围内击败北上杭、新加坡这样的国际性城市和国家,海南的智慧化发展是前置的。

海南自贸港有望成为中国探路改革开放“底线”的一块试验田,面向东盟十国进行贸易往来和技术创意交互的窗口,吸引全球游客的智慧旅游岛。而智慧海南方案,也为其它内地二三线省市提供了“小而精”、“突出亮点”的数字经济及智慧化城市治理的样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