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断供”两年后,三星猛砸3800亿,布局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

芯东西(公众号:aichip001)
作者 |  
高歌
编辑 |  
Panken

芯东西11月4日报道,据芯东西统计,截至2021年8月31日,三星电子已投资不少于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厂商,而这些都是韩国本土厂商。其中有9家均是在2020年、2021年期间投资。

自2019年日本对韩实行半导体材料禁令以来,三星电子在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策略就发生了大幅度转变。

三星电子的投资范围十分广泛,投资方式也有很多种,单以权益证券这种方式统计,2019年,三星电子通过这种方式投资了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厂商;而在2021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就变为了12。

一方面,这是三星电子对日本禁运半导体材料后的反思和应对;另一方面,这也是三星电子提升自身代工竞争力的核心措施。

日本“断供”两年后,三星猛砸3800亿,布局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2021年上半年经营报告(左)和2019年经营报告(右)对比

上周四,三星电子披露了其三季度财报和两笔关联交易。根据公告披露,三星风险投资公司(SVIC)新成立的新技术投资协会获得了600亿韩元(约合3.62亿人民币)的投资,其中三星电子投资594亿韩元,三星风险投资公司投资6亿韩元。

公告称,三星电子本次的交易目的主要为尽早辨识(identification)关键材料和零件,以确保自身产品的竞争力。这短短一句话实际道尽了三星电子最近2年的主要投资策略。

接下来,芯东西将通过起底三星电子投资的关键材料、设备公司,展现三星电子构建的本土供应链。

一、共投14家设备、材料厂商,打破日企垄断、帮助建设新产线

根据芯东西整合统计,三星电子通过购买增发新股或直接投资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厂商共有14家,累计金额超过3800亿韩元(约合20亿人民币),其中仅是在2020-2021年投资的总金额就超过了2700亿韩元(约合15亿人民币)。

日本“断供”两年后,三星猛砸3800亿,布局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三星投资的半导体设备公司(以上整理自公开信息,如有错漏欢迎指正、补充)

在被投资的半导体材料公司中,化学材料供应商Soulbrain、陶瓷材料供应商MiCo Ceramics和前驱体材料供应商DNF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三家公司,它们在三星的投资下分别成为了打破日本厂商垄断、从细分领域走向上市以及在供应短缺时能够扩产的三家公司。

获得三星电子投资公司很多都像这三家公司一样,在产能和技术研发上获得了很大的助力,并且收获了三星电子的订单。

1、Soulbrain:打破日本高纯度氟化氢垄断,已成为三星主要供应商

高纯度氟化氢是2019年日本对韩国禁运的三种半导体材料之一。在三星电子的支持下,韩国氟化氢制造商Soulbrain产能迅速扩大。2020年,韩国媒体就曾报道称,其产能或可供应韩国半导体制造商所需的2/3高纯度氟化氢。

根据三星电子2021年上半年经营报告,Soulbrain已经成为其核心供应商,主要为三星电子提供半导体生产用化学制品。

日本“断供”两年后,三星猛砸3800亿,布局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本土厂商Soulbrain已进入核心供应商名单

2、MiCo Ceramics:为本土化需求打入新市场,获三星投资加快IPO进程

MiCo Ceramics主要经营陶瓷耗材。全球陶瓷加热器市场约为4.47亿美元,此前95%的市场都由日本厂商占据。在韩国本土化供应需求下,MiCo Ceramics开始生产用于调节半导体腔室内温度的陶瓷加热器,其客户有三星电子、韩国半导体设备厂商WONIK IPS和半导体设备巨头ASM等。

去年11月,三星电子对其进行了投资,投资总额为217亿韩元,占股比例为15.7%。在三星投资之后,MiCo Ceramics已选择向韩国交易所提交初步筛选,启动了IPO流程。

3、DNF:前驱体材料供应紧张,三星投资建设新产线

原子层沉积(ALD)和化学气相沉积(CVD)是半导体薄膜生长工序的两种重要手段,所对应的ALD/ CVD前驱体材料也是半导体制造的一种重要原料。而当前的供应紧张也波及到了这一领域。

据韩国ALD/CVD材料制造商DNF的首席执行官Kim Myong-Woon透露,如果想要完成所有订单,DNF产线需要扩大1.5倍的规模,其对于新的订单已经无力完成。

在今年8月份,三星电子最新投资了DNF 210亿韩元,以帮助DNF扩建生产线并安装新的材料产线,令其业务规模得到了提升。

日本“断供”两年后,三星猛砸3800亿,布局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DNF首席执行官Kim Myong-Woon

此外,三星电子今年还投资了韩国半导体材料和设备供应商Fine Semitech Corp.,该公司主要产品为光刻掩模保护膜,可延长光罩使用寿命,防止光刻掩模污染。

二、不仅仅是保障供应,更要提升半导体产品竞争力

事实上,三星电子早在1993年就和日本厂商合资成立了半导体设备公司KDNS。当时,三星电子刚刚进入半导体行业,无法得到足够的材料和设备产能,一家专门为自己生产半导体设备的厂商是维持生存的关键。但随着三星电子在全球供应链中地位的不断提升,其子公司的战略目标也发生了转变。

从半导体清洗设备再到技术门槛更高的刻蚀、光刻,KDNS产品线逐渐扩张。2005年,三星电子将KDNS更名为SEMES,并使其成为了自己的全资子公司。如今,SEMES年销售额达到2万亿韩元,是全球第七大半导体设备厂商。同时,SEMES的目标也早从保证三星电子的生产变成了为其提供更先进的设备。

近期,SEMES CEO康昌进接受采访称,希望SEMES成为像应用材料、泛林半导体、东京电子和ASML那样的巨头。他提到:“每一次半导体技术更替,投资成本都会成倍增加。正因为有这种风险,SEMES才能大胆挑战应用材料和东京电子不愿开发的新概念设备。”

最近,SEMES正在将日本公司提供的物流自动化设备进行本土化生产。康昌进说:“SEMES的技术实力越高,三星电子在设备市场的竞争力就越高。”

日本“断供”两年后,三星猛砸3800亿,布局14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SEMES CEO康昌进

近期,三星电子投资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厂商也在遵循这一逻辑,投资不仅是为了保障供给,更是要提升自己半导体业务的竞争实力。据报道,三星电子曾公开透露过自己的投资目标:“(投资)目标是通过加强与各家公司的关系来提高半导体业务的竞争力。”

事实上,如果三星电子的投资,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其接下来大订单的走向。

根据韩国金融监督管理局的数据,三星电子今年1月-5月,共向自己的供应商下达了36个订单,订单金额达6872亿韩元,几乎是去年3948亿韩元的2倍。其中,获得订单数量最多的公司和获得最大订单的公司都获得了三星电子的投资。

以YIK为例,其EDS(Electrical Die Sorting)设备可以有效地提升半导体良率。去年8月,三星电子向YIK投资473亿韩元,获得了12.1%的股权,成为了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在今年1月-5月间,该公司就获得了最多的8笔订单,订单金额共计2221亿韩元。

而三星电子占股的CVD设备厂商Wonik IPS则得到了一笔价值1160亿韩元的订单,这是三星电子单笔订单中金额最大的一笔。

三、韩国政府加速三星电子本土供应链构建

在当前越来越紧张的半导体供应链中,三星电子如果想要挑战台积电的地位,不仅需要补足自身的供应链短板,也要打造自己的供应生态。

今年8月,三星电子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向半导体、人工智能等领域投资240万亿韩元(约合1.3万亿人民币),其中大部分都将用于半导体业务和韩国国内。目前看来,尽管三星电子计划在美国建设价值170亿美元的晶圆厂,但培养本土供应链仍将是三星电子的主要投资逻辑。

同时,韩国政府近期出台的政策也将成为三星电子打造本土供应链的助力。

在半导体材料被日本禁运后,韩国政府也开始更注重投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这一被日本厂商所主导的领域。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此前公布了2022年的政府预算,其用于工业发展的金额超过1.68万亿韩元,相比去年增加了9%。

今年5月,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自访问了位于韩国京畿道平泽市的三星半导体制造中心,他称韩国企业未来10年将投资510万亿韩元(约合3万亿人民币),韩国政府也会提供全方位支持,加强半导体实力。

当天,文在寅还推出了半导体K战略,计划让韩国在2030年内构建全球规模最大的半导体产业带——“K-半导体产业带”,将包括半导体生产、原材料、零部件、设备和设计各个环节,已吸引了不少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厂商来此建厂、布局。

对三星电子来说,韩国政府这样的举措无疑会加速其本土供应链的成型,提升三星电子的半导体实力。

结语:头部厂商本土供应链正在扩大

作为韩国乃至全球半导体龙头,三星电子的材料和设备投资布局侧面代表了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趋势,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在当前供应紧张的背景下,半导体除了本身的价值,更开始被各国政府视为一种战略资源,不仅可以成为驱动经济的引擎,更可以借此进行制裁或外交手段。如今,围绕三星电子等头部厂商的本土供应链正在壮大,这对于高度全球化的半导体供应链来说既是机遇,也是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