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原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出任机器视觉军团CEO,如何让大象跳舞?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 李水青
编辑 | 漠影

“如何让大象跳舞?让大树底下长出繁茂植被?大公司做新业务都会有很多挑战。我在云的经验能够复用到机器视觉。”刚下飞机就赶来会面的洪方明坐下喝了口茶,不急不徐地对智东西说出这番话。

近日,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有了新岗位——华为机器视觉军团CEO。

洪方明是25年的“老华为”,曾就任华为西北地区代表等职位,2018年加入华为云,3年把中国区业务规模从5亿元带到200亿元,翻了40倍。如今,华为云市场份额已位居全国第二。

华为机器视觉,是由华为智能安防在2020年升级而来,在拥有近二十万人、上百业务板块的华为公司不太起眼。

2022年5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督导第三批军团成立,机器视觉军团是其中之一。华为成立军团,是要打破组织边界,将需求管理、解决方案开发、生态合作、销售及服务等资源进行整合,从而更好地贴近客户需求提供服务。“一切为了前线,要把打胜仗作为一种信仰!”任正非在誓师会上这样说。

深度对话原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出任机器视觉军团CEO,如何让大象跳舞?

在升级为军团的同时,机器视觉指向的“感知”在今年首次被定义为华为ICT四大核心能力之一,一时在产业内引起了很高关注。

这也是洪方明关注已久的一个产业。

“(机器视觉)它肯定会超过华为云的增长速度。”坐在北京四环香格里拉酒店会客厅的他双眼放光、语气笃定,向智东西道出他选择加入机器视觉的背后原因。

在华为云三年,洪方明曾拜访过1000多个有云数字化转型需求的创始人/CEO,他深刻感受到万亿元市场需求的喷涌而出。而更值得关注的是,前端感知的短板、AI应用落地难的挑战将会成为云数字化推进的一大障碍。

感知侧能力的核心,就是机器视觉专注的“全息感知”和“端边云”协同解决方案,这也是人工智能技术落地最佳产业之一。

深度对话原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出任机器视觉军团CEO,如何让大象跳舞?
▲华为机器视觉提供的全息路口解决方案

洪方明说,没别的,选择重新启程,他就是想做一些有挑战、有意义的事。

一、升级军团,机器视觉从华为云迎来一位猛将

成为军团,意味着机器视觉在华为公司的受重视程度大大提高。

“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公司高层多次找我们交流谈话,每个月一起‘喝咖啡’,非常重视。”近日,在洪方明最近一次北京出差之际,他与智东西见面谈及了关于华为机器视觉的新情况。

深度对话原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出任机器视觉军团CEO,如何让大象跳舞?

华为机器视觉军团CEO洪方明

自2021年10月起,华为开始创立第一批军团。军团是华为多年前就受谷歌启发开展的业务运作方式,主张聚焦行业单点突破,让工程师和科学家都加入到行业一线攻坚中来。到今年5月,华为已经创立了煤矿、智慧公路、智能光伏、数字金融、运动健康等18大军团。

看到华为第三批军团CEO招募公告在内部发布,刚刚结束三年华为云任期的洪方明非常兴奋,他对这个亟待升级的产业关注已久,于是立马报名。

华为军团在华为内部组织层级升级。随着机器视觉的战略调整,其也从产品研发为主的组织升级为“研-营-销-服”一体化运作的组织,领导班子的配置也随之升级。

最终经过层层筛选,洪方明成为机器视觉军团CEO,段爱国担任CTO、华为机器视觉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

二、机器视觉:“未来五到十年华为ICT增长最快的产业”

“我认为机器视觉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会是华为公司在ICT中增长最快的产业!”洪方明告诉智东西,他很久之前就开始关注机器视觉产业。

回顾在华为云三年,洪方明几乎经常过着“飞机上下班”的生活,走过上百个城市,见过上千个有数字化转型需求的创始人和CEO。“十四五国家信息化规划”指出,到2025年,关键业务环节全面数字化的企业占比要达到60%。洪方明深切感受到这些数字背后数字中国发展的速度。

而他尤其关注的是,“端边云”协同中“端”的潜力。“机器视觉的应用领域已经拓展到了生活、生产等各个方面。”洪方明说,“它像是一个个入口或者末端‘感官’,更接近我们的生产、生活,应用量也是非常大的。”

洪方明举到了几个例子,比如,在玻璃智慧产线中,用感知视觉去识别高温下的作业情况;在智慧零售方案中,通过端侧视觉技术去帮助运营店铺,降低人力运营成本;在智慧矿山中、偏远地区电力设备上,通过智能摄像机取代人力去做高危探测工作;在交通卡口上,通过多目标识别感知去快速检测交通违规行为等。

实际上,助力加速千行百业数字化进程,华为机器视觉在2020年初就行动了。

彼时,“华为智能安防”正式更名为“华为机器视觉”,同时向产业推出一种全新的产品形态——软件定义摄像机。

简单来说,软件定义摄像机是指软件和硬件实现分层解耦的摄像机,就像智能手机一样,能够通过算法商城下载算法以实现各种智能化能力。而当这些“智慧眼”联接成网络,那么整个城市就变得有感知、有温度,产生的精准数据赋能各种场景业务应用。

未来三十年将是智能社会,数字技术正在重塑世界。纵观整个产业,盯准这一产业红利的除了华为机器视觉,还有安防传统玩家、AI起家的独角兽及互联网大厂。一场围绕数字化转型展开的视觉感知升维赛已经展开。

深度对话原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出任机器视觉军团CEO,如何让大象跳舞?

三、如何让大象跳舞?建立军团、体系重构、权力下放

军团组织协作新模式,或许是华为机器视觉要赢得这场新竞赛的最强加成。

在中国科技公司中,华为公司在很长时间里采取相对更集中化、实施重心较高的组织架构,这一组织架构使得华为在运营商等众多业务中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快速扩大业务规模。然而,随着更多新业务出现,需要快速迭代时,大公司却难免力不从心。

如何能够让“大象跳舞”?这是华为公司面临的关键问题。

华为选择通过军团,缩短客户需求与产品、解决方案开发、维护之间的链接。

洪方明告诉智东西,华为机器视觉升级为军团,不仅仅是名号上的变化,更是从机制和体系层面进行了重构。成为军团后,一方面,机器视觉从产品研发到营销服务的业务链条会更加完整,实现端到端闭环;另一方面,销售场景的选择权也将下放。

回顾过去三年,华为机器视觉不仅用软件定义摄像机、智能边缘、算法商城、智能1拖N等新理念打破安防行业的寂静,更用“四无”生态型摄像机、“AI超微光”系列摄像机、“魔方”系列摄像机、AI双模球机等产品及解决方案刷新了品类的天花板,并通过普惠AI的理念与战略让前沿技术下沉到区县地市,让更多的人能用上黑科技。

不过,华为机器视觉专注于钻研产品、解决方案的技术创新,在产品的销售、交付与渠道和生态打法上,没有放开来打。

洪方明说,成为军团后,华为机器视觉会更多地关注 “如何能更好的服务客户?”“怎么样的组织架构?”。“我们会有自己的销售体系,更贴近客户需求,根据产业特点、政策制定运作方式,这个是跟原来是非常大的不同。”

可以看到,作为军团的华为机器视觉已获得了更多权力下放和独立性。

但华为的目光显然不是仅仅落在业务层面,实际上——背后,是整个华为公司ICT布局的战略升级。

在今年的战略大会上,华为提出“感知-联接-计算-存储”是华为在ICT领域的四大核心能力,要积极构建ICT多产品组合的差异化能力,来抓住未来十年的行业数字化大机会。就感知产业来看,据统计有83%来源于视觉,机器视觉的产业空间巨大。

这是“感知”首次被提到公司战略级别高位,在华为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而选择带领华为云实现快速增长的洪方明带队,更表明机器视觉的重要性首次从集团战略层面得到了强调凸显。

要想在万物互联时代的抢滩大战中胜出,综合技术“能力圈”缺一不可。

深度对话原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出任机器视觉军团CEO,如何让大象跳舞?

四、华为云基因加持,为机器视觉军团带来六大助力

2018年,洪方明以华为云中国区总裁身份在高交会上现身。当时华为云在外部市场十名开外,在内部也是争议业务。

不过,在洪方明担任华为云中国区总裁后,仅仅三年,华为云的营收从5亿元一举突破200亿元,3年增长40倍。

选择一个处于低位的新行业,用三年把规模做大。

三年后,机器视觉产业能否复制这样的增长?

“我想肯定会超过的。”洪方明语气坚定地说。

“2018年11月18号,我转去做云。”洪方明向智东西回顾当年的机缘,他能准确地说出做出重要抉择的那一天,这意味着一种仪式感和使命感。

当天晚上,他正和朋友吃饭,领导打来电话:“洪方明,下一步去做一个新产业。”“好啊,本来我就想去做一个新的产业。”“做云啊。”“啊我是想做一个新的产业,没想到做这么新啊……你给两周考虑吧。”“给你一周,后面有四五个人应聘。”

经过不到一周的考虑,洪方明果断选择接下了华为云中国区总裁这个岗位。

时针拨到2022年3月,华为推出新一批军团。这一次,洪方明再次重新出发,在华为内部宣布军团前一天主动请缨,经过层层选拔后成为机器视觉军团长。

华为公司为什么让洪方明担任机器视觉军团CEO?

可以推测,主要是看中他在此前华为云等部门轮岗后可以复用的成功经验。

机器视觉在组织架构上和华为云BU类似,拥有从研发到市场的端到端体系。华为军团强调“聚焦行业单点突破”。但机器视觉军团,与大多数行业军团定位有所不同,它是产业军团而不是行业军团。一方面,它会给华为煤矿、智慧公路这样的军团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在华为军团每覆盖的行业,它构建自己的体系去满足客户需求。

智东西认为,洪方明背后的华为云基因将为机器视觉提供以下新助力:

1、华为云的生态战略、运营模式可以给机器视觉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2、深度接触1000+云数字化转型客户,对端侧产业长期关注,使其对机器视觉产业有全面理解。
3、云是综合技术,其对新技术的综合把握力能够复用。
4、研营销服多矩阵人员配合的能力体系,可以在机器视觉得以应用。
5、如何将一个新产业的空间做大,洪方明拥有个人经验。
6、华为多领域专家随之加入机器视觉,将带来综合多维攻坚能力。

五、产业龙头割据混战,华为机器视觉如何突围?

尽管有集团军团制度助力,华为云基因加成,洪方明想要带领机器视觉实现增长也并不容易。

在接手机器视觉之前,洪方明对这个产业进行了深入研究,他洞察到,感知系统的封闭、烟囱化、碎片化已使其无法满足数字化进程需求。

而我们知道,这主要来自于安防产业长期发展由来已久的惯性。

纵观产业,2009~2019年是其全面崛起的十年,雪亮工程、平安城市等国家项目红利,驱动产业总市值从1605亿元增长到7183亿元,海康、大华等安防龙头占据霸主地位;而2019年之后,掀起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人工智能技术加速落地,安防行业成为其最佳落地场景之一。随着智能化时代到来,整个产业智能化、云化转型动力不足,升级遇到阻碍。

对此,洪方明心中有所准备。他认为:“要找准趋势,才能构建优势”。

首先,他认为在数字化转型下,产业升级需求迫切,新市场巨大。

以安防视角来看,传统的安防以视频监控为核心。但在机器视觉视野中,这是行业数字化抓手、万物感知入口、智能世界的眼睛,其能唤醒万物的智能感知,以强大数据采集、智能视觉、自然语言处理来使之效能倍增,也在驱动千行百业的数字化。

可以看知名调查机构IDC的预测:2020-2023年,全球数字化转型直接投资将超6.8万亿美元。这是一个更加广大的市场,而非一个内卷的市场。

其次,在新兴的数字化转型领域,传统安防玩家也在发力。

洪方明回顾道,从 2G时代到5G时代,通信技术的进步带来巨头更替;从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的发展浪潮中,新霸主兴起……无数的历史证明,在旧时代越是强势的龙头玩家,在新时代往往难以转向。

可以预想,对于某一领域非常优秀的玩家来说,当智能化、云数字化浪潮来临,“要求数以万计的传统安防行业人才及其产业链伙伴随之转型是十分困难的”。

最后,洪方明谈道,数字化进程推进更考验企业的综合技术能力。

数字经济寻求的共享互联更要求企业能在“端边云”协同上具有综合技术实力。在这种综合技术实力上,华为公司能为机器视觉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回顾今年年初华为2021年年度报告发布会,华为透露其2021年研发投入已达22.4%,达到历史最高位。而过去十年里,华为投入8456亿元,在前沿芯片、通信技术、AI、计算、存储、感知乃至应用生态等各个环节都做到了产业领先地位。而这种综合能力,是智能时代的革新者所最需要的。

“我们希望把握产业升级的节奏,实现共赢。”洪方明说。

但他并没有谈及太多关于“颠覆产业”的观点,而是多次提到“做好自己”与“共同成长”。“首先第一点是要做好自己,然后在优势方向突破,在突破中形成行业口碑,然后去扩散。”

“我们在做云的时候说过,前面厂家踩过的坑,作为后来者我们要吸取经验,即便无法避免踩坑,我们也要努力踩得更快。”洪方明说。

可以看到,这位擅长排兵布阵的25年“老华为”,已经做好了快速向主战场前进的准备。

结语:军团亮剑,华为机器视觉集中力量攻打上甘岭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有句很有名的话,说做事情做业务要有集中火力,打下上甘岭的精神。

那么华为机器视觉军团需要打下哪几个山头?

洪方明谈道:“对于机器视觉自身来讲,我们这个阶段还是要聚焦自身,更好、更快地去找到自身的主战场。今天可以做一个不揭秘的谜底,过段时间以后大家会看到我们的变化。”

2022年8月8号,华为机器视觉在升级军团后的首次亮相,届时将有一大批策略解读及系列新品,以及全新生态政策将和大家见面。

“我进华为的时间相对比较长,主要还是希望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洪方明告诉智东西,“对于华为公司,他不仅是扩大产业规模,更是让产业走到一个新的高度,是一个产业链升级的过程。”

就像以前华为终端做智能手机的经历一样:“它不是简单的一个份额增长,而是整个产业的人都引以为傲。”

这是一群提前看到光的人,在向整个产业讲述光的样子,进而带整个产业去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