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 李水青
编辑 | 云鹏

作为万亿智慧城市“蛋糕”的一路建设主力军和分食者,海康、大华等智能物联企业正被欧美市场管理者更强地针对。与此同时,它们不得不在一场几乎前所未有的“寒冬”中调整步伐,甚至断臂求生。

11月25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FCC)宣布,禁止海康威视、浙江大华、华为等五家公司在美国销售设备。就在前一天11月24日,英国内阁办公室的一则书面声明也称,停止在敏感地点部署中国生产的监控摄像头。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美国FCC相关公告

这意味着和华为、中兴等通讯企业处境类似,做安防摄像机、智能物联系统的海康、大华也无法在美国继续发展,紧接着可能是退出欧洲市场。

11月23日,安防龙头企业大华股份宣布出售海外品牌Lorex,作价7219.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放弃在欧美地区的这一企业级和消费级业务,标志其将在政府、企业、消费全线退出北美市场,收缩欧洲市场。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行动如此果断,作为行业市场份额第二的玩家,大华对这一天早有准备。海康、大华自2019年起就被加入美国政府的经济制裁实体名单,欧美市场收缩是一个近年里渐进的过程。

与此同时,伴随“外患”,2022年新的“内忧”也在智能物联行业蔓延。业绩猛跌,国内业务多线失速,首屈一指的安防龙头股价一年跌去一半,蒸发数千亿元。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海康威视近一年里的股价走势(图源:同花顺App)

在最近两个季度里,寒气下潜到智能物联行业多个玩家的业务一线,智能物联玩家们不得不开始了大调整,削减产线、裁员、降薪接踵而至……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一、美国制裁加码,安防龙头斩断欧美业务

11月23日,大华股份审议通过了《关于出售海外子公司100%股权及相关资产的议案》。公司与Skywatch签署协议,将大华欧洲持有的Lorex Technology Inc(加拿大Lorex)、Lorex Corporation(美国Lorex)、Lorex Technology UK Limited(英国Lorex)共三家公司(以下合称“Lorex”)的100%股权,以及公司持有的Lorex商标等资产出售给Skywatch,交易价款确定为7219.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

这些年来,随着国内平安城市、雪亮工程等国家级大项目完成度趋近100%,海外市场对于海康、大华这样的国际化企业来说尤其重要。

为此,大华在2018年收购了美国红外热成像制造商FLIR子公司Lorex,并逐步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多地创立了以此为品牌的公司。这类似于海康在多国布局的Ezviz,Ezviz与其消费级品牌中文名“萤石”相对应。根据公开消息,除了Lorex、Ezviz,海康、大华在北美没有其他别名品牌。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安防龙头在美国市场收缩自2019年就已有明显苗头。当年,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公司被加入美国政府的经济制裁实体名单。不过,制裁不涵盖大华和海康威视的子公司,如Lorex和Ezviz,同时不适用于美国联邦政府之外的业务范畴,消费者仍然可以广泛自由地购买该产品。

2021年10月,家得宝、百思买等多家美国零售巨头已下架了中国厂商Lorex、Ezviz监控摄像头产品,但下架原因不明。尽管没有铭文规定,但美国要彻底封禁海康、大华产品的消息不断传出。

根据知名安防垂直领域媒体A&S报告,在今年的全球安防50强榜单中,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分别位列第一、二,宇视科技、天地伟业均位列前十。从技术、价格、市场份额来说,中国安防企业在欧美市场原本有很强的竞争力。

但受政策影响,欧美本土品牌正快速挤占海康、大华等公司的份额。比如,根据A&S报告,美国AI非接触式安全检查系统供应商Evolv就成为了全球年增长最快的安防企业,增长率达456%,达到了2177万美元。这些企业的崛起是海康、大华让出欧美市场的侧面体现。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Evolv(美国)成为2021年增长最快的安防企业

直到今年11月23日美国FCC再发禁令前夕,大华到了不得不放弃Lorex的时候。

买方Skywatch是一家2022年9月创办的新公司,注册地在开曼群岛。股权交割时Skywatch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富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为交易交割后的分期付款提供连带担保责任。

这意味着Lorex品牌产品将能继续在美国流通,而Skywatch交易交割时立马支付的6169.2万美元(约占全部价款的85%)也将为大华股份输血。

二、输血5.4亿元,大华疲软业绩将被改善

大华股份刚刚在11月初公布了堪称惨淡的Q3季度财报。第三季度,大华营收达70.85亿元,同比降低11.22%;归母净利润为1.73亿元,同比下降77.08%。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从股价上也能侧面看出其正面临挑战,一年里股价跌超一半,截至11月29日收盘,市值跌至362.77亿元。对于股价情况,大华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投资者问答中谈道,提振股价的核心还是需要业绩的改善,除了大环境较弱以外,公司还处于向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调整所带来的阵痛期中。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大华股份近一年里的股价走势(图源:同花顺App)

出售Lorex是大华改善经营的一大举措,有望对其业务及时输血,改善下一季度的业绩表现。

根据官方公开信息,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预计实现股权转让收益约为人民币54020.53万元,约为5.4亿元(不考虑所得税,最终以审计结果为准)。

而选择Lorex作为弃子,按照大华独立董事的意见,是为了“应对国际市场环境变化”。

实际上,尽管Lorex从战略上代表着大华布局欧美市场的桥头堡,但近年来,这块业务已对大华的实际业绩形成一定程度的拖累。

以本次出售的三家公司之一——美国Lorex为例,这家公司地址位于美国特拉华州,于2017年12月开始经营。根据公告,该公司截至2021年12月的总资产约为8.33亿元,负债10.43亿元,净资产-2.09亿元。

截至2022年9月30日,公司未经审计的净资产为-2.22亿元。2021年度该公司营收达14.88亿元,净利润为3521.28万元;2022年1-9月未经审计的营收为8.84亿元,净利润为1129.59万元。可以看到,美国Lorex几乎不赚钱,并且负债累累。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加拿大Lorex、英国Lorex也面临类似的问题。2018年开始经营的加拿大Lorex甚至仍在亏损,2021年度净利润为-2126.46万元,2022年1-9月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2206.11万元。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实际上,这些目标公司资产组账面价值为-3946.74万美元(模拟合并口径),但本次最终交易价格达到了7219.2万美元,可以说卖了个好价钱。

既然业务不赚钱,还能卖个好价钱,大华也就没必要在寒冬里还留着它过年。

三、内忧外患,智能安防企业如何过冬?

大华出售Lorex只是行业困境的一个缩影。实际上,纵观当下智能物联行业,受贸易制裁、全球经济下行、疫情反弹等因素叠加影响,智能安防行业的众多玩家都在面临寒冬。

海康、大华、宇视等龙头第三季度盈利猛跌,股价跌超一半。如果说2020年雪亮工程、平安城市等国家项目红利锐减,使安防龙头告别了超高速增长时代,那么今年Q3的新寒潮则使得安防企业几乎掉进了冰窟窿。

安防巨头急斩欧美业务,寒冬之下如何输血回暖?

除了前文提到欧美等国外市场的不利影响,安防企业在国内业务也承受重压,可以说是“内忧外患”。

具体到业务层面,安防企业面临着G端业务乏力,中小企业业务受挫,企业业务拉动力有限,创新业务仍在投入期等问题。

以大华股份为例,前三季度,其累计实现营收211.72亿元,同比下降1.46%,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5.84亿元,同比下降25.91%。

具体来看,其三季度的企业业务虽然实现了近10%的增长,但难以抵消G端及分销业务的阵痛。根据投资者关系沟通纪要,在政府端,一些集成类项目的坏账风险比较大,同时宏观大背景下大项目数量减少;中小企业需求下降,且公司客户覆盖程度和质量与海康仍有差距。

寒冬来临,“开源”已比较困难,智能安防企业如何“节流”过冬?

削减产线、裁员、降薪等是众多互联网大厂在大缩减下的主要举措,这些举措同样适用于智能物联领域的ICT企业。

削减在整体业务版图中相对处于边缘位置的业务线,换取输血和聚焦精耕是一大重要举措。

比如大华不仅在近期出售了Lorex公司,还在此前部分出售了华创视讯这一以音视频为核心的会议视讯系统、设备等资产,这一业务2021年营收超2亿元,利润超千万。而为了聚焦主业务,大华便在这一相对增量市场相对不大、内卷严重的领域落刀。

除了削减业务,裁员和组织调整也在多家安防企业内部出现。

比如,海康在今年11月被牛客网用户“厂妹要进厂”等媒体爆料,解散校招群聊、毁(招聘)意向,不少新员工在脉脉等社交平台上自称被劝退,据称研究院和算法岗位受波及的新员工数量较多。尽管海康官方对此否认,但这家被称为“安防茅”的企业在10月底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透露,其三季度已控制进一步的人员扩张,在经济出现明显好转前将保持人员规模不再扩张,相应费用增长也会有所减缓。

不过,智能安防企业的裁员调整是结构性的,整体来说可能出现“G端缩减,B端放宽”的分化趋势。

根据《晚点 LatePost》报道,人工智能企业商汤科技于今年9月就调整了其核心业务部门智慧城市事业群,该部门团队规模人数超过2000人,当时已约有500人离职,收缩超20%。在调整安防业务的同时,商汤正在加码智能汽车业务,招聘不断,并在内部开放了转岗机会。

伴随裁员的,还有降薪举措。

今年11月,另一智能物联龙头玩家宇视科技的一封总裁邮件流出,邮件提到:“行业寒冬正在来临”,“在严重的内卷的行业压力下承压严重,表现为国内市场竞争加剧、增长乏力,今年营收及利润及可能下滑,会出现成立来第一次收入负增长。”为此,宇视管理层全体成员申请集体降薪10%。

可以看到,各种方式的“节流”已成为智能物联企业过冬的一致举措。而随着大环境在后续好转,如何“开源”则成为智能物联企业的新课题。

结语:应对寒冬,节流后还需开源

当下,各行各业的数智化转型成为确定趋势,兼具ICT硬件与软件能力的智能物联企业本应是受益者。但全球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反弹等因素,这一市场的释放不及预期,使得海康、大华等智能物联玩家的处境变得艰难。

智能物联玩家面临“灰犀牛”已久,过去十几年的雪亮工程、平安城市等红利使其比较依赖政府财政。尽管它们提前布局了创新业务、企业级下沉市场,但在广度、深度及智能化程度上依然不足。随着这一波调整结束,如何开源新的增量市场将成为产业重要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