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韦世玮

智东西1月12日消息,昨日,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 2020》,并就人们应如何善用科技的力量,科技公司如何在产品和服务中逐步实践科技向善等理念,进行了深入的分享和探讨。

与此同时,腾讯主要创始人之一张志东、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终身教授Max Tegmark、国际非营利组织FOSI创始人兼CEO Stephen Balkam、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等产学界大牛纷纷亮相并发表演讲。

随着AI、大数据、物联网和自动驾驶等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它们在让社会和人们生活变得愈加高效和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新的问题和挑战。

在腾讯主要创始人之一张志东看来,科技向善不仅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发展机会。一家公司如果拥有足够的智慧和方法,将会以此赢得更好的发展契机。

MIT物理学终身教授Max Tegmark谈到,技术是没有国界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在实现AI科技向善、和谐共存的过程中,人们需要画一条清晰的红线,与科技和谐相处。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一、《科技向善白皮书 2020》:向善是一种选择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认为,如今的用户们愈发关注安全、隐私和健康三大问题。

在这一趋势下,企业们开始需要领先于用户,为他们的长期利益作出考虑,以提供更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那么,如果要将科技向善从口号实现落地,科技公司们该如何更好地对产品进行引导?

腾讯研究院曾经对各个行业的15位大咖进行了访谈,发现实际上许多大咖们对“科技向善”的理解五花八门。

例如,Evolve Ventures and Foundation创始人、知名投资人邵亦波认为,科技向善依赖公司领袖的先行,并且激发员工对公司的认同和行动力。

洛杉矶加州大学传播学院教授曼纽尔·卡斯特尔看来,好公司应该被授予一个科技向善的标签,这能让消费者信任他们,从而获得更多市场优势。

但不论出于何种理解,“科技向善”都不是一个企业的合格证或标签,已不是单纯的一句口号。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

司晓谈到,过去一年,腾讯研究院在过去一年对11个产品案例进行了研究,逐步发现了科技向善的行动路径。

在时间管理方面,腾讯通过对棋牌类等游戏APP的“健康约定系统”实践,帮助互联网用户比例高达79%的成年人做到了健康的游戏时间管理。

其中,截止2019年7月,腾讯游戏旗下的天天象棋,帮助了45492位用户成功管理游戏时间。

在内容治理方面,腾讯在微信公众号上线“洗稿”投诉合议机制,通过这项新功能进一步保护原创内容,与原创声明、侵权投诉等功能成为微信平台规则的一部分。

此外,腾讯研究院还在教育普惠、算法公正和创新环保方面亦进行了相应的研究和实践。

腾讯此次发布的《科技向善白皮书 2020》,其中就向善能否成为新竞争力、对科技向善的认知、产品案例和未来研究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可见腾讯对这一理念思考的深度和广度。

在司晓看来,科技向善不应该是一个泛道德争论的讨论,这是毫无意义的,它实际上是未来科技发展的推动力。“让科技向善成为一款又一款的产品和服务。”他说到。

二、张志东:科技向善是一种能力和发展机会

在现场,腾讯主要创始人之一、原CTO张志东为大家分享了数个国内外体现“科技向善”理念的产品案例。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腾讯主要创始人之一、原CTO 张志东

例如,美团外卖在用户下单付款界面推出了无餐具选项,用户通过选择无餐具积攒能量值,能够兑换公益资金来支持公益项目。

自这项功能推出后,美团外卖选择“不需要餐具”的用户数量,从2018年的100多万暴增到了2019年的500多万,环保和公益行动更广泛地深入人心。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再如,美国一家名为APDS的非营利性组织,通过为监狱囚犯提供特制的平板电脑,以及通信服务、数字再教育和娱乐,提高囚犯的教育水平和相关技能知识,以便出狱后能更好地融入社会。

这项产品不仅减少了监狱暴力,让囚犯在监狱里更充实,同时还降低了囚犯出狱后再次回到监狱的比例。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张志东谈到,目前很少有人能将善意有关的产品或功能作为产品机会,他们更多地是将这部分善意看作是产品研发过程中的负担。

而张志东将“科技向善”称为“产品力”。在他看来,产品力不仅仅是一种义务,它或许也是一种启发,这种启发的收益将会是巨大的。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不管是国内的老商业公司,还是国外的新型组织,都把科技和善意作为产品能力和产品机会,而不是当成负担。

“科技向善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发展机会。”张志东谈到,这些公司如果有足够的智慧和方法,将会从中赢得更好的发展契机。

三、科技向善给行业和社会带来的启示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终身教授、未来生命研究所创始人Max Tegmark

在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终身教授、未来生命研究所创始人Max Tegmark看来,如今AI、自动驾驶、机器人和人脸识别等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强大,给人们的社会和生活带来了更多帮助。

但AI所带来的不仅仅是解法,同时还带来了问题和挑战。例如,利用无人机等技术危害国家和社会安全,用Deepfake恶意篡改人脸视频等。

因此,Max Tegmark提出,人们需要划清AI的界限,区分哪些AI应用是可做的,哪些是违背原则的,以此将AI调整到积极和正面的方向,做出长期规划。

2017年,国际上曾提出了阿西洛马人工智能原则,进一步实现AI的可持续发展,并在未来创造更多的机会以更有效地帮助和壮大人类。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我们希望技术带来更多的是解药,而非武器。”Max Tegmark谈到,随着技术的不断演进,他希望人们在对待AI时,要更谨慎地去管理和使用。

与此同时,他认为技术是没有国界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人们一旦建立了共同的AI愿景,未来技术的发展将会更加普惠人类的教育、医疗等方方面面。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国际非营利组织FOSI创始人兼CEO Stephen Balkam

国际非营利组织FOSI创始人兼CEO Stephen Balkam则向大家介绍了组织愿景,即实现安全的网络环境,与政府、行业和学术界合作,共同定制解决方案,促进互联网安全。

其中,FOSI有一个项目专门针对青少年,帮助他们应对互联网霸凌。它通过政府的管理、企业项目支持、家长和孩子之间的沟通,来更好地让孩子们理解互联网的体验和经历,帮助他们解决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在线困难和挑战。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FOSI经过调查发现,实际上有很多家长认为技术发展带来了很多健康和注意力方面的弊端,以及真实生活互动的能力也有所下降。其中,64%的家长担心网上的内容给孩子造成不良影响。

因此,目前美国有很多操作系统、浏览器和社交媒体等第三方平台,都给家长提供了控制权限。例如,管理孩子在线时间、保护隐私、追踪位置、过滤不正当内容等。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当AI和互联网以及电脑技术结合时,将会深度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娱乐方式。”Stephen Balkam说到,在这一趋势下,儿童将会被推到这些技术的风口浪尖中。

因此,人们不能坐以待毙,等到危害出现后才想办法解决,而是通过设计教孩子们学会如何自我保护、独立自主,在不愉快的经历中逐渐恢复。

科技性本善or恶?腾讯研究院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探讨“向善”解法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从科技发展和环境保护出发,向大家分享了自己对科技向善的看法。

在他看来,科技是理性的,是冰冷的、量化的和进化的;而善却是感性的,它柔软、模糊和局限。今天,人们开始需要将理性的科技和感性的善相结合。

在过去四十多年间,人们对科技的思想和观念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和迁移,人们思想的权利逐渐从书本进入到实验室。

在善和道德层面上,人类同样通过一次次行为规划来解决许多随着科技发展而出现的问题。

对此,吴晓波提出了三点关于科技向善的建议:

1、共识机制以及共识前提下的自律。希望每一个平台都能建立一个共有的信息通道和共识;

2、行为规范以及规范下的惩戒代价。善与恶之间的均衡,一定与代价有关,通过惩戒来降低科技向恶的概率;

3、道德约束以及约束下的技术创新。在技术不可逆的前提下,希望技术进步一小步的同时,道德也能相应地进步 。

结语:科技向善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息息相关

科技始终是一把双刃剑,在不断促进社会发展,便利人们生活的同时,也会随之衍生出许许多多危害人们利益的不良影响。

但正如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董洁林所说,科技本身没有善恶,选择科技施善,或是施恶,都是人的决策。

因此,科技的发展与应用走上向善的路,不仅需要依靠全世界各个国家和组织的立法执法,以及制定相应的国际标准和原则,同时还需要企业和人们心中保有向善的道德底线,并为之实践。